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首页 > 学术社区 > 文章 > 正文

聂树斌案:“异地复查”确保客观公正


分享到:
评论(0)|2016-01-16|发布:fadiy |收藏

  2014年12月12日晚,最高人民法院在官网发布消息,决定将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的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一案,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进行复查。

  这一消息既令人惊讶,也似乎意料之中。对于关注聂树斌案的社会各界人士来说,复查工作是人民法院确定案件是否应该重新审判的必经程序;聂树斌母亲张焕枝则认为,这是案件向前推动的一个希望。
  不过,在法学界专家和法律人士看来,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异地复查聂树斌一案,或将成为“异地复查”第一案。
  “一案两凶”掀波澜
  聂树斌生前的照片中,其中一张广为流传,给人印象深刻。这个身穿蓝色背心裤衩、骑在自行车上的小伙,面对镜头微笑着。
  20年前,这名小伙的生命定格在那个时刻,这个家庭也急转而下。
  1994年8月5日,石家庄市某液压件厂女工康某,在石家庄市西郊一块玉米地遭到强奸后被杀害。随后,时年20岁的鹿泉市冶金机械厂工人聂树斌,被公安机关认定为重大作案嫌疑人。当年10月,聂被拘留,随后被逮捕。
  1995年3月,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定被告人聂树斌犯故意杀人罪和强奸妇女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1995年4月,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4月27日,聂树斌被执行死刑。
  谁知10年后,一名凶手的意外归案,让聂树斌案再起波澜,“一案两凶”由此浮出水面。
  2005年1月19日凌晨1时许,河北省广平县公安局副局长郑成月接到协查电话,电话的另一头是河南省荥阳警方。经过公安机关审讯,被抓获的凶手叫王书金,其交代曾在广平等地奸杀4名女子,其中包括其1994年在石家庄市郊区干活时,奸杀当地一康姓女子的一例案件。
  “一案两凶”引起了媒体的关注,经过多家媒体报道、转发后,聂树斌案掀起巨大波澜。随后,聂树斌案漫长的申诉历程和王书金案马拉松式的审判,令案件长期扑朔迷离,全国各界人士对此十分关注。
  法官背靠背阅卷
  在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山东省高院对“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案”进行复查的消息后的第二天,《人民法院报》一版报道称,根据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和有关法律规定的精神,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东省高院进行复查聂案。这篇报道中提出:“切实回应人民群众关切,异地复查确保客观公正。”
  山东高院复查聂树斌案的消息,给长年为此奔波的聂树斌家人带来了新的希望。
  随后,山东省高院合议庭法官会见了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及其代理律师。合议庭也将立案复查决定书送达张焕枝手中。
  《人民法院报》报道显示,最高院审监庭负责人在回答记者提问时称,复查工作是人民法院确定案件是否应该重新审判的必经程序,是审判监督程序的有机组成部分。聂树斌案是一起社会高度关注的重大复杂案件。
  该负责人还表示,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精神,聂树斌近亲属委托代为申诉的律师可以查阅、摘抄、复制相关的案卷材料。最高院已经责成山东高院根据复查工作进展情况通知律师阅卷,依法保障律师阅卷、提出代理申诉意见等诉讼权利。
  聂树斌案代理律师李树亭曾赴山东申请阅卷。他向本社记者介绍说:“山东省高院对聂案复查非常重视,组成了最强的法官阵容。”
  据李树亭接受媒体访谈时公开介绍,合议庭成员有刑二庭副庭长朱云三、刑三庭孟健等5名法官,其中朱云三是薄熙来案二审法官之一。接待李树亭等人的是孟健法官,孟健称最高法及山东省高院要求合议庭5名法官,在阅卷时不预先设立任何立场,背靠背阅卷,各自看自己的,不交流、不沟通,看完之后再谈各自的想法。
  另一代理律师陈光武也称,此次合议庭阵容,另外4名法官也均是该院刑庭业务拔尖的法官。
  “异地复查”确保公正但非再审
  聂案异地复查的消息,不但给聂树斌家人带来一线希望,而且法学界人士也拍手称赞,认为异地复查是为了让人民在案件中看到公平和正义。聂树斌案代理律师指出,“聂树斌案”开启了异地复查的先河。
  法院有关人士向记者介绍,复查程序是指对于可能存在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等问题的案件,由上级法院指定其他法院进行复查。如在复查过程中存在相关问题,再根据复查结果决定是否再审。
  这意味着,复查并非会进行再审。针对聂树斌案,还需等复查结果,再考虑是否进入再审程序。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王敏远对此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说:“聂树斌案”只是启动了再审前置程序的复查环节,而不是真正启动了再审程序。“是否启动再审,要由复查结果来决定。”
  中国人民大学诉讼制度与司法改革研究中心副主任程雷也对媒体记者称,聂树斌案在河北这么多年,却一直没有出一个审查结果。现在由原审法院以外的其他人民法院进行复查,就是为了确保公正。
  中国著名刑法学专家洪道德教授对异地复查持肯定态度。他表示,从河南赵作海案、浙江张氏叔侄案、福建念斌案、内蒙古呼格吉勒图案,到人们还在持续关注的“聂树斌案”,也折射出我国司法存在着一些问题。
  在山东高院,当法官询问张焕枝还有什么想法和补充时,张焕枝说话哽咽当场落泪。她说:“最高院让山东高院复查聂树斌案,我特别相信山东高院能公平、公正、透明地把聂树斌案复查清楚……”
  异地复查能否制度化?
  “聂树斌案”异地复查,是继内蒙古呼格吉勒图案启动再审程序之后,司法界再次传出重磅利好消息,这无疑将为中国司法史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早在王书金被抓获后,李树亭律师就作为聂案的代理人,至今他都是“徘徊在河北高院的大门之外”。多年来,他多次向河北高院提交阅卷申请,但都没有结果。截至最高院指令山东高院复查,也没有得到对聂案调查的结论或再审的消息。
  李树亭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河北法院方面对聂案的暧昧态度,伤害了法律的权威和公信力,损害了人民群众对法律的信心。
  那么,对疑案、冤案启动异地复查或异地再审,能否成为一种常态化、制度化?
  最高院指令聂案山东高院复查后,再次引发社会的高度关注。一名网友在留言称,通过对聂案在调查和处理过程中所面临的困境进行深入的反思,再到最高院指令山东高院异地复查,聂案无论最终是否冤案都将在中国法治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还有网友认为,最高法此举体现了中央依法治国的新常态。有网民分析称,通过最近对呼格案、聂树斌案的处理,体现了司法部门“有疑必重审、有错必纠正”的立场。
  一家实名认证的某法院微博曾称:聂树斌案交由山东高院复查,不管结果如何,都是司法的进步、法治的进步、社会的进步。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刘品新发文,希望以此为契机,推动冤案异地复查的制度化。复查具有纠错功能,真正做好疑案复查工作,会更好地避免冤假错案,确保司法公正。为避免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局面,就是做到对案件的异地复查。
  异地复查避免了自己查自己的问题,其意义远远大于聂树斌案本身。异地复查也不能成为聂树斌案的专利,将疑案异地复查制度化了,或许才能更好地体现纠错功能。


用手机扫描以上二维码直接访问此文。

系统分类:管理理论 >> 其它项

评论
请登录再发布评论,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本网站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