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首页 > > 正文

在路边吃香蕉的自由


2015-06-16

  人们去到别的城市,总拥有某种解放了的自由。

  一个日本朋友喜欢纽约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在东京,一旦他打了领带,一副上班族模样,就不能任意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香蕉,站在路边吃;而在纽约时代广场,穿着西装的他可以吃香蕉、啃苹果,仰头灌饮料,做出各种在一般日本大众眼里被视为粗鲁的动作。
  另一个台北朋友到了纽约,喜欢在公园长椅上野餐。台北属于副热带气候,时至中午,通常是一天之中最炎热的时段,即使坐进了公园,可车辆噪音环绕,空气湿热凝滞,仍令人非常不舒服,很少有人会自愿离开空调适宜的室内,顶着大太阳,满身大汗吃盒饭。然而,对温带城市来说,冬季覆雪长,阳光是难得的礼物,一定要把握机会尽情享受。夏季白日,只见全城出动,坐满公园绿地,占据每一条路边长椅,阳光充足却不似热带会烤人肌肤,每个人都悠闲地吃着三明治,阅读手上的书。如此简单的公园午餐,对台北朋友来说,已是一种小小的奢侈。
  另一座城市通常能够提供的便是远离自己熟悉的、原本不常发生或不习惯的事物,但在新城市里,却再自然不过。
  西装笔挺地站在路边吃香蕉,或日正当空去公园野餐,只是脱离了原来固定的环境,还有另一种逃脱,是挣脱了社会框架,不再遵循未言而明的风俗观念。
  有个朋友去了法国之后,他最高兴的事便是从小使他噩梦连连的社会压力突然消失了。没有了同僚竞争,再没人逼他考好学校、找好工作、赚高薪水,他以为那是欧洲社会与亚洲社会不同,因为欧洲社会注重个人,比较自由,他就算只在酒吧打工,整日擦桌子,也没人�嗦。然而,这种自由有时也是一种幻象,因为在欧洲,人们对他这个外国人无特定要求,他就像个影子,躲在舞台背景里,而整个舞台属于欧洲人,若他是个欧洲人,他就会感受到社会期待的目光从四方而来。事实上,若黄皮肤的他要进入对方的社会游戏,他将会遭受比亚洲社会更严格的检视,他必须先战胜强大的种族偏见,才能证明他的优秀。
  每个去日本游玩的旅人都喜爱日本,因为他们不用管日本社会里的文化枝节与角色责任,而日本人也不会用他们的社会标准要求旅人。旅人可以站在日本车站公开吃香蕉,而一个日本上班族却不行。德国人在德国生活得一丝不苟,连横过马路都不敢做,却在泰国享有举止最烂观光客的名声。人们总是在寻找各种逃脱的机会,而我们总以为在别人的城市才能找到。但也许我们只需找出勇气,打破社会陈规,直接在自己的城市开辟另一座想象的城市,在这里,我们人人都能站在路边吃香蕉。
  (摘自2014年8月26日《南方都市报》)

系统分类:农学 >> 水果种植

本站为纯公益性文化知识交流分享网站,旨在促进文化知识学习、交流与传播。
此文章资料由本站转载于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传播文化知识。仅供学习、研究使用。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和隐私权,请您将文章资料的网址发送到邮箱xuehuile@126.com,本站将马上删除。
违法、违规与不良信息投诉举报邮箱xuehuile@126.com,如果您发现不良信息,请您将文章资料的网址发送到邮箱,本站将马上删除。
此文章资料网址:http://m.xuehuile.com/blog/449e577f76ab420c805415d106acdc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