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首页 > > 正文

赤脚医生和电工


2015-03-18

  我是出生在自己家里的,接生的是大队里的赤脚医生祥梅。

  赤脚医生的称呼真的很贴切,我们乡下都是水田,种水稻的,下田必须赤脚,赤脚也就是劳动的意思,赤脚医生就是边劳动边行医。祥梅的形象和老海报上的赤脚医生很像,黝黑的皮肤,圆圆的脸蛋红扑扑的,草帽下是齐耳的短发,深棕色的四方小皮箱,正中印着醒目的红十字标志,挽着裤腿,打着赤脚。
  家里人有点小毛小病,母亲就打发我去叫祥梅。她有时在大队里,有时在家里,有时在田里,不管在哪里,只要一叫祥梅就风风火火地挎着药箱来了。好像那时候大家都没什么疑难杂症,治起来挺简单的,拉肚子就拿出几片土霉素,发烧就打一针青霉素。
  大队里还有一个男赤脚医生,叫勤章,形象和祥梅大相径庭,瘦瘦高高、白白净净的,说话细声细气,像个书生。祥梅后来不做赤脚医生了,勤章倒是至今还在大队的医务室坚守岗位。母亲现在头痛脑热,还是习惯去找他,说说病情,拉拉家常,一坐就是半天,配点药打一针,回来就好了。在我看来,勤章更多地起到了心理疏导的作用,所以明知道他不过是半路出家,医术一般,还是很乐意母亲去找他“看病”。
  那时候的农村里,不只医生,电工也是就在身边的。大队里有个电工叫国良,个子小小的,脾气倒不小,不过大家都知道他是刀子嘴豆腐心。农村里常常会因为电压不稳或者线路老化而跳闸,特别是农忙“双抢”的时候。国良住在我们后面的一个村子,一跳闸,大人就跑到屋后,扯着嗓子大喊:“矮国良!跳闸啦!”正在吃饭的国良扔下筷子,拎着电工包,骂骂咧咧地赶来,三下两下就排除了故障。村里人有点过意不去地留他:“吃了饭回去吧。”他低头一看,桌子上就一个炒青菜,撇撇嘴:“一点荤腥都看不见,吃个屁啊!”又骂骂咧咧地走了。
  老宅折迁的时候,父母亲每天都痴痴愣愣的,哥哥嗔怪他们是老脑筋,我知道,其实他们留恋的并不是脚下的那块土地,更多的是那些曾经生活在一起的人们。 (编辑米悦)

系统分类:预防医学 >> 卫生管理学

本站为纯公益性文化知识交流分享网站,旨在促进文化知识学习、交流与传播。
此文章资料由本站转载于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传播文化知识。仅供学习、研究使用。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和隐私权,请您将文章资料的网址发送到邮箱xuehuile@126.com,本站将马上删除。
违法、违规与不良信息投诉举报邮箱xuehuile@126.com,如果您发现不良信息,请您将文章资料的网址发送到邮箱,本站将马上删除。
此文章资料网址:http://m.xuehuile.com/blog/4ba0265f0af04427b4faa7397f4c71c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