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首页 > 学术社区 > 文章 > 正文

牛顿与伽利略


评论(0)|2017-01-02|发布:rosia |收藏

  一

  高二理科三班的杨津背着物理公式,自言自语地从教学楼下走过的时候,一个不明飞行物正好从楼上落下,直接砸中了他的脑袋。
  “啊!”几乎是同时,楼上楼下传出两声惊叫。楼下的那一声自然是杨津的,楼上的那一声却似乎是一个女孩子的。杨津抬起头时,并没有看见作案者,只看见白色的裙角从楼角飘起。
  头顶的不明飞行物滑落下来,杨津苦笑地接住了它,那是一个红富士苹果,晶莹透亮。“牛顿在苹果树下思索的时候,一个熟透了的苹果正好落了下来,砸在他的头上,牛顿若有所思,从此悟出了万有引力定律……”杨津的同桌亚诗正好从旁边走过,拍着杨津的肩膀,笑着说。
  “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故事吧……”杨津苦笑。“那么你知道,牛顿最后把这个苹果怎么样了吗?”亚诗接过杨津手中的苹果,“居然不是烂的?看来我的推断又错了。我还以为有哪个女孩子认为你影响市容,所以要代表月亮消灭你呢。”
  杨津没有理会亚诗的调侃,他被亚诗刚才说的那个有趣的问题吸引了:“喂,亚诗,你真的知道牛顿后来把那个苹果怎么样了吗?”“当然知道,就像这样……”亚诗举起手中的苹果,笑了笑,咬了一口手中那个又红又大的苹果。
  “喂,给我站住!”杨津恨恨地在后面“追杀”。“拜托,牛顿也是人啊,我估计那个苹果真的被他吃了!又传说,苹果是智慧之果,牛顿搞不好就是因为吃了那个苹果才成为伟大的物理学家和数学家的!”亚诗边跑边回头笑。“我现在只想告诉你,如果你不把苹果还我,我会把你的脸打成牛头!”杨津举起手中的物理书,卷成棍子状,紧追不舍……
  二
  “喂,你看清楚了吧,那个把苹果扔下楼的,是个女孩子吧?”作文课上,杨津躲开语文老师扫射全班的目光,低声地问身边的亚诗。
  “没错啊。你见过有男孩子‘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的吗?”亚诗埋头写作文,头也不抬。
  “那……她长得怎么样?”杨津伸伸手,捅了亚诗一下。“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吗?”亚诗仍然没有抬头。“拜托,你刚才说的是曹植的《洛神赋》吧!难道在楼上朝我丢苹果的是女神?”杨津愤愤地说。
  “这可是你说的哦!”亚诗抬起头,用手中的钢笔指着杨津。“真是的,理科班怎么会有你这种‘文学学渣’……”杨津苦笑。“这叫‘飘然思不群’,你懂什么?”亚诗说,“说不定砸你苹果的女孩子也是文科班里的物理迷,‘女牛顿’哦!”
  “你怎么知道她是文科班的?”杨津愣了一下。“你脑袋生锈了?我们的楼上除了文科班还有什么班?”亚诗摇摇头说。“那你看清楚她长什么样了没?”杨津又凑到了亚诗边上,笑着问。“嗯,比杨玉环瘦,比赵飞燕胖,比王昭君高,比卓文君个子小。”亚诗沉吟着。
  “那我哪知道她长什么样?”杨津简直快要被眼前这个文学迷同桌气吐血了。“唉,物理迷就是物理迷,一点想象力都没有……”亚诗摇着头,“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算了,我放弃和你讨论这个问题。把苹果还我。”杨津伸出手。
  “在抽屉里,自己拿。”亚诗扔下写好的作文本,拿出用语文书封皮伪装好的小说。“喂!这是什么!”伸手到亚诗抽屉里去摸苹果的杨津突然惊叫一声。“苹果啊!虽然它已经失去了大部分的果肉,但你不得不承认,它仍然是一个苹果,并不会因此而变成桔子……”亚诗仍聚精会神地看着手中的书,装死不理杨津。“等下了课,我跟你没完!”杨津愤愤的声音在亚诗的耳边响起。
  “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亚诗喃喃地说着,这家伙,居然在上课的时候看小说!
  三
  “把苹果还我!”下课铃声刚响过两分钟,伴随着语文老师走出教室的脚步声和杨津愤怒而夸张的表情以及那高高举起对准亚诗的拳头,一个女孩的声音在窗边响起。
  杨津和亚诗的动作立刻定格三秒,然后两人一起转过头,看着站在窗边的文科班女生。女生有些不好意思了,但伸出的手依旧坚定:“刚才,从楼上掉下来的苹果,是我的……”
  杨津微微张开手,看看手心的苹果核,也有些不好意思:“你……你确定你真的想把那个苹果要回去?”
  “那当然啊……怎么,不行啊?”女生有些奇怪了。“行是行,可是……”杨津愣了一会,终于把手中的苹果核递了过去。站在杨津身边的亚诗强忍着没笑出声来,他急忙掩住耳朵,并不停地给杨津使眼色。
  杨津还没反应过来时,那个女孩就发出了“啊”的一声惨叫,整个教室的人都惊讶地看了过来,只有亚诗轻松地放下掩着耳朵的双手,回头冲全班同学笑笑,“没事没事,大家继续学习。”
  “虽然它已经失去了大部分的果肉,但它仍然是一个苹果,并不会因此而变成桔子……”杨津看着眼前的女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竟不知不觉地引用上了亚诗说过的话。
  “你真过分!”女生愤愤地瞪着杨津,恶狠狠地跺了跺脚,白色的连衣裙一甩,就噔噔噔地跑过楼梯拐角,上楼去了。“你还真是不懂得把握机会啊。”亚诗站在杨津的身旁,摇着头,假惺惺地叹着气。“还不是因为你!”杨津愤愤,“害我学说了你那句话!我一不小心就被你‘磁化’了。”
  “拜托,那叫同化好不好。”亚诗笑着,“正所谓‘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白沙在涅,与之俱黑’,你应该感到很荣幸。”
  亚诗的声音突然像被切断电源的电磁铁一样断开了,因为杨津已经再次愤愤地举起了拳头:“说,你是想你的脸被我打成牛顿,还是希望我把你的头发揪成爱因斯坦?”
  四
  傍晚放学。学校的操场上洒满了夕阳的余晖,金色的阳光下,校园由白日的庄严转成了傍晚的宁静和美丽。但在这美丽的风景下面,却传来了浓浓的硝烟味……
  “喂,杨津,你放过我吧,君子动口不动手……”“我不是你,我不咬人的!”“喂,等等,我好像看见班主任了!”“你看见校长也没用!”“我看见今天白天的那个女孩子了!”“看见了谁也……对了,你说什么?”   “真的,在那里!又在那教学楼上!”亚诗指着不远处。杨津顺着亚诗指的方向望去,果然,那个女孩正站在不远处的教学楼上,倚在栏杆前,不知道在做什么。
  “快,过去看看。”亚诗拉着杨津的手就朝着教学楼方向跑去。教学楼上,文科班的女孩正握着两个苹果,若有所思:“这回不会再有人从楼下经过了吧……我就不信,每次做试验都会砸到别人。”
  女孩的嘴角泛起了一丝笑意:“还有,今天那个男生真可恶,吃了我的苹果害得我做不成试验,居然还说――虽然失去了大部分的果肉,但仍然是苹果,永远不会变成桔子……”
  “不错嘛,可以用‘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来形容。”亚诗看着楼上的女孩,拍拍身边的杨津,“这回看清楚了吧!”但杨津居然看着女孩发呆,丝毫不理会身边的亚诗。
  “重色轻友啊,有异性没人性啊!”亚诗叹了口气。“我明白了!她是在学伽利略!”杨津突然大叫一声,把身边的亚诗吓了一跳。“伽利略?这和伽利略有什么关系?”亚诗开始莫名其妙了。
  “不行不行,这样不对的,苹果和铁球是不一样的!”杨津突然大步走上前去。而此时,教学楼上的女孩正好刚刚松开手,两个苹果同时从楼上砸下来。
  亚诗急忙捂住了自己的眼睛:“我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你往火坑里跳的,我还是闭上眼睛吧。”“啊!”杨津的惨叫声中夹着女孩的惊讶声:“怎么又是你?你……你没事吧?”
  五
  当亚诗睁开眼睛时,前面的杨津居然已经不见了。他好奇地走上前时,却只见楼顶上两个身影正面对面站着。
  “坏了,杨津被‘生擒活捉’了……”亚诗苦笑着,“算了,兄弟一场,我还得上去救他……”当亚诗气喘吁吁地走到教学楼顶时,却听见他们二人兴高采烈的说话声。
  “你也知道伽利略啊。”“是啊。我还知道伽利略的著名的两个铁球同时落地的实验喔!”“呵呵,亚里士多德根据一根羽毛比一个铁块后落地的现象得出了质量大的物体先落地,质量小的物体后落地的错误推论……”“然后伽利略为了证明亚里士多德的错误,站在比萨塔顶,同时放下了一个十磅的铁球和另一个一磅铁球,最后,两个铁球同时落地……”
  “可是你的实验方法有错哦!用苹果是不能达成同样的效果的。”这是杨津的声音。亚诗站在他身后不远处苦笑着:有没有搞错啊,这个小子和女孩子在一起也这么认真地扯物理,还没完没完了……
  “为什么啊?”女孩却似乎很感兴趣。“因为苹果和铁球不一样,两个不同的苹果的密度可能并不一样啊,而且,苹果的形状不是标准的圆形,不同的苹果在不同的角度所受到的空气阻力也是不同的!”杨津说得很认真,女孩也听得很仔细。只有亚诗站在一旁,郁闷无比……
  “啊,你什么时候来的!”不知过了多久,杨津惊叫道,看来他终于发现了站在一边的亚诗。“没!我什么也没看见!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亚诗装出无辜的样子,慢慢退开。
  退到走道上时,亚诗听见了楼上的杨津和女孩说话的声音:“别理他,李嘉,我们去做标准的两个铁球实验去!”“好啊!”女孩的声音欢喜而雀跃。
  亚诗在楼下偷偷笑着:“原来那个女孩叫李嘉……伽利略,李嘉,连名字都这么像,还有杨津那个臭小子,杨津,牛顿,嗯,对仗也蛮工整的……不过不对啊,我叫亚诗,难不成我就是那个倒霉的亚里士多德?唉……”
  不过没人理他。杨津和李嘉的脚步声早已远去,估计是从教学楼的另一个出口跑去做两个铁球的实验去了。整座教学楼只有他一个人孤零零地站着。
  “郁闷啊!”亚诗叹了口气,背起书包走人。所以,他并没有看到,此时,学校里最高的钟楼上,正在发生着有趣的一幕……
  “这里行了吗?”李嘉拂开耳边的发丝,喘着气,看着身边的杨津。“嗯,行了。我数一二三,我们一起松手……”杨津看着李嘉微红的脸,笑着。
  “好!”李嘉用力点着头。“一,二,三……”“啊,不好,下面有人!”“坏了,是校长!”“别愣了,快闪啊!”“天啊,不知道打中了没?”“应该没有,不过我也没看清楚……”
  六
  第二天,全校所有的学生都奇怪地发现,不知道为什么,一向庄严郑重、一丝不苟的校长走路居然变得一瘸一拐的,再加上为了保持平衡的手杖和校长那标志性的黑色西服,简直像极了卓别林。
  但哄笑过后的学生们仔细看时,却发现原来校长的左脚脚指头,不知道为什么受了伤,用纱布包得严严实实的……


用手机扫描以上二维码直接访问此文。

系统分类:文献学 >> 其它项

评论
请登录再发布评论,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本网站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