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首页 > 学术社区 > 文章 > 正文

拉普兰放逐在魔幻世界的尽头


评论(0)|2015-04-15|发布:joela |收藏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座孤岛,这座孤岛上也许是花开满地,也许是荒无人烟。生活在充斥着种种复杂成分的现实社会里的我们,每天都在喧嚣中企图寻找哪怕一点点的宁静。在遥远的北极,有着这样一座魔幻的城市,极昼、极夜、北极光……斑驳的光影在这里轮番上演着。然而,当你真正去过拉普兰之后,你又会觉得,它带给你的绝不仅仅是光影。

  穿越北极圈去感受拉普兰的神秘
  我所在的旅行团乘坐的飞机降落的时间是下午两点,天空中飘着大片大片的雪花,漫天漫地都是白色,甚是好看。由于雪下了好几天,地上积了很厚的雪,拉着行李箱走路十分费力。我们到的这个月份,这里已经结束了极夜,但日照时间依然很短,大概下午三点多开始,天就慢慢开始变黑了。从机场出来就能看到接机的大巴,20分钟便可抵达市中心。
  休息了一晚之后,我们在第二天一早就收拾行囊出门了。室外的温度差不多在零下30多度,还好有导游先生的提醒,我们都做好了保暖措施,怀着既紧张又兴奋的心情直奔森林里去了。
  热情的导游先生告诉我们,在芬兰民间传说里,拉普兰是一个神秘的元素。许多北欧的神话,都源于萨米人万物有灵论的古老信仰。在萨米人的神话里,任何事物都是有灵魂的。因此,每一个生物或是非生物,都有着他们自己的故事。而这些神话大都是在歌颂着大自然的永恒,不论是人类未出现之前,抑或是人类有一天从这世上消失,它都一直存在。
  在巴士里,导游先生告诉我们,拉普兰住着雪之女王,这里一年四季都是白雪皑皑,雪之女王的宫殿是由白雪筑成的墙,冷冽的寒风做成窗的冰宫里隔绝世界上所有的暖流。大厅里有一个结冰的湖,那是世界上的理智之湖,她坐在中间,观察着世界上的所有事情。雪之女王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人,也最最孤独。拉普兰是欧洲最后一处少受外界骚扰的荒原。每年10月进入冬季,一直要到第二年的5月才开春。夏天来到这里,放眼望去,这里几乎全是森林、河流。而我们走进黑森林的时候,由于是冬天,树上、地上都被厚厚的白雪覆盖了,满眼望去都是一片白色,远远望去,就好像真的看到了那冰雪做成的雪之女王的宫殿,也仿佛看到了雪之女王身上放射出的极光的蓝色火焰。
  由于天气阴沉,森林里雾蒙蒙的,像极了世外仙境。我们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树林深处时不时地发出“沙沙”的声响,大家都慌了,生怕突然冲出来一个什么满头棱角的怪兽对我们进行突然袭击。走着走着,天色渐渐就不那么阴沉了,不远处有一缕似是从天空直射进来的光线,映在雪白的大地上,反出一道道光,就好像是有着大耳朵的,长翅膀的精灵要从天而降似的,好看极了!我们各个激动地拿出相机开始记录这一美轮美奂的景致。在这样极致的美景之下,生命好像再一次被魔杖施法般重新改变着。
  当地人告诉我们,生活在拉普兰的人们,一同感受着“卡莫斯”。“卡莫斯”是每年最黑的时候。虽然太阳有几个月不会升上来,但他们从来都不觉得这会令人沮丧。反而,他们会聚在一起,欣赏北极光在天空中飞舞,或遥望明亮的星星闪闪发光。
  寻访圣诞老人的故乡
  你知道北极圈以北还有没有土地吗?如果有,那又会是什么样子呢?我们每年都在过着圣诞节,可是你知道圣诞老人生活在什么地方吗?你若能亲自体验一下寻访圣诞老人之旅,你会惊奇地发现,原来圣诞老人的故乡真的存在。我从小就幻想着能从长筒袜里掏出圣诞老人给我的礼物,所以,来到圣诞老人村,这让我无比兴奋。
  圣诞老人的办公室设在尖尖的木楼里,每天上午10点半,圣诞老人都会准时坐在那里,接待来自世界各地的孩子们,回答他们投来的千奇百怪的问题,给他们讲故事,和他们一起游戏,为他们送上美好的祝福。这里仿佛是一个神秘而又充满祥和气氛的家,木板墙上挂着串串铃铛,屋顶有彩灯闪烁,正面的墙壁上镶着一幅木制的世界地图。慈祥的圣诞老人笑容可掬地坐在壁炉边的橡木椅上,卷曲的白胡子直垂过胸,浓密的白眉毛几乎遮盖了鼻梁上的整副眼镜。
  尽管气氛祥和,但圣诞老人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因为,他们每年要收数以百万封的从全世界各地发来的信,而他也要和全世界的孩子保持联系,给他们回信,回信的邮戳就是“圣诞老人”。离他家不远,就是北极圈的标志。而同样在北极圈上的,还有他的办公室以及邮局。时近圣诞,他和助手们更是忙得不可开交,忙着帮访客挑选礼物。
  在圣诞老人办公室的对面,就是著名的圣诞老人邮局。当然,最热闹的地方当属邮品陈列区了。所有游客都会忙着挑明信片和邮票。对于游客来说印刷精美的邮票和明信片简直就是难得的宝贝,尤其是加盖了圣诞老人邮局特有圣诞邮戳之后,这些邮品就更加珍贵。人们仔细地粘贴邮票,一笔一笔地写上亲人和朋友的姓名、地址,伴随着澎湃的心声把最美好的词语写在卡片上。
  圣诞老人自己的“家”,在拉普兰的密林深处,与驯鹿和拉普兰人一起。成年的驯鹿有十分引人注目的角。拉普兰人的住所,十分醒目,屋顶一直斜到地上,是为了防止冬天太重的积雪把房屋压塌。
  在圣诞邮局,专门有一处摆放来自世界各地信件的展示台。你可以看到各国孩子们的来信,他们稚嫩的笔迹、可爱的言语,令我忍俊不禁。在邮局,别忘记买些明信片发给家人和朋友,虽然明信片和字迹都是你自己的,但它依旧来自遥远的北极,邮戳还是北极的。你还可以在这里买一份证书,证明你曾经到过北极圈。
  北极光,欧若拉女神赐予人类的礼物
  欧若拉,北欧神话中掌管北极光的女神。古罗马神话里的曙光女神,掌管北极光,代表旭日东升前的黎明。北极光是大自然赐给人类的美好礼物,欧若拉则是令人充满希望与期盼的女神。无数的北欧传说都围绕着北极光这一主题,按照萨米人的神话是这样说的,天上火狐跑过北极荒原,它的尾巴搅动地上的白雪而激发出来的花火。看见北极光的人,是上天钦定的幸福的人。
  在拉普兰看不到现代的工业污染,没有一丝尘埃,所到之处全部都是广袤的森林、冰冻的湖泊和港湾,纯净的旷野,北极光悬挂天幕,闪着炫目而神秘的光芒,一切都像童话故事,美丽安详。只有这样的世界,才配得上圣诞老人。   我们平时看到的北极光图片都是静止的,其实,当你真正看过北极光之后,你会发现北极光是流动的,导游先生还告诉我们,他曾有幸见到过跳跃的北极光,那种感觉比流动北极光的更为震撼,如果在看北极光的时候吹口哨,极光就会向你扑过来。
  历史上芬兰曾出现过多次壮丽的大极光,有一次整个奥卢市被照得如火通红,当消防队急忙准备抢救“森林大火”时,才发现燃烧的竟是北极光,那漫天摇曳的奇光异彩让人们看的目瞪口呆。听说有人看北极光的时候兴奋的晕倒在地,跪下祷告的更是不在少数,希望我也能有一天有幸看到漫天斑斓的蓝、黄、白、绿、红、橙等颜色在天幕上流动跳跃。只是希望不要兴奋得晕倒在地。
  北极光的芬兰语是revontule,意思是“狐狸之火”,古老的芬兰人以为那些光是狐狸在冬夜里奔跑,尾巴扬起的漫天飞舞雪花,还有人以为北极光是鬼魂在天上踢足球,够吓人的吧。
  北极光的成因众说纷纭,现在大部分人相信是太阳风冲入地球磁场引起的。这次听到当地人说通常7年是一个周期,每过7年,会出现一次极光周期。通常看极光最好的时机是秋季和冬季,有晴朗的黑夜的时候,夏天也是有极光的,只是在极昼明亮的“白夜”,我们看不到而已。
  与驯鹿的亲密接触
  想要感受驯鹿雪橇,最好是去森林。我们去的时候,是一位美丽的萨米姑娘前来接待我们。她教我们如何用绳索去套住一只驯鹿。其实不难,首先用双手绕绳索N圈,做成一个圆套,然后对着鹿的脑袋头扔过去,如果套住了鹿脑袋,驯鹿就会老老实实地走过来任你牵。通常,套鹿的时候,鹿们都静静的站在那里盯着拿绳索的人。
  鹿场里的驯鹿都很散漫自由,当陌生人从背后靠近的时候警觉性很高,但是一旦脑袋被绳索套住,就会瞬间变得温顺乖巧。每一头驯鹿的耳朵上都刻有记号,以分辨驯鹿的归属和饲养人。大多数驯鹿的鹿角都被割下了,萨米姑娘告诉我们,夏天的时候它们会重新长出美丽的角。在萨米人眼里,驯鹿简直浑身是宝,没有驯鹿的生活简直无法继续下去。鹿角可以用来做刀具和装饰品,鹿皮可以做保暖的衣服靴子垫子,而驯鹿肉则是最传统的萨米料理最不可缺的材料!
  驾驶驯鹿雪橇完全不需要任何经验,萨米姑娘告诉我们,如果想让驯鹿跑,就大声喊“嘿”;想让驯鹿停,你就得去拉绳子。在过去,驯鹿雪橇是拉普兰地区萨米人冬天的唯一交通工具,几千年以前,古老的萨米民族就是按照这样的程序装好雪橇并驾驶着它穿梭在森林里。而今天,也许这样的旅程能带着我们穿越回到那个年代去体验一下古老拉普兰的生活味道。
  木质雪橇里铺了厚厚的驯鹿皮垫子,驯鹿皮不仅很柔软,而且和牛皮羊皮不同的是,摸上去会有暖暖的感觉。我坐在那暖暖的驯鹿皮上对着驯鹿发着指令,驯鹿就“嗖”地一下冲出了鹿场,在森林里飞驰的感觉像是在穿越似的。我仿佛来到童话世界一样,眼前的景色美得让人感觉是那么的不真实。脑海里很自然就联想到了“雪之女王”,在这样的环境里,任何人都会流露出最童真的一面。
  穿过一大片树林,雪橇载着我们来到雪原,刚刚步出极夜的北极圈,太阳还是斜斜地挂在地平线上。阳光不刺眼,眼前的白雪和远处的松林都泛着暖暖的橘色光芒,世界一下子安静了,除了雪橇划过地面的沙沙声,就是自己的呼吸声,什么也不用说,什么也不用想,只是安静的放松的感受大自然的魅力就一定会被震撼到。
  午饭是在传统的萨米圆锥形帐篷里吃的,这种帐篷底部宽阔,支架能抵挡北极荒原上的疾风。现在这种古老的帐篷支架在萨米人的院子中也很常见,人们常在这里烤鹿肉。 正品尝着美食,驯鹿的主人走了进来,是个白发的老人。他热情的向我们问了好。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去照顾外面的鹿群了。我们围坐在帐篷里搭起的火堆旁,一边喝酒吃肉,一边聊天。聊到最后天快黑了起身离开。 麦克柯偌尔完全变了样子。他满脸通红,一直红到发根,鼻翼由于内心激动张得大大的,额上冒出豆大的汗珠,一条深深的皱纹从紧咬着的嘴唇向气势汹汹地往前伸的下巴伸展过去……眼里闪烁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这种怒火通常只有赌台旁边的赌徒才有……
  ——茨威格《象棋的故事》
  他用右手表示了一个急躁而又无力的动作,那可以说是本来想打人一拳,后来他做出一副发怒的怪脸——那正是垂危者的怪脸,把嘴唇的薄弱、颊部的枯瘦和骨头的颤动都显示得一目了然……
  ——莫泊桑《俊友》
  我心里一烦,满肚子火竟发到了他身上,伸手打了他一个嘴巴。天晓得这下可闹大了。爱人冲着我哭闹起来。于是,桌子倒了,椅子翻了,开水瓶炸了,屋子里响成一片。窗户玻璃上贴满了各式各样的脸,都是来看热闹的。长脸、方脸、圆脸、扁脸,麻木的、迟钝的、幸灾乐祸的,还有莫明其妙的!我眼睛发红,拳头上青筋鼓暴。我要打,我要骂,我要发泄!于是,屋里一切没有生命的东西都在我疯狂的目光中颤抖着。
  ——叶之蓁《我们建国巷》
  罗义气坏了,满脸皱纹紧缩;细而长的脖颈上,条条青筋暴实;过分凸起的咽喉,上下移动。他咬牙表态,下决心处理张世魁。
  ——王益生《路》
  开头,她吃了一惊,害怕起来,脸色煞白……接着,她的恐惧变为愤怒。她忽然满脸绯红,一直红到了发根,两眼盯住这个侮辱者,同时这双眼睛变暗了,突然闪烁一下,又变得漆黑,接着燃起了不可遏制的火。这样的目光一定使那个军官大为惊慌。他嘟嘟囔囔说了几句含糊不清的话,鞠了个躬,就回到他的伙伴们那儿去了。
  ——屠格涅夫《春潮》
  他忽然把胸脯一挺,似乎想定了主意,到刘玉英耳边轻轻说了一句,立刻刘玉英的脸色变了,她的眼睛闪闪的,像是烧着什么东西。她露出她的白牙齿干笑,那整齐的牙齿好像会咬人。韩孟翔忍不住打一个寒噤,他真没料到这个皮肤像奶油一般白嫩的女人生气的时候那么可怕!
  ——茅盾《子夜》
  司契潘脸色苍白,把蚂蟥从胸膛上扯下来,用脚把它们踩死。他踩死最后一只蚂蟥,扣上了衬衣的领子,又好像不知道害怕什么,重新把领子解开了……司契潘脸上渐渐地有了血色,从里面用牙咬住的嘴唇变得像石头一样僵硬了。   ——肖洛霍夫《静静的顿河》
  宣布开会之后,一个青年教师跑上讲台,将日本帝国主义提出的灭亡中国《二十一条》一条一条地边念边讲。他的声音由低而高,渐渐地吼叫起来,脸色涨红,渐而发青,颈子涨得像要爆炸的样子,满头的汗珠子,满嘴唇的白沫,拳头在讲桌上捶得咚咚响。
  ——方志敏《可爱的中国》
  我开始惊异于他们的脸。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么严肃的脸,如昆仑的耸峙,这么郁怒的脸,如雷电之将作。青年的柔秀的颜色退隐了,换上了壮实的北地人的苍劲。他们的眼睛冒出焚烧掉一切的火,闭紧的嘴唇里藏着咬得死生物的牙齿,鼻头不怕闻血腥与死人的尸臭,耳朵不怕听大炮与猛兽的咆哮,而皮肤简直是百炼的铁甲。
  ——叶圣陶《五月卅一日急雨中》
  生命的图腾
  ○甘肃省定西市渭源县渭源一中 连 岚
  我的生命从一个偏僻的山村开始,祖辈依山而居,用贴近泥土的姿势,在最直接的劳作中谋求生命的完整。那里的天空很蓝,纯净成一种空洞;那里的泥泞小路很窄,蜿蜒到了山的那边。贫穷,像朝起的云雾,暮至的晚霞,触目即是。
  我有一颗不安分的心,试图在短暂的人生旅途中找到生命的真谛,寻找遥远的梦。于是,当春的信鸽还在遥远翱翔的时候,我在弥漫的风雪中,种下了一粒坚强的种子;当布谷鸟呢喃着春的细腻,衔来晨曦的第一缕春光时,我努力踮起脚尖,唯恐错过第一缕春光的明媚。于是,许多挫折与坎坷便从脚下延伸。
  生命的季风伴随着每一次花开花谢,消失在涓涓流淌的小溪中,承载着成长的酸辛与快慰。秋又飘落了几许泛黄的秋叶。当景泰蓝的天空再一次倒映在金黄的灿烂中时,我伴着秋的低吟,收拾离家的行囊,带着父母的期许与自己会飞的梦想,顺着那条弯曲泥泞小路,迎着九月微笑的山菊,开始找寻属于自己的灿烂。
  穿过我的记忆的你的笑容
  ○甘肃省天水市秦安县秦安一中 周 璐
  风吹起如花般破碎的流年,而你的笑容摇晃摇晃,成为我命途中最美的点缀。看天,看雪,看季节深深的暗影。穿过记忆的那条深巷,你的笑容如影随形,滴落在我心底那泓清泉中,荡起一圈圈母爱的涟漪。
  襁褓里,你的笑容飘着浓浓的奶香,甜透了我咿呀学语的孩提时代;童年时,你的笑容映着我的满分卷,照红了我天真无邪的儿童时代;长大了,你的笑容滴着咸苦的汗水,梳理着曾经的少女梦。那个笑容,记载着子女的成长;那个笑容,夹杂着琐碎的柴米油盐;那个笑容,伴随着不尽的唠叨。
  十八岁
  ○甘肃省武威市民勤县民勤一中 王建睿
  十八岁的我们喜欢躲在黑暗的角落里轻舔自己流血的伤口;十八岁的我们喜欢非主流的青春;十八岁的我们叛逆倔强,拼命地守护着自己的一片蓝天,不羁的90后形象被我们演绎得淋漓尽致;十八岁的我们爱上了蔚蓝天空有纯白云朵的陪伴,像是琴键上跳动的黑色,留下一丝余温,甜甜的。
  我们的过去,我们的现在,我们无限美好的未来,我们呼朋引友的草绿时代,我们促膝长谈的漫漫长夜,都被录在一块特别的“芯片”里,随着机器的读取,投影在黑暗中的幕布,持续放映,主演们在幕布上悲欢离合,观众们在黑暗中用眼泪和他们的共鸣,仿佛看到了他们那无比茫然的未来。
  学会承担,是十八岁的重头炮,用瘦小的肩膀扛起属于自己的重担,用自己的智慧为祖国尽一点微薄之力。干涸的灵魂也可以蒸腾起大地的感动,为我亲爱的十八岁增添一抹绿的希望。
  那时,我若再单纯一点儿
  ○甘肃省静宁一中青春文学社 侯凡娟
  “那时、那时”,我轻轻念着这两个字,好像念出了“江南”的意蕴,唇齿间氤氲出极淡的雾和袅袅的月色,我的眼前也在一片迷蒙中闪现出了一株槐树、一片绿林、一季日光……
  即使树多草盛,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可是我错了,倘若我能低下头,仔细看看那一抹生机勃勃的绿,嗅嗅那一缕浅香,我就会发现相比城里街道两旁那些沾染灰尘的矮树,这些闪亮的绿色是多么独特。我的目光若留意一点儿,会发现那一株明艳的洋槐树,那么多人围着它,我也凑过去,然后惊喜地发现它酷似我故乡的槐树,我想起记忆里的槐花,那些尘封的回忆就会跳出来,我会爱上这个有着美丽洋槐的地方和这些单纯的人……

系统分类:传媒学 >> 其它项

评论
请登录再发布评论,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本网站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