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首页 > 学术社区 > 文章 > 正文

整合者陈天桥


评论(0)|2015-04-15|发布:李珉 |收藏

  陈天桥是要否定你,丁磊是要耗干你,马化腾是要保全你

  
  2009年陈天桥参与的新闻发布会的次数,比前几年的总和还要多。他带领下的盛大,掀起了一波资本运作和收购的狂潮。
  公众看到的作为网游产业大佬的陈天桥似乎正在渐渐远去,而他打造的是一个迪斯尼式的互动娱乐传媒帝国。有媒体把他与中粮的宁高宁相提并论,因为这几年他们拥有同一个主题词――整合。
  把陈天桥的故事置于中国互联网企业家群中,就会发现不同:中国互联网10年,QQ的马化腾的主题词是即时通讯;阿里巴巴的马云的主题词是电子商务;百度的李彦宏的主题词是搜索。
  而陈天桥率领下的盛大,为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发展解读出另外一种路径。
  
  “盒子”搁浅
  
  曾经,陈天桥被认为是一个“失败者”。当然,如果从另外一个维度解读,也可以窥见他的智慧、主见和力量。
  2004年,为了打造“网络迪斯尼”,陈天桥推出“盒子”计划。让用户可以在电脑、手机和电视上同时享受“盛大”提供的包括听小说、玩游戏、浏览网站、影视下载等不同的产品和内容服务。这个事情,微软的盖茨也曾想过,不过没做成。
  盛大前副总裁朱威廉,在博客中这样写陈天桥:“陈天桥很强势,很霸气。初次见面,就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人不高,但气势十丈高,压得住人。他男生女相,南人北相,有着超乎其年龄的老成。”
  推行这个计划对陈天桥来说阻力非常大。
  陈天桥是一个霸气和强势的人,志在必行的他采取强硬手段清除异已。他告诉公司高层:如果你们现在还有争议,或者内心认为这是一件没有价值的事情,那就马上离职;如果你脑子里想不明白,就不要加入这个队伍。
  一个曾参与推广家庭互动娱乐平台的盛大员工回忆,来自外界的阻力太大了。特别是与广电、电信的利益牵扯,民营企业想插进去非常难,与合作厂商的利益处理方面也没有到位。
  陈天桥的“网络迪斯尼”梦想遭到了现实的残酷打击。2006年2月,盛大公布2005年第四季度财报,巨亏高达5.39亿元。财报公布后,盛大员工收到了一封由陈天桥撰写的、空前冗长的电子邮件。信末写道,“相信我!”语气恳切。
  “不幸”的事情接连发生。由于盛大的“盒子”可以直接使用电视机上网,播放互联网内容,2006年4月,广电总局向盛大亮出黄牌,盛大“盒子”遭遇封杀,在还没有经历市场检验之前,就遇到了政策壁垒。
  “他的思路是正确的,市场机遇也是存在的,但实际问题在于,企业的执行力、资源、业缘储备都跟不上,有关政策法规方面也没有做出适当的评估。硬件、软件、市场、渠道,涵盖了太多不同的领域,其中任何一部分都够一个世界级的企业忙活一阵子的,盛大居然一口气想包圆,无疑难度是巨大的。”朱威廉如此评价。
  而在陈天桥看来,“世界上没有做错的事情,错误的永远是时间上的错误。”
  从2005年底到2006年上半年的转型期,由于各种原因离职的员工多达500人。有人把盛大这段时间的发展称为“老虎打盹”。
  那段时间,陈天桥遭遇了广泛的质疑:《传奇》的成功,被解读为投机者的胜利;盛大在纳斯达克的上市,也被认为如果没有唐骏,他这个“土鳖”一定成不了事。
  
  他的故事
  
  有媒体评论指出:陈天桥本身就是互联网的异类,跟丁磊、马化腾、李彦宏这些从写代码起家的程序员不一样,学经济、当学生会主席、做管理出身的陈一开始就是个战略家,拥有主导新世界的力量。
  陈天桥读《毛泽东选集》,“喜欢从中琢磨如何把握和推动利益相关者的能力”。 在他看来,毛泽东的胸襟、军事思想、处理问题的方式方法和企业是完全一样的。
  1999年,26岁的陈天桥与弟弟陈大年用炒股赚来的50万创立了盛大网络,有4个业务,全部和娱乐相关。后来一刀刀砍,从动画、漫画、周边产品最后到游戏研发,只剩下了游戏运营。
  那些天,陈天桥常常和太太在自己家附近的一个小桥上散步,考虑做还是不做。不做的话,清算完了还可以剩下几百万现金,还可以再去找工作,拿几万的月薪。最后决定还是做。用剩下的30万美金买了《传奇》的代理。
  在签完游戏《传奇》的代理合同后,他已经没什么钱了。就拿着《传奇》的代理合同找戴尔和浪潮等供应商要求免费试用服务器两个月,又拿了服务器的单子要求中国电信提供测试期免费的带宽。网络游戏《传奇》上市仅一个月就收回投资,开始了陈天桥的财富传奇。
  2001年11月,《传奇》上线运营。这款给他带来巨额财富的游戏,也使得他麻烦不断。
  有一段时间,陈天桥深切地觉得公司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他说,2001年前盛大几乎每天都有可能死去;2002年盛大每个月都有可能死去;进入到2003年盛大每个季度都有可能死去。
  从稍微有些名气开始,《传奇》便频频遭受黑客攻击,最严重的时候,盛大的整个销售系统几近瘫痪。受到黑客攻击后,盛大公司的工作人员就给陈天桥电话,最多的时候,一个月好几次。这种攻击对盛大公司和陈天桥来说冲击极大,陈天桥在那段时间落下了一个毛病,在家里接到电话心脏就急速地跳。
  面对黑客肆意攻击,有人让陈天桥妥协下,日子或许就能好过一些,陈天桥坚决不依。他从两方面入手,一方面装新的服务器,另外一方面使用备用服务器,不断地寻找被攻击时的漏洞,及时补好。
  在互联网资深人士方兴东看来,陈天桥是个不向困难低头的人。
  比如,微软打击盗版,要搬服务器。其实盛大当时的正版率已经很高了,达到80%-90%,一般人面对微软都会选择沉默。可他高调出击,召开了隆重的新闻发布会,向外界坦陈:由于业务发展快,下一笔订单正在和微软洽谈,如果微软借机下手,搬走服务器,这不是对待客户的正确方式。
  再比如,2003年,盛大和韩国人“打架”,对于这种问题,大部分人可能都会选择谈一谈,和解一下。但是陈天桥要和韩国人斗到底,他的态度非常强硬,在公开场合说:“如果韩方不向我道歉,不降低分成比例,我陈天桥绝不向他们再支付一分钱!”
  他没选择和解,反而加大力度,投入研发,守住底线不让步。现在他说,如果没有这场官司,他的整体研发都会拖延。陈天桥是那种遇到困难不会短路,反而会激发出斗志的企业家。
  在这场利益纠纷中,陈天桥走的似乎是一步险棋,因为对盛大来说,韩方公司有很多杀手锏来制约盛大。如果韩方公司不提供技术支持,盛大完蛋了;不提供新版本,盛大也完蛋了。相对于韩方公司制约盛大的多把刀,陈天桥有唯一的杀手锏――就是不付钱。
  2004年7月,盛大登陆纳斯达克,再晚些时候,陈天桥超越丁磊,成为中国的首富。
  
  江湖
  
  对作为战略家的陈天桥来说,强势只是他的一个主题词。从陈天桥和史玉柱的江湖恩怨中,也可以窥见另外一个陈天桥。2004年还在从事保健品行业的史玉柱到盛大参观学习,陈天桥对史玉柱的来访做了很周到的安排:参观―吃饭―切磋业内境况。
  几乎是史玉柱前脚走,陈天桥后脚就收到了来自《英雄年代》项目组近乎集体规模的辞职消息,而辞职原因上一致写着“为寻求自我发展”,这一干辞职的队伍,很“凑巧”地跳槽到了史玉柱的征途公司。
  有说法是“征途”和《英雄年代》颇为相似,消息传开后,盛大内部的一些中高层义愤填膺,冲到陈天桥的办公室,要求起诉史玉柱,有的人甚至直接带来了律师声明。但陈天桥思索再三,还是放了史玉柱一马。
  一向擅长硬碰硬的陈天桥选择了忍让,让许多了解他的人百思不得其解。
  后来,这个据称是最好的团队,在“征途”呆的时间也不长,先后纷纷与史闹矛盾离开。有意思的是,这些从“征途”出来的人,竟然还有回到盛大的。陈天桥没有用八抬大轿迎他们,但却也不排斥,而且都给了关键岗位,这让他们颇有些意外。

  在这段游戏圈的公案中,陈天桥对媒体讲述了他的心路历程,“讲实话,征途最初从盛大挖人,我是有意见的。后来一看征途做得这么好,我没法对你(史玉柱)有意见了,我对公司的人说,这些人留在盛大能做出一款这么高在线人数的游戏吗?做不到。既然做不到,人家走就没错。”
  2004年2月,微软中国副总裁唐骏加盟盛大。唐骏的到来,使得陈天桥具备了多副牌――首先,无论陈认为是否必要,盛大的家族色彩多少会有所淡化;其次,唐骏10年微软职业经理人的经历,必定会带给盛大更多的规范化管理;第三,唐骏的微软背景,也会为今后盛大与微软开展可能的合作奠定基础。
  具有微软血统的唐骏加盟盛大后,媒体认为他使盛大有了贵族血统。唐骏加盟后,盛大上市,在“盒子”计划遭遇挫折后,唐骏游走华尔街,说服投资者,直到陈天桥再一次王者归来。
  2008年,唐骏告别盛大时,陈天桥发去了贺电。
  唐骏对媒体说,自己的个性也非常强势,强势的唐骏遇到强势的陈天桥,他们合作了4年,如果说台前唐骏是知进退的,那隐于幕后的陈天桥更懂得把握尺度。在百度里输入陈天桥和唐骏,公众关于他们有各种各样好玩的疑问,有一个问题是――唐骏和陈天桥,谁的权力更大?
  盛大是家族式管理,只有很少家族企业的管理人,能容忍职业经理人的风头盖过自己。
  
  蜕变
  
  2007年3月,盛大以5.05亿元的收入,重新坐回了中国网游的头把交椅。为何没有一款称得上游戏大作的盛大在收入方面如此强劲?正如盛大某高管曾经说过的:“盛大可以每年推出10到20款游戏,想让一两款成为大作不容易,但都失败也很难。
  陈天桥是一个非常坚持己见的人,在“盒子”计划受挫后,他并没有放弃他的迪尼斯梦。从1999年创业开始后,陈天桥就坚信“任何一个新的媒体或新的技术的出现,都会伴随一个大型的娱乐公司出现”。这有当年的采访为证。
  近两年,他在他的“大传媒”领域里建立起从原创资源(比如华友,起点中文,盛世,Actoz)到运营平台(比如盛大游戏,华友,盛大在线)再到用户渠道(比如酷6,浩方,华友)的垂直链条,“打通”产业链。
  现如今,游戏行业靠一款游戏成就天下的故事越来越少。陈天桥曾经的对手、九城的朱骏失去了其赖以成名的《魔兽》,而陈天桥则夜以继日地指挥着战斗,几年沉浮,成就了今天的行业霸主地位。
  互联网资深人士谢文认为,盛大不是一间互联网公司,在某种程度上,也就注定了陈天桥的不同。
  陈天桥曾经斥资近20亿,仅用43天即成功收购中国最大门户网新浪19.5%的股票,成为新浪最大股东,颠覆了中国互联网的格局。
  在此之前,盛大就已经先后收购了北美、日本以及国内的近10家公司;2004年,盛大的扩张步伐进一步加快,创下了两个月内完成6次资本运作的纪录。
  业内人士曾这样形容陈天桥、丁磊和马化腾的不同:
  陈天桥盛气凌人,你一抛砖,他就铺天盖地地侵略过来,非杀到老巢,把你说服,转变你的思维,否则不罢休;
  丁磊则相反,你抛砖,他就往回缩。你问丁磊你为什么这么做,他会反问:那你怎么看。丁磊是团海绵,不吸干你不罢休,为了吸干你,他会诱敌深入,把你拽进他的地盘,周旋,直到你自己晕了,他笑笑:没戏了吧,自己收兵。
  马化腾跟他们都不一样。你一抛砖,马化腾给接着,也不反抛过来,就扔在地上。你再抛,他再接,还扔在地上。你问:为什么这么干?小马回答,一共四点……你说:这么干不对,人家说错了。小马说:哦,那也有道理,不过不适用我的情况,一共四点……
  陈天桥是要否定你,丁磊是要耗干你,马化腾是要保全你。否定和耗干,在本质上都是对你有需求,保全你,表示人家对你没需求。这就是很多人对马化腾没有什么印象的原因。
  朱威廉认为,陈天桥比任何人都了解网络游戏产业的短板,知道行业政策的约束力度,他一直试图将“盛大”并入主流经济,尽管这并不容易。
  现在看来,陈天桥所忧虑的事情并非仅仅来源于行业,一年前,他还一度感慨马化腾在网游业的野心,一年后,腾讯就成功超越盛大,坐上中国网游行业的头把交椅。
  如此看来,陈天桥的迪斯尼梦只是一种路径,是盛大立于不败的路径。
系统分类:社交 >> 其它项

评论
请登录再发布评论,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本网站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