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首页 > 学术社区 > 文章 > 正文

数学与文学


评论(0)|2017-07-17|发布:kailina |收藏

数学与文学

 

        数学,理性、阳刚;文学,感性、阴柔。数学,刚正、肃静;文学,随和、豁达。数学,深沉、内向,攻下费马大定理了,也没有几个人晓得这事;文学,热忱、张扬,孩子一句“鹅、鹅、鹅”。也会一千几百年红不够。

        数学与文学,一左一右,一南一北,天生有非常距离。

        比较起来,文学很像一个性情中人,很率性,情之所到,一棵草,一个梦,都能演绎成篇。在文学那里,将一池水往海里说。叫夸张:挖空心思将其写得天花乱坠,叫修辞。都被看好。平白、浅显地说一件事,叫白描:想方设法往深水里说,叫哲理,都称功夫。说一个小故事,让人没法忘记。叫短篇小说;像《清明上河图》那样(但不用图),将一个城市的市井琐碎,编成长长的故事,叫长篇小说。一种情怀,抒发成高山流水或者孤鹜落霞的,叫散文;这种情怀,如果还能酿成一杯茅台,叫诗歌。总之,无论什么话题,说了有趣,说了动情,说得别出心裁,说得点开入的情窦或心窍。都叫文学,都称创作。

        数学不是这样,数学一本正经,不苟言笑,这里没有包涵,不讲妥协,只有铁面一张,既忌讳泡沫,也反对弯弯绕。数学不是说明问题。而是发现和解答问题。提问和答问是数学的两大发动机。提问越深邃,答问越简洁,越受人尊重,数学用的是另一种思维,一种不对即错的二元思维,过与不及都不允许。数学的较真,近乎迂腐。不妨让全世界的国家元首。考考中国中考的数学试卷,虽然他们都是天下俊杰,他们的文学都不会差,大多数也读过大学,但是。能让那张卷子给出60分的。绝对是条好汉了。数学喜欢把一切重蹈覆辙,交给计算机,把一切以往成就的继承,都叫学习。能称上创作和发现的,台阶真的不低!

        有一天。数学对文学说:过去的5000年里,正是你太过得势,中国不知毁了多少个欧拉和高斯。文学则对数学说:正是你的一意孤行,过目不忘的钱钟书考清华大学时。也只能接受15分:“新概念作文”才子韩寒,也只能从松江二中退学。

        数学又说:你们那里,随便出个什么题目,小学生能作文,刚扫盲的也能作文,从来不存在不会做的作文题。文学回话:你是一贯以公正、公平自诩的,小学生能做中学生的题目,中学生能做大学生的题目,有什么不好?2002年,让巴蜀鬼才魏明伦、科学院院士何祚庥、棋圣聂卫平与高考学生做同题作文。结果,一个跑题,一个规定至少400个字他没到,一个暴露身份违规,全不合格。这难道不是一种公正、公平?

        数学说:你们会毫不在乎数量概念,比如“叶垂千口剑,干耸万杆枪”(宋·王祈)为了对仗,让十根竹竿共一片叶子,也称最得意的写竹诗?比如“霜皮溜雨四十围,黛色参天二千尺”(唐·杜甫),四十围的竹子,直径大约7尺。区区七尺之径,要支撑两千尺高,可能吗?

        文学哈哈大笑:先生过虑了,依你之见,那个写“白发三千丈”“燕山雪花大如席”的,是不是也该唤他来替你磨墨、脱靴?孙悟空一个跟斗十万八千里,是不是也该实地丈量一下,看看究竟是在吹牛,还是缩水?

        数学。硬邦邦的,一根筋。严格按照逻辑办;文学,海阔天空,信马由缰,老子的“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是道理,惠子的“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和庄子的“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都成道理。

        文学讲理,举上三四个例子,就下结论了:数学讲理,对的就必须100名,即使一万个例子都对了,只要有一个例子出了偏差,也一定不对。

        按文学思维“论道”,数学绝非文学对手,但是,文学归纳出来的东西,能全当真吗?

        数学,科学技术的教父:文学,文化艺术的养母。正是由矛盾的万物构成了和谐的宇宙,包括数学与文学的两山对峙、二水分流,才成就了今日这等风光。

系统分类:教育学 >> 教育社会学

评论
请登录再发布评论,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本网站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