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首页 > 学术社区 > 文章 > 正文

梁鸿鹰:文学批评要直抵人心 把讲真话作为底线


分享到:
评论(0)|2015-04-25|发布:joela |收藏

  我们所迎来的文艺发展的最好时期之一,同样也是当代文学批评最好的时期之一。文学批评作为我国文艺迎接更大兴盛繁荣的有机组成部分,一如既往地对文学创作产生着积极影响,已无可辩驳地成为当代文学经典化的必要基础与前提。在众声喧哗与接受者分众分层的大背景下,无论是读者、作家或者出版方,无论是大众媒体、新兴媒体,都对文学批评怀有期待与需求,全社会迫切需要文学批评能够发挥应有效应,对公众的精神生活产生深刻触动与积极影响。

  同时,人们清醒地认识到我们身处的分众时代,对文学批评而言,更是机遇与挑战并存。分众是与大众相对而言的,分众时代与大众时代相对应,指的是公众的观念、思想各有各的不同,不再受总体舆论影响的时代。在所谓“分众时代”,接受者、消费者行为的特征具有鲜明而高度的主动性、选择性、互动性。

  分众必然带来文化上、社会心理上的诸多新情况、新问题,与改革开放初期或上世纪80年代相比,文学理论批评面临的形势和局面无疑要复杂得多。随着国民教育普及,国民整体素质的提高以及网络普及、文化传播提速,写作人群扩大,人们的文学鉴赏水准普遍提高,文学在社会生活中的地位、角色发生了深刻变化。一方面,普通读者参与文学生活与文学评判的热情越来越高,另一方面,挑战批评家的热情有所增长,大家热切希望与评论家交流、对话,对批评家提出新的要求。而广大作家作为有专业素养的内行人,对批评家的艺术眼光、评判尺度、价值取向,同样提出了很高要求,一些作家对评论漠视、冷淡,甚至不信任、不在意,也在客观上对评论家形成了压力。学术界希望文学批评更具学术含量,在学术规范上能够重树新风,对学术建设有所推进,这些要求值得关注。而大众媒体作为社会舆论活跃的一端,也希望文学评论能够积极回应社会关切,放大文学作为思想前沿的力量,因此,文学批评担负的任务、回应的关切增加,文学批评家不单面对作品、面对作家,还要更多地面对社会、面对需求日益提高、日益分化的公众,有着多重的精神焦虑是自然的。


用手机扫描以上二维码直接访问此文。

系统分类:文化学 >> 文化资讯

评论
请登录再发布评论,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本网站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