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首页 > 学术社区 > 文章 > 正文

加州理工学院的斗智赛


评论(0)|2015-06-15|发布:贾远方 |收藏

  沙漠的太阳刚把巴沙狄纳附近山上的晨霭蒸发掉,加州理工学院的四年级学生就从校园里消失了。一二年级的低班学生在宿舍阴森曲折的走廊里,四下走动,四年级学生房间的门通通紧闭密封着――不是用普通钥匙的锁而是用复杂的暗码锁锁上。这些房间有许多意想不到的巧妙机关保护,要想打开门必得妥善运用声音、热、光、磁力、水压、电脑,甚至……一条蛇。

  逃学日开始了――这是加州理工学院古怪的盛典,年轻的天才以一整天工夫斗智斗力。低班学生一定要严格遵守四年级学生贴在门上的指示,而且一定要在四年级学生下午五点回来之前就设法进去。
  规定房门可以用三种不同的方式锁上:“蛮力”、“技巧”和“荣誉”。蛮力方式除了核武器外什么都可以用,不过要负责把破坏的地方修好。几年前有一批低年级学生用水力起重机把一个用蛮力方式上锁房间的房顶掀起进去。
  技巧方式是要解决门上的科技(无论是电子、化学或生物的)机关。1988年有一间房间曾改装成射电望远镜,一切提示都和射电天文学有关。
  荣誉方式是房门不锁,但低班学生必须解答一道书面难题或测验智力的问题才可以进去。据说这是懒惰的四年级学生取巧的办法。可是几年前一个四年级学生想出一条量子力学的问题,不但难倒低班学生,连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费曼也无法解答。
  低班学生也有一套规矩。在逃学日可以把上午八点以后还留在校园的四年级学生绑架。破门而入后,他们可以接受四年级学生的“贿赂”――如留在房间里的饮食。四年级学生希望他们不要把他的房间弄得天翻地覆。或者他们可以自己反设个锁,或者留下出人意料的东西。曾有低班学生把一辆汽车拆开,搬到一个四年级学生的房间里再装好――还把引擎发动。1987年一个四年级学生打开房门,看见一头母牛在房里横冲直撞。
  早上八点一刻,低班学生齐集在用钢板和混凝土堵上的门前。一个大胆的学生试用火药和雷管,其他的去探查通风管和阁楼。另一批用铁锹和大铁锤去对付。在外面,第三组人搬了梯子去试攻窗户。在楼下,一群学生对一道音乐门锁无计可施,门锁发出刺耳的尖声。他们试用各种乐器对门弹奏,都不能破解。
  到下午四点钟,斗智赛已近尾声,大部分难题都解决了,只有零星低班学生仍在伤脑筋想在时限之前解决未能解决的难题。三个学生在一座宿舍里和电脑控制台拼个死活,他们要依照程序,避过电子怪物奥尔克进入。其中两个只能旁观,因为他们都已被奥尔克“吃掉了”。
  加州理工学院对学术要求很高,功课异常繁重。加州理工学院的学生虽然在SAT考试中平均分位于全美各大学榜首,但有百分之二十的学生不能毕业。凡在校园中挨过艰苦四年的,应该有机会放纵一下。
  加州理工学院学生最自豪的一次,是1961年玫瑰杯橄榄球赛时的恶作剧。玫瑰杯橄榄球赛是重大赛事,全国电视联播,有千百万人观看。
  那次恶作剧是学生在圣诞假期无聊中想出来的。
  首先由一个学生扮成记者,向当年争夺玫瑰杯的华盛顿大学半场活动主任进行了详细的访问。
  那个学生又对那个心无怀疑的主任问了他们举起的字母牌怎样安排,还偷走了一张指示牌。回去后,学生们伪造了全部二千三百张指示牌。然后再到主任那里,把那些牌掉包。到玫瑰杯大赛半场时,主任叫出“大华盛顿”,可是他诧异地看见一面面牌子拼成的“加州理工”字样。
  没有人能解释为什么加州理工学院会变成胡闹窝。有人认为像逃学日这种应付挑战的活动,是很有价值的训练,当毕业成为科研人员之后,他们有时候会忆起“想当年有过这样一扇门⋯⋯”而更努力。
  田桑摘自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

系统分类:教育学 >> 其它项

评论
请登录再发布评论,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本网站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