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首页 > 学术社区 > 文章 > 正文

麻省理工探秘


评论(0)|2015-06-16|发布:梦入神机 |收藏

  144年前,一位叫罗杰斯的物理学教授,不知出于什么考虑,偏偏要在已有225年历史的哈佛大学门口,办起另一所大学。更令人称奇的是,百年之后,这所学校不仅存活下来,而且声誉日隆,直至紧跟哈佛之后,成为世界十大名校之一。它,就是麻省理工学院。

  结束对哈佛的访问,我提脚就到了麻省理工。由于办学规模的扩大,两校校园已是犬牙交错,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此行目的明确,就是想弄清它靠什么颠覆了一山不容二虎的世俗箴言?
  正在麻省理工进修的女婿充当了我的向导。他把我领到学校的展览橱窗前,里面展示了校园全貌:中间一幢圆顶大殿式的U字形主楼,有回廊与数十座教学楼、实验楼相连。整个校园沿着秀丽的查尔斯河北岸,延伸逾一公里。雄伟、气派,但这不是我要追寻的答案。女婿让我细看橱窗里的一张照片:一位青年直直地躺倒在一座大桥上,搞不懂他在干什么。原来,查尔斯河上有大桥数座,位于哈佛校园的叫哈佛大桥。当年,麻省理工学生斯穆思突发奇想,要用自己的身高去度量这桥的长度。他费时一整天,测量结果是桥长364身高加一个耳朵。从此,波士顿人不再说这桥长多少英尺,而是说364斯穆思。我顿然醒悟,这位学子的独出心裁正好吻合了麻省理工的办学精神:世上没有捷径可走,只有一躺一个身长,一步一个脚印,才能走向成功,才能实现对哈佛的追赶。学校把这张照片视若珍宝,宣示给一代代师生,可谓用心良苦。
  接下来的参观,处处都有对这种精神的诠释。我们从一排排阅览室走过,没有哪一间没有伏案攻读的身影。这是星期天,平时更可想而知。更令人震惊的是图书馆、实验室全天24小时开放,不知道全世界大学是否绝无仅有?至于师生连续几天几夜在实验室操作,在图书馆赶写论文那已是司空见惯的事。难怪他们可以这样叫板:“哈佛是如何进得去的问题,麻省理工是如何出得来的问题。”
  要说麻省理工还有什么成功诀窍的话,女婿说,那诀窍已明示在它的校名上。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这道理美国人也懂。如果麻省理工走综合性大学的路子,恐怕早就被哈佛吞没了。理工,就是它的特色;这特色,又正好是哈佛众多学科领域里相对显弱的学科,麻省理工扬己之长,自然游刃有余。为了做好理工这篇文章,学校不惜重金,满世界招揽顶尖理工人才,教师队伍里先后引进和自己培养出二十余名青壮年诺贝尔奖得主,个个镇守教学一线,课堂大放异彩。如此,麻省理工不想成为全球科技人材中心和理工重镇也难,考进麻省理工自然也就成了有志青年的麦加之行。
  名校名师,名师名徒。一百年来,麻省理工弟子人才辈出,包括世界级华裔建筑大师贝聿铭。人们有理由相信,麻省理工在辉蝗的道路上还会走得更远。
  选自《新民晚报》

系统分类:传媒学 >> 综合研究

评论
请登录再发布评论,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本网站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