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首页 > > 正文

纽约街头集市活跃城市经济


2015-03-30

  

  编者按
  虽然沈克明先生远在美国,但其文中“心酸”、“流泪”等字眼,还是透出了一颗拳拳中国心。沈先生参照纽约市政府的做法,为我们的城市管理提出了中肯的建议。虽然由于国情不同,纽约的做法并不一定完全符合我国的实际情况,但有一点是共通的,那便是:对城市小商贩宜疏不宜堵。
  “十年治水千道关,无不水患加人患”。上古时,我们的先祖大禹面对肆虐的黄河水,采取了疏导的策略,才使泛滥成灾的黄河重新成为了哺育华夏文明的母亲河;现在,我们的城市管理者也须秉承大禹治水的智慧,方可不让“水患”变为“人患”。
  
  近年来,中国城市小商小贩暴力抗法事件激增。今年上半年,相关的媒体报道就有千篇之多。仅今年1~8月, 北京市就有80多人在这种冲突中受伤,海淀城管队长李志强甚至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看到这些报道,怎不令人心酸、流泪 !
  中国建设部副部长仇保兴今年9月21日曾对媒体表示,“小商小贩也是城市多样性的组成部分,城市对他们的态度应该更加宽容, 在周末等合适的时间甚至可以放开管制。在国外,很多城市到了周六周日,许多大街对小商贩都不加管制。”
  正如仇副部长所说,纽约市许多大街就在周末对小商贩开放STREETFAIRS(以下简称“街头集市”)。有一百年历史的纽约街头集市,不但给城市小商小贩开辟了一条糊口的生路, 更活跃了城市经济。
  
  为城市带来生气与商机
  
  “STREET”的译意是“路”、“街”,“FAIR”直译为“公平” ,但在这里指“市场”。《牛津现代高级英汉双解辞典》对“STREETFAIRS”一词的解释是: 市集,尤指买卖牛羊、农产品等,定期举行,常伴有表演和娱乐。
  纽约市早期的街头集市正如《牛津辞典》所说,是农场主把农产品摆到城市来卖。到了上世纪60年代后期,纽约的街头集市走向成熟,手工业、工业产品在集市上逐渐增多,集市范围扩大,开办次数增多。街头集市不仅丰富了都市生活,还刺激了消费,带动了经济信息交流。
  上世纪70年代, 纽约市政府设立了街头集市协调管理办公室,街头集市渐渐规范。每年4月15日~10月15日的周末,纽约市都要在曼哈顿开辟一两条步行街,允许小商小贩报名注册上街摆摊。政府同时拨款给一些文艺表演团体,在街头集市中搭台演出,吸引游客。
  今年8月,纽约市政府的一个智囊组织在一份调查报告中说:今年,纽约市在5个区共举办367个街头集市,约24%的摊贩来自外州,为200万家庭和上千艺术家创造了“家庭生意”(小商小贩)的机会。
  纽约市的街头集市每年可以吸引200余万游客,带来150万美元的生意。纽约市长彭勃日前鼓励更多的商界人士参与街头集市,为城市带来生气与商机。
  
  街头集市经营门槛低
  
  小商小贩在曼哈顿街头集市设摊的手续十分简便。在纽约消费局的公告栏、政府网站和报刊杂志,每年度街头集市的时间表与地点均有明示。目前,曼哈顿主要街道的街头集市都由意大利人“控制”,这是历史原因,他们是最早有组织地在街头摆摊的。几十年来,他们每年向政府预先申请主要街道的街头集市许可证。
  美国的小商贩或农民要上曼哈顿的街头集市摆摊,先向街头集市组织填表申请,价格根据摊位大小、所在位置、月份季节而有所不同。一般一个10英尺见方的摊位收费80~300美元,提前一个月登记有10%~20%的价格优惠。摊主一口气登记20场街头集市的摊位,价格更优惠。类同商品在一个街头集市中只能有两个摊位,以防止商品单调、降低市场吸引力。
  摊位申请人在登记时要出示身份证与报税卡, 约10天左右,会收到集市组织公司的批准信与摊位编号。申请人持批准信到纽约消费局领取临时(30天)摆摊许可证。出售如饮料、瓜果、糕点、烧烤等食品的摊位申请人,还要到卫生局领取临时卫生许可证。摊位深度统一为10英尺, 宽度10~20英尺不等。由于每个摊位可销售三种产品,因此,两三个小贩合租一个摊位,成本便可大大降低。
  
  集市收入反哺社会
  
  除曼哈顿外,纽约市的皇后、布洛克林、勃朗斯、史坦伦岛等四个区,也有民间团体组织向政府申请路段举办街头集市。华人较集中的皇后区每年都要举办几次亚裔传统的街头集市。同样,非洲人聚集区举办非洲传统的;荷兰人举办荷兰特色的;意大利人举办意大利风情的;文艺界举办艺术街头集市;体育界举办运动街头集市;出版界举办书报音像街头集市……街头集市几乎每个周末都活跃在纽约的每个街区。
  只要产品对路,一个摊位一天赚1000美元是很正常的。不少中国人夏天贩卖太阳眼镜,一打6~15美元从进口商批货,再以每副5美元出售,一天最多可售出300副,利润高得可怕。
  小商贩在美国被称为“自雇业者”,每年的前四个月,他们都会主动向政府上报所得税。政府有关部门根据摆摊次数和所经销商品,大体可以了解他们的应缴税额。
  纽约市的街头集市组织公司仅把摊位费收入的20%交给政府,政府拿这部分钱来补贴加班维护秩序的警察。旧金山卡斯特罗街头集市将部分摊位费用于贫困家庭孩子上学的助学金,从2000~2005年,共计31万美元。西雅图弗里蒙特街头集市的组织公司也将部分收入捐给了防治艾滋病、孤儿院等机构。
  
  对城市小商贩不应生硬排斥
  
  美国各大城市举办街头集市的初衷,并非是想借机大赚一把。这些城市的政府对街道经济的认知比国内“有关人士”更为深刻。街道不仅是交通枢纽,还是城市经济的纽带。利用街道运作街头集市是城市吸引游客的一个卖点,是部分中下层家庭的生活来源,是城市“马赛克经济”交织网中的经纬线。
  美国人对小商贩的态度比国内的做法更为明智,在那里,没有人会歧视小商贩。美国老一辈的富翁中,有30%的人经历过小商贩生涯,这些都成为了他们的人生财富。
  对于街头违规摆摊的无照小商贩,美国执法人员的心态显得更为平和坦荡。警员采取只开罚单、无肢体接触驱逐法,决不会没收小贩的货物与货物载体,除非小贩贩卖的是名牌仿制品。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城市管理者要承认现实、面对现实,现在面对的现实已不是十几二十年前的了。把所有看不惯的东西都赶出城,让一些本来在这儿就业,维持生计的人失去了市场,可能解决了一时的问题,但从长远来看,并非解决问题的好办法。”
  好的经济形态是社会稳定器。正确疏导城市的“马赛克经济”既可以满足社会现实需求,也可以减轻国家的负担。国内城管部门所欠缺的,就是如何进行引导、规范和管理街头集市的能力。
  沈克明 旅美学者
  
  纽约街头集市办得有声有色
  九月的某个周日,笔者路过百老汇,街头集市正在百老汇大街的79街至92街一段举行。从79街步行到92街约2.5公里,共有600余个摊位,在街头和街尾,还有两个音乐表演台,场面热闹非凡。在这里,出售的商品五花八门,家庭杂货、衣袜鞋帽、绘画装饰、音盘像带、金银首饰、旧货古董……应有尽有;提供的娱乐活动也是丰富多彩,民间艺术家轮番登台,令人抚掌赞叹;世界各国的风味小吃更是令人驻足垂涎,笔者品尝了墨西哥的炸洋葱头,一只洋葱头压制成菊花状,上了面粉浆,下油一炸,又脆又香。
  此外,借集市之人气做营销宣传的银行、保险、体育、汽车、慈善、教育等机构也均有摊位,令商业氛围更加浓厚。
  中国的推拿按摩在纽约街头集市也时有出现。一位广州朋友在纽约街头集市为人按摩已经多年。游客俯在椅子上,他为客人摸摸骨、压压背、扭扭颈,疏经通络,10分钟收费5美元,小费三五美元不等。一天下来,200美元便成囊中之物。

系统分类:经济学 >> 城市经济学

本站为纯公益性文化知识交流分享网站,旨在促进文化知识学习、交流与传播。
此文章资料由本站转载于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传播文化知识。仅供学习、研究使用。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和隐私权,请您将文章资料的网址发送到邮箱xuehuile@126.com,本站将马上删除。
违法、违规与不良信息投诉举报邮箱xuehuile@126.com,如果您发现不良信息,请您将文章资料的网址发送到邮箱,本站将马上删除。
此文章资料网址:http://m.xuehuile.com/blog/1258838daf1248009b228501033955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