综合
首页 > 学术社区 > 文章 > 正文

鲨鱼陈天桥


评论(0)|2015-04-08|发布:rosav |收藏

  

  陈天桥就像一条随时伺机出击的鲨鱼,一直扮演着资本凶猛的角色。谁知道他的下一个猎物又将是谁?
  陈天桥手里拿着一把剑,站在段永基、汪延身后。这把剑就是他创立的盛大公司手中持有的19.5%新浪股份。
  这个状态已经持续了近3个月。剑的威胁依然,而新浪网的状态也依然。
  新浪董事会于2月22日启动了“毒丸计划”(即股东购股权计划),意在阻止恶意收购者对新浪的进一步控制。根据投资界的分析和媒体界的猜测,3月7日前后,围绕新浪股权买卖和董事会控制权的斗争,将进入一个小高潮时期。
  然而,事情却陷入了突然的沉默。仿佛两支正在激战的舰队,转眼间从海面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收购事件的主角陈天桥换了手机号,留下一个职业代言人唐骏,还有他的“无可奉告”,以及外界渐行渐远的猜测。
  很多人不习惯这种沉默,但这很符合陈氏风格。短短几年间,从发迹开始,陈天桥就像一条随时伺机出击的鲨鱼,一直扮演着资本凶猛的角色。谁知道他的下一个猎物又将是谁?
  
  资本初体验
  
  陈天桥的资本初体验从进入上海陆家嘴集团开始。
  学生党员陈天桥在复旦大学就玩得不错,不仅提前上大学,还提前毕了业。作为当年上海市为数不多的优秀毕业生之一,他轻松地进入了一般人难以奢望的上海陆家嘴集团。在这家国有上市公司,陈天桥很快就在其中崭露头角。
  现在有人还在猜测,陈天桥当年是不是陆家嘴集团的“影子操盘手”,但这一事实好像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陈天桥不仅成了陆家嘴集团最年轻的中层干部,而且还小赚了一笔。坊间流传说,陈天桥在从陆家嘴集团出来创业时就已经是百万富翁了。当时,他还不到30岁。
  除此之外,陈天桥做“影子操盘手”还有一个很大的个人收获,这就是其爱妻雒芊芊。陈的本行不是投资和资本炒作,入行也比雒晚。
  外界对雒的报道很少,而事实上,雒对陈的影响和帮助远非外界可想像。雒芊芊不仅十分熟悉投资和财务,更有一批投资界的朋友。陈天桥周围的资本圈人物,对陈天桥第一次从软银国际融资起到了关键作用。
  当时,上海盛大正与韩国人打口水仗,商业信誉也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对正在谈判的软银投资影响不小。从现在看来,当时软银国际花4000万美元收购上海盛大3成弱的股份,可谓一笔大占便宜的买卖。但在当时,这笔钱确实对盛大帮助不小,不仅在财务上让盛大更有竞争力,而且在舆论和政治上,让盛大更有安全感。最重要的是,这也是国际投资界第一次接受了一个似乎“名声不太好的”中国网络游戏公司,为盛大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做好了准备。
  陈天桥的资本初体验经历中,一直还有公开的谜团,这就是与中华网的合作。
  陈天桥创业之初并没有选择网络游戏,而是选择了更加前卫的网络动漫。也许是太过前卫或者水土不服,这个洋玩意并不被网民买账。有点走投无路的陈天桥找到了中华网,叶克勇时任CEO,中华网正在网络泡沫的兴头上,据说叶克勇跟陈天桥只谈了两次就给了他300万美元,而且全权委托陈负责去做。
  被中华网收购的陈天桥创业公司,实际上的控制者还是陈天桥,中华网好像收购的公司太多,实在忙不过来管这个小公司的死活。一年多后,网络泡沫破了,叶克勇走了,中华网也冷静了,于是决定处理一下并不赚钱的陈天桥业务。
  现在还无法完全清楚当时中华网是如何具体处理这块业务的,但有一点是清楚的:陈天桥不仅完全收回了自己的控制权,而且还获得了最初的创业资本。
  陈天桥就是用这笔钱开始了韩国网络游戏《传奇》的中国“传奇故事”,其中约30万美元是门槛费,剩余的钱买了第一批服务器和带宽。据说盛大当时的状态是:如果这款游戏在两个月内没有足够多的人来玩,盛大就得破产,陈天桥也得重新再来。
  不到两个月,《传奇》就取得了巨大成功。
  
  用钱“砸死”对手
  
  从2001年年底开始,陈天桥和他的盛大公司就开始以惊人的速度赚钱,《传奇》就像一台永不停息的印钞机。据说,每天赚的钱可以买一辆中等配置的宝马。
  巨大的财富给陈天桥带来了惊喜,也带来了麻烦,首先是来自合作伙伴韩国人的麻烦。韩国人认为陈天桥赚得太多,而自己赚得太少,还认为这是不正常的,因为自己是软件开发商,应该赚大头。
  陈天桥以各种手段应付韩国人的挑战,把一个商人的精明发挥到了极致。
  韩方包括两个公司,一个是《传奇》的实际开发者Wemade公司,一个是《传奇》的总代理商Actoz公司,后者同时拥有《传奇》部分版权和前者部分股权。
  两个韩国公司在对待“陈天桥赚得太多了”这个问题上是一致的,他们共同认为陈天桥骗了他们,而且,陈天桥一直迟迟不付他们的分成费,也让Actoz这个韩国上市公司十分难受。
  最后,双方一度对簿公堂,在新加坡和中国内地打起了不下3个官司。
  2003年春节前后,双方的官司还没有开打,口水仗就已经白热化。从双方的口水仗中,也可以感觉到两个韩国公司之间的矛盾。
  两个韩国公司一开始就存在着矛盾,Wemade公司创始人即所谓《传奇》之父,就是因为跟Actoz原有股东不和才独立出来自己创业的,后来由于种种利益关系,双方又在资本和产品开发上结成了联盟,这个联盟的纽带就是《传奇》。
  陈天桥很轻松就剪断了这条纽带。他对Wemade“打压”的同时,开始“拉拢”Actoz。Actoz很快就撤销了对盛大的起诉,双方也因此达成了默契,盛大将收购Actoz一部分股份,对Actoz这个上市公司而言,盛大参股无异是最大的利好消息。
  当然,Wemade方面“一向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猜测陈天桥与Actoz的关系,甚至认为“陈天桥本来就拥有Actoz的权利,或者Actoz本来就拥有盛大的权利”。原因也很简单:《传奇》当时有很多“可嫁对象”,为什么偏偏“嫁”给了名不见经传的盛大呢?
  猜测、传言、恶意,都无法改变事实。
  2004年11月,盛大用9170万美元现金买下了29%的Actoz股权,彻底“废”了Actoz对它的骚扰。不过,陈天桥只解决了一个矛盾,还有另一个没有解决――Wemade。
  据说,“Wemade决不向金钱妥协,一定要有个说法”。Wemade与盛大的官司依然在打,可能旷日持久,也可能不了了之。
  但无论哪种情况,陈天桥都认为已经解决了主要矛盾,他开始把注意力转向了下一个目标。
  
  出击新浪
  
  严格意义上说,盛大成为新浪第一大股东与盛大控制新浪,是两件完全不同的事。两者之间具有因果关系,但并不具有必然因果。
  从2002年开始,每年春节,陈天桥都麻烦不断,不是与韩国人对骂,就是被韩国人起诉。2005年的春节陈天桥翻了身,却给新浪带来不小的麻烦。
  当2月18日盛大宣布已成为新浪第一大股东时,许多新浪员工还蒙在鼓里。从随后新浪抛出的“毒丸计划”也可以看出,盛大的收购行动很隐蔽。虽然新浪董事会有所觉察,但还是不得不在仓促中出此下策。
  汪延在跟笔者交流中,曾不止一次表示过对盛大“商誉”的不屑,同时,新浪运营的《天堂》网游也多次与盛大运营的《传奇》发生过争夺资深玩家的纠纷,盛大甚至一度停了在新浪网上的游戏广告。
  两个公司也曾经谈判过并购事宜,不过,那次是谈新浪如何收购盛大。据说2004年10月前后,双方还谈过一次,这次已经变成了盛大如何入股新浪。也就是在那段时间,新浪管理层大量出售过其个人持有的股份。
  毫无疑问,双方没有谈拢。于是,陈天桥先来一个暗渡陈仓。
  2005年春节即将来临,陈天桥开始了行动。他利用先后注册的几个公司分别在几个交易日购买了新浪股票。由于新浪第四季度财报低于预期,表现不佳,股价一度大跌,盛大正是在此时买入了最大一单股票。盛大公布收购事宜后,双方股价均大幅上扬。此后,双方股价因为“毒丸计划”略有下挫后,又开始飚涨,最后稳定在30美元左右。
  股价就是双方收购拉锯战的晴雨表,但股价的平稳并不能说明局势已经平稳。双方正在积聚能量,为下一轮开战做准备。
  有消息称,新浪将在6月份改组董事会。无论是渐进式改进,还是革命式改进,盛大的选择都将具有决定意义。
  如果盛大选择进入董事会,它将不能随便出售目前持有的新浪股份,这可能会对新浪股价造成致命打击,同时也打中自己的要害;而且,还会有内幕操作之嫌。
  那么,盛大进入董事会后能否获得主导权呢?有投资人士分析,盛大已经找到了同盟者,这些同盟者持有的股份近40%,如果盛大能够联合他们,有望控制董事会。当然,也有分析认为,这些所谓同盟者不过是投机者而已,目的是为套现获利,所以联盟的味道不会太大,对董事会的影响即使有,可能也是暂时的;一旦套现,就会翻脸不认账。
  同时,如果盛大真的控制了董事会,通过董事会改组目前的管理层,也会遇到巨大挑战。有分析者认为,新浪现有的高层职业经理,是否能适应陈天桥这个“土产资本家”的凶猛度,也不得而知。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网络新闻文化造就的一代新浪人(多数为1970年代),与网络游戏文化塑造的一代盛大人(多数为1980年代)之间,的确存在不可逾越的沟通代沟。
  难道,盛大控制新浪,真的应了那句“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只不过,后浪和前浪都年轻了许多。

系统分类:会计 >> 其它项

评论
请登录再发布评论,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本网站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