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首页 > > 正文

张琪运用石膏治疗急性热病的临床经验


2013-12-07

张琪运用石膏治疗急性热病的临床经验石膏为治疗急性热病的有效药物。仲景《伤寒论》中的白虎汤清阳明大热;竹叶石膏汤治热病后余热未清,津伤少气,方中均以石膏为主。《名医别录》谓:“除时气头痛、身热、三焦大热……解肌发汗。”但石膏须用生者更须大剂量方效。江涵暾《笔花医镜》及《吴鞠通医案》中皆重用石膏以除大热;余师愚治瘟疫的清瘟败毒饮方中石膏用至八两,以治大热除烦燥、渴饮干呕、头痛如劈、昏狂谵语、发斑吐衄等症。《医学衷中参西录》张锡纯尤善用石膏治温热病,谓“生石膏性凉而散,有透表解肌之力,为清阳明实热之圣药。”余从事中医临床五十年,学习前贤用石膏之经验,结合自己的临床实践,以生石膏为主与它药配伍,治疗各类发热性疾病,常随手奏效,其退热之功,值胜过犀角、羚羊等名贵药品。今不揣浅陋,仅将运用生石膏的经验简介于下。
一、治疗温热型流行性感冒
包括冬温和春温,临床主要表现壮热头痛,微恶寒,口渴,舌尖红,苔白,少津,脉象浮数。《神农本草经》为石膏治“中风寒热……”,乃指风温而言,因风为阳邪,风邪挟温,不同于风寒,初起即壮热头痛,口渴脉浮数,舌尖赤等,治疗此症,银翘、桑菊效皆不显。笔者常用生石膏50g、加葛根、连翘15g—20g,一般药后得汗而热退,即所谓“体若燔炭,汗出而散”。
病例:刘某,男,34岁,1981年12月18日初诊。发病二日,壮热头痛,口渴,肢节酸痛,微恶寒无汗,舌尖赤,苔白少津,脉浮数,体温39.8 °C,用羚翘丸等无效,病属冬温,宜清热解表。
处方:生石膏30g、薄荷15g、连翘25g、葛根20g、银花30g、甘草15g、元参15g、花粉20g,服药三剂,周身汗出热除而愈。
二、治疗外寒里热之重感冒
此症在黑龙江省冬春两季较为多见,临床表现为发热恶寒,肢节酸痛难忍,头痛,口干渴,兼有呕恶、舌苔白干、脉浮滑带数,此为外感寒邪内蕴伏热,宜疏解表邪,加生石膏以清内热。
处方:柴胡25g、桂枝15g、黄芩15g、白芍15g、半夏15g、生石膏75g、甘草10g。
此方仿柴胡桂枝汤意,加石膏以清里热;服药后汗出,诸症悉解。本人以此方治愈外寒内热之重感冒甚多,往往一剂知,二剂已。甄权谓:“石膏治伤寒头痛如裂,壮热皮如火燥和葱茶煎。”据临床观察与柴胡、桂枝合用得汗出则热退,头痛、肢节酸痛俱除,胜过葱茶远矣。本方除了治疗外寒内热之新感外,亦治外邪入里之伏邪。此伏邪非温病之伏邪,乃寒邪入里潜伏与内热互结,患者常长期发热,时起时伏,发作时则先寒后热,甚至有终年累月不解着。此方用柴胡、桂枝疏解外入之邪使之透表外出,生石膏以清内热,则顽固不解之发热可以解除。
病例:余某,女,37岁,工人,1981年1月29日初诊。
发烧而我二月余,上午体温39.5—40°C,持续至夜半热始退,翌日复如是,经本市各医院会诊无结果。余审其发热之前先恶寒随之即热,自汗,肢节痛,恶心耳鸣稍聋,便秘,舌苔干白,脉象弦滑。曾服用抗生素、氨基比林等一时下降旋又上升,持续二月余不退,病人体质日见衰弱,筹思良久,应按伏邪施治,辩证属三阳合病,宜解肌和解清热法。
处方:柴胡30g、黄芩15g、半夏15g、桂枝15g、生石膏75g、白芍15g、党参20g、生姜10g、红枣3个、甘草10g,水煎服。
2月2日复诊:服上方三剂,热减大半,虽届时仍有热,但体温在37.5—38.0°C之间,全身已不痛,耳仍小鸣,纳差,苔白渐化。脉弦滑中略带有缓象。此乃伏邪渐透病有转机,继用前方连服三剂,热除而愈。类似病例颇多,可参阅柴胡汤类方证治及其运用。
三、治疗暑温
《金贵要略》谓之暍。“太阳中热者,暍是也。汗出恶寒,身热而渴,白虎加人参汤主之。”此为感受暑热之邪所出现之证侯,以汗出发热烦渴为主证。叶天士谓“夏暑发自阳明”即指此类,必以白虎加人参汤主治,生石膏常用至200—400g.张元素谓石膏为治“中暑潮热”之要药,信而有征。
病例:邱某,男,30岁,农民,1967年7月2日就诊。
当时余在兰西县巡回医疗中遇此病人。神昏壮热,体温40.1°C,面赤唇干,舌焦,大汗出,大渴,心烦气促头痛,脉洪大有力,此为暑热伤气,热炽津伤,宜清热益气生津。
处方:生石膏200g、党参25g、知母20g、甘草10g.
服二剂,体温降至35.8°C神志清,脉滑,诸证悉退。
临床体会凡热病见洪滑脉象,唇红,舌红,苔白稍粗涩,口略渴,恶寒不甚重者,即可放胆应用生石膏,不必拘泥于阳明经证之具备与否,若有轻微恶寒,恶风表征,也不必顾忌,可加解表药。临床观察凡内热盛而兼有表证者,解表药与石膏合用,常获汗出热解之效。若热病重如《伤寒论》所载:谵语遗尿脉滑而厥的真热假寒证时,必须投以大剂白虎汤。一剂不效,可以二三剂连服,隔四小时一次,余治疗高热不退多采用连续服药法,使药能胜病多获量效。曾遇一病人,初起发热恶寒,继则不恶寒,壮热口渴,经中西医治疗,迁延不愈,后来身不热,但昏不知人,手脚厥冷,脉伏不出。举家恐慌,邀余会诊,见其唇干舌绛,苔燥,而色如蒙尘垢。此乃热深厥亦深之真热假寒证,投以大剂白虎汤合生脉饮,隔四个小时服药一次,连服二剂,手足转温,脉亦出;唇舌起疱,势如获燎,为热邪外透之佳兆,病人神志转清醒,遂治而愈。
四、治疗大叶性肺炎及各类肺炎
属祖国医学“温热病”、“肺热喘咳”的范畴。凡遇咳嗽喘促,壮热无汗或自汗,舌干脉滑数或浮数等症。《伤寒论》的麻杏失甘汤是很有效的方剂。本人经验,本方药量比重颇为重要,石膏用量需大于麻黄10倍左右,服药后往往热退喘平。麻黄为宣肺定喘之要药,但性温与肺热不宜,必须配合生石膏清热。如生石膏量小则达不到清热透邪之目的。今人蒲辅周谓石膏闭遏邪气,蒲氏所指是湿温之类。湿热炽盛,非石膏莫救。
病例:孙某,男,7岁,1978年11月5日初诊。
该患得病七日,初起发热恶寒,后壮热无汗,体温39.7°C.听诊右肺有散在湿性罗音,X线示右肺呈高密度阴影,白细胞总数19.100∕mm³,适中粒细胞75%,诊断为大叶性肺炎,继发脓胸。用青、链、红霉素、氨苄青霉素治疗15天,未见明显好转,体温最高40.3°C,邀本人会诊,当时,见咳声嘶哑,痰稠粘不易咳出,舌尖红、发热无汗、脉浮数。辩证为寒邪入肺、肺气郁闭、蕴而化热又挟饮邪。治宜宣肺清热逐饮,投以麻杏石甘汤合葶苈大枣泻肺汤。
处方:麻黄7.5g、生石膏75g、杏仁15g、甘草7.5g、葶苈子15g、白芥子7.5g、桔梗10g、生姜5g、红枣3个。
服药三剂后汗出热退,痰易咳出,咳喘大减,体温降至38.5°C左右。继服前方三剂,体温下降至37.5°C.鼻窍已不扇动,但仍喘促胸痛,大便秘。此属痰浊壅肺不能肃降,上方加瓜蒌15g、大黄3g、半夏10g,以利肺泄痰浊。服三剂,大便通,诸证悉退。经X线检查,右肺阴影已消失,继用滋阴润肺之剂,以善其后。本案符合《医宗金鉴》喘症门马脾风,症见胸高气壅、肺胀喘满、两胁抬动、鼻翼煽动、大便秘,神气闷乱。盖因寒邪闭肺经,郁而化热,肺气不通。初治以宣肺清热,继以利下痰涎,先升后降,诸症悉平。
系统分类:健康 >> 养生保健

本站为纯公益性文化知识交流分享网站,旨在促进文化知识学习、交流与传播。
此文章资料由本站转载于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传播文化知识。仅供学习、研究使用。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和隐私权,请您将文章资料的网址发送到邮箱xuehuile@126.com,本站将马上删除。
违法、违规与不良信息投诉举报邮箱xuehuile@126.com,如果您发现不良信息,请您将文章资料的网址发送到邮箱,本站将马上删除。
此文章资料网址:http://m.xuehuile.com/blog/5fe4fb9b0ba946ce979827ea5f9527a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