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首页 > 学术社区 > 文章 > 正文

被回扣腐蚀的中国医生


评论(0)|2016-02-18|发布:陈真 |收藏

  回扣就像雾霾,在它的笼罩下,每一个中国医生都无法彻底回避。回扣正在深刻的腐蚀着中国医生,几无一人能幸免。

  我知道回扣这回事早在1991-1992年,那时我还是实习生,在上海顶级医院实习,就已经看到偶有药商出入科室,但还不成“规模”。见到过一次药商向老师塞钱,老师推辞不要,最终可能还是要了。那时的回扣还很羞羞答答,医生的斯文还没有彻底撕破。
  1992年毕业后进入医院工作,直到1996年,我没有接触过回扣,可能是因为我所在的医院比较基层吧。回扣是从中国大医院开始的。1996年后,就有了零星的回扣,一般医生一个月几十到几百元。我本人是徘徊在二三十元左右,等于是零花钱。这时的医生还不至于为了回扣狂乱开药,大部分人是按照医疗原则开药,所在的药中有回扣的,药商就会给你回扣,你不要,药商就自己拿了。我承认我拿过,但是,决没有为了回扣而乱开药。
  1997到1998年,我到某省大医院进修,才见识到真正的回扣。在这家大医院,回扣已经蔚然成风。科室的回扣一般是掌握在某一位教授手上,每月分给科室医生,进修医生是一分钱也没有的。但是,进修医生有一个渠道可以拿回扣,那就是急诊,因此,进修医生很愿意轮转到急诊科。因为进修医生是经过考试的,大多数有独立值班能力,在急诊可以独立诊疗。药商直接与开方医生兑现,非常快,几乎每周都可以兑现。一个进修医生一个月可以非常轻松的拿到三四千回扣。据说,某偏僻县医院的医生来进修后就舍不得走,赖了三年,靠回扣回家做了一栋楼房。但是,绝大多数进修医生没有这样的“好事”,基本上一到两个月就轮进病房做“苦力”了。我拿了没有呢?拿了,就呆一个月急诊,大约拿了1000多点。但是,我自信没有为了回扣而乱开药,更没有小本本。
  进修后往回倒医院,医院里也渐渐染上此风,这一股风已经吹遍全中国,当然比省级大医院还差得很远。此后,愈演愈烈,药商实际上成了医生收入的主要来源,比院长多多了。这时的医生分为两种,一种开始为了回扣而开药,他们的收入就很可观;一种按医疗原则开药,回扣是被动接受的。后一种又分两种,一种接受,一种不接受。此时的我是第二种里的第一种。我见过即使开了回扣药,也坚决不收一分钱回扣的医生,那是我的老师,她是黄石市的医德楷模、全国三八红旗手,被称为“天使中的天使”。这样的人,放在全国也是凤毛麟角。
  在2005年以后,我的医学观发生巨大变化,医德水平因之发生本质改变,因为我接受了循证医学的洗礼。从那时起,我竭力使自己开出的每一个处方都接近循证医学的要求。在门诊,我经常教育患者,让他们放弃无证据的药物,让他们减少不必要的药物。因此,我的“被动回扣”也日益减少。因为开药太少,药商渐渐也并不找我。找我也没有用,因为我有时还教育药商。这些故事,在我早先的博客里还有记录。我渐渐脱离了回扣,这是我行医生涯最值得自豪的蜕变。
  2009年后,我进入行政部门,不再坐诊开处方。我的回扣就彻底变为零。现在,我的工作变为打击回扣。为了打击抗菌药物滥用,我得罪了很多人,甚至有人通过社会人员对我进行威胁。这种威胁我都不怕,人渣们的举报,我何惧哉!
  回扣已经不仅仅是药品,还包括耗材,更是一个黑洞。卫生和检察部门没有不清楚的。回扣已经深刻地改变了中国医生的本质,它使中国医学在中医中药、输液、抗菌药物使用等等方面与世界医学主流背道而驰。打击回扣,希望政府出重拳!摧毁与回扣有关的各种环节和途径,比清算医生的贪念更为关键;如果必须清算医生,甚至五年前的437元也不能放过,那么,把我也算上吧!

系统分类:预防医学 >> 卫生管理学

评论
请登录再发布评论,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本网站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