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首页 > 学术社区 > 文章 > 正文

伽利略的懦弱


评论(0)|2017-03-31|发布:tisun |收藏

  一个矛盾的伽利略,一个未经掩饰

  的伽利略,才是一个真实的伽利略
  1633年6月22日下午5点,对于罗马宗教当局,对于渴望真理的人们来说,是一个对立的尖峰时刻。如果在这一刻,圣库斯教堂的大钟被敲响,则意味着伽利略向当局、同时也是向荒谬低了头。
  教堂的广场上聚集了很多人,其中就有伽利略的学生安德雷亚。五点即将来临,他情绪焦躁地捂住了耳朵。伽利略的荣与辱,已成为安德雷亚的一部分。时针指向五点零三分,教堂的大钟轰然鸣响。众人瞠目结舌,呆若木鸡。安德雷亚歇斯底里地叫道:“没有英雄的国家真不幸!”
  安德雷亚并没有察觉,就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老师伽利略已神情沮丧地走近他。血气方刚的安德雷亚怒不可遏:“酒囊饭袋!保住一条狗命了吧?”
  伽利略多少有些如释重负,他平心静气地说:“不。需要英雄的国家真不幸。”伽利略的意思是,如果一个国家需要英雄,说明这个国家正处在某种灾难之中。
  伽利略的命是保住了,但他并没有获得人身自由。1633~1642年,整整八年时间,伽利略作为宗教法庭的囚犯,被软禁在佛罗伦萨城郊的一所农舍里,直至去世。
  伽利略在被软禁期间,凭借微光写下了《关于两种新科学的对话》,并耗时6个月抄下其副本,由安德雷亚偷偷带出意大利。
  见到软禁中的老师时,安德雷亚说:“您赢得了闲暇时间来写只有您才写得出来的科学著作。倘若您在火刑柱烈焰的灵光中了此一生,那人家就是胜利者了。”
  不料,伽利略却说:“他们是胜利者。没有什么科学著作是只有某一个人才写得出来的。”
  这句话令安德雷亚十分费解:“那么当年您为什么要悔罪呢?”伽利略坦率地说:“因为我害怕皮肉之苦。”――伽利略的坦诚,并没有损害他在学生面前的形象,因为他的这个学生,历经风雨,已经懂得了很多很多。这件事成为伽利略一生的遗憾:“我背叛了我的职业。一个人做出我做过的这种事情,是不能被容于科学家行列的。”
  伽利略至死都没有原谅自己的懦弱。一个矛盾的伽利略,一个未经掩饰的伽利略,才是一个真实的伽利略。我们不怕科学家没成就,就怕科学家缺乏说真话的勇气。
  (田宇轩摘自《江淮・文摘》2016年第2期)
系统分类:教育学 >> 成人教育学

评论
请登录再发布评论,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本网站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