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首页 > 学术社区 > 文章 > 正文

网络文艺需知识界引导:文学精英缺乏未来学的眼界和格局


评论(0)|2015-04-25|发布:joela |收藏

  文学精英和思想精英在互联网文艺生态中发声的意愿、本领明显不足,缺乏未来学的眼界和格局,青春期的中国网络文学实实在在地出现了文化引导权的问题

  作为直接受惠于媒介革命的创造物,网络文学成为中国青春文艺的重要表现形式,集中表现着当代青春文艺成长中的乐和痛。十余年来,中国网络文学出现了一批属于“这一时代之文学”的早期创获,但它同时又无法按照自然的文学节律消长和获得传播——中国网络文学处在它的青春期,本应激扬、活泼、灿烂,但资本垄断和单一盈利模式渐成惯性,使得网络文学从诞生之初的多元化格局迅速转变为“打怪升级”式的作品一枝独秀。换言之,青春期的中国网络文学实实在在地出现了文化引导权的问题。

  通常认为,最佳的网络文学场理应是包括商业的、消费的、大众的网络文学和文艺的、探索的、小众的网络文学在内的多元生态,从而能释放互联网时代的“激情、多重创造力和无私精神”,取得新语境下思想与力量的均衡。那么,怎样才能打破资本的垄断,形成理想中的多元格局?

  我以为,中国知识分子在这一文化空间中的缺失不能不说是一件遗憾的事。文学精英和思想精英在互联网的文艺生态中创作和发声的意愿、本领都明显不足,缺乏未来学的眼界和精神格局。如今再用“网络是虚拟世界,年轻人沉迷于虚拟世界很糟糕”这样的思维来概括和拒斥今天的网络文艺已然不合时宜,我们应该有勇气像马克思主义哲学把人类社会看作“第二自然”那样去看待网络世界、网络社会这种“第三自然”,认可它是人类当下和未来赖以生存的社会基础建筑,从而去思考智能化和交互环境下网络文艺的构建方向及其规律。


用手机扫描以上二维码直接访问此文。

系统分类:文化学 >> 文化资讯

评论
请登录再发布评论,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本网站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