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首页 > 学术社区 > 文章 > 正文

莫言笔下的魔幻世界与高密故乡


评论(0)|2015-04-16|发布:光光 |收藏

  自从莫言获得诺贝尔奖之后,很多人谈起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奖标准时,就会调侃地说,老外就喜欢很另类的作品,偏离中国人的阅读“口味”。所谓另类根源,我想应是非凡想像力的体现吧。这种想像力超越了一般人的常识与生活经验,具有天马行空的广阔,也有超现实主义的细节。莫言笔下的故事结构出奇出新,他喜好打乱惯常的时空顺序,从不同的叙述视角,对话语方式以及语言风格行进陌生感的加工,使读者在阅读过程中获得一份额外的惊喜。

  一、光怪陆离的魔幻世界
  莫言曾坦言:“魔幻现实主义对我的小说产生的影响非常巨大,我们这一代作家谁能说他没有受到过马尔克斯的影响?我的小说在1986、1987、1988年这几年里面,甚至可以明显看出对马尔克斯小说的模仿。”正因为如此,莫言小说的语言给人一种似真非真、似假非假、天马行空、荒诞之感。
  拉美魔幻现实主义是上世纪中期在拉丁美洲兴盛起来的一种文学流派,它是文学创作中的一种共同倾向,主要表现在小说领域。这一流派的作家,执意于把现实投放到虚幻的环境和气氛中,给予客观、详尽的描绘,使现实披上一层光怪陆离的魔幻外衣。既在作品中坚持反映社会现实生活的原则,又在创作方法上运用欧美现代派的手法,插入许多神奇、怪诞的幻景,使整个画面呈现出似真非真、似假非假、虚虚实实、真假难辨的风格。这种把现实与幻景融为一体的创作方法,拉丁美洲的评论家称为“魔幻现实主义”,而莫言在小说创作上深受拉美魔幻现实主义的影响。
  在莫言的文学世界里有太多用现实主义逻辑无法解释的人和事,他们的形象与故事组成了一个个充溢这神仙鬼怪的光怪陆离的世界,他的想像力并没有局限在常人故事的编织上,而是通过奇异的人物和情节去营造独特的文学世界。
  在《夜渔》中的仙女来无影去无踪。在《四十一炮》里:“后来,吴大肚子被送进了医院,医生把他的肚皮豁开,用了很长时间,才把那些嚼得半烂不烂的油条段儿清理干净。我的父亲没进医院,但是在河堤上走了整整一夜,走几步,就低头呕出一段油条,在他的身后,跟随着村里十几条饿得眼睛发蓝的狗,后来连邻村的狗也来了。它们为了抢食我父亲呕出来的油条,厮咬成一团,从河堤咬到河底,又从河底咬上河堤。”奇异鬼怪在其作品中时有抛头露面,《奇遇》中“我”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托“我”带东西回家的赵三大爷,但回家之后才从母亲嘴里得知他前几天刚刚去世。
  《铁孩》中的主角是两个以铁为食的孩子,他们身上长满了红锈。《屠户的女儿》是以一个人身鱼尾的女孩的视角叙述的。《酒国》中的小妖精是一个长到14岁后,褪下身上的层层鱼鳞又回到两岁身体的孩子。透过这些人物情节的塑造,莫言向人们展示一个个似真非真、似假非假、浓重的荒诞感的文学世界。
  在文字驾驭上,莫言更是高手,他把充满想象的情境转化为生动富有画面感的文字,这是他作品的最大特点。他突破了一般的平面简单的写作,而是深入到事物内部肌里,进行立体的透视,用形象的类比、比喻,让读者真切地感受到他所描绘的事物,达到了一种视觉、触觉、味觉相融合的审美境界。《金发婴儿》中写到瞎老太婆手摸“游龙戏凤”的缎被面:“她摸着被面上略略凸起的图案,摸了凤头又摸龙尾,她摸呀摸呀,龙和凤在她的手下获得了生命,龙嘶嘶地吼着,凤唧唧地鸣着,龙嘶嘶,凤唧唧,唧唧嘶嘶合鸣着,在她的眼前飞舞起来,上下翻腾,交颈缠足,羽毛五彩缤纷,鳞甲闪闪发光,龙凤嬉戏着,直飞到蓝蓝天上去,一片片金色的羽毛和绿色的鳞片从空中雪花般飘落下来,把她的身体都掩埋住啦……”莫言用超人的想象描绘出了一幅龙凤齐鸣的美好画面。
  读莫言的作品,你不会觉得只是在读文字,而是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感官视觉的体验世界。
  二、虚实间的高密东北乡
  莫言作品还有一个重要的意象标志,就是莫言笔下的高密东北乡,回顾莫言的主要作品《蛙》《酒国》《枯河》《丰乳肥臀》《生死疲劳》《红高粱家族》《透明的红萝卜》《白狗秋千架》《天堂蒜薹之歌》等等,这些书名,这些大地的意象,这些强悍的生命之力的征象,它们共同组成了莫言的故乡,一个辽阔无边的文学故乡。
  莫言的“高密东北乡”,超越了地理意味,半虚半实,半真半假。他在那里建立起了自己的“文学故乡”。 “我写的不是我原来的家乡,仅仅是借助了高密东北乡这个名称,活动的人物、生长的植物都不是那里的,这是我理想中的地方”。在他的“高密东北乡”,精心布置着高密东北乡的山川河流、五谷杂粮,编写着每个人物的故事,操纵着他们的命运,演绎着高密东北乡的历史。真实的高密东北乡也为莫言小说提供了很多素材,比如《红高粱》中描写的伏击日本鬼子是发生在1938年3月15日孙家口的真实故事。《檀香刑》中记载的东北乡人袭击建铁路的德国人也是确有其事。
  莫言对自己故乡的塑造没有局限在现实的东北提供的素材上,而是把世界各地发生的事情放到高密东北乡中,“在我的新作《丰乳肥臀》里我让高密东北乡盖起了许多高楼大厦,还增添了许多现代化的娱乐设施,我敢于把发生在世界各地的事情,改头换面拿到我的高密东北乡,好像那些事情真的在那里发生过。”莫言说: “作家的想像力,是作家存在的唯一理由或者说是看家的本事。”
  想像力是成就文学艺术的关键因素,但是很多作家要么关注现实生活却跳不出自己画的圈,要么全盘搬用西方魔化现实主义,失去了中国文化的根基。而莫言既受到了魔幻现实主义的影响启发,更多地从民族民间的传说故事中汲取养料,如一棵生机盎然的大树植根在齐地的神妖鬼怪的文化氛围中结出了自己的果。■
  (作者单位:江苏省兴化市唐刘学校)

系统分类:环境科学 >> 综合研究

评论
请登录再发布评论,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本网站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