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首页 > 学术社区 > 文章 > 正文

严惩腐败成本 遏制高药价


评论(0)|2015-04-15|发布:忘语 |收藏

  月15日《人民日报》报道,近年来,GSK中国为达到打开药品销售渠道、提高药品售价等目的,利用旅行社等渠道,采取直接行贿或赞助项目等方式,向政府部门个别官员、医药行业协会和基金会、医院、医生等大肆行贿。据报道,GSK在华唯一的收入来源就是药品销售,这意味着巨额的“黑金”都将被转嫁到药价中,最终由患者埋单。成本仅30元的药,最终卖到患者手里能达到300元,“这个运营费用在药价中占的比重有20%—30%”。公安部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GSK一案仅暴露了整个行业的冰山一角。

  时下,医药的“成本腐败”,真的达到了猖獗程度,送钱送礼送美人等,利欲熏心,铤而走险,药品销售完全偏离了靠药品质量和公平价位公开竞争的正常销售模式,而陷入了极端功利、拉拢腐蚀等恶性销售方式,比如GSK中国副总裁“管理”着全国各地近3000名医药代表,直接面向医院和医生,每年他有权审批的预算达到数亿元。这个销售网络就是一个腐败网络。不在核心问题上动脑筋,热衷于研究“灰色擦边球”,对药品销售环境造成了极大污染:想要卖出更多的药,必须学会腐败;谁不会腐败,谁就别想卖出药品。整个从业人员和销售制度,都陷入了集体无意识的腐败,对药价和良性医疗道德形成了严重腐蚀和摧残,国家的医改政策怎么不受到“扭曲化执行”呢?说他们是“药耗子”,一点都不过分。
  而今,腐败成本终于受到了查出,这无疑在警醒人们,“腐败成本”就是医改发展的毒瘤,引起了公愤,已纳入了国家监控和重罚范围,未来,那些仍存有侥幸心理的药品销售行业,以及不正当竞争,肯定会受到越来越多的重罚和监督。腐败者及时收手,“回头是岸”,才是唯一的选择。
  有报道证明了这一点,一种药品从研发到患者手里,需要经过大致七个必要流程———批药号、批价格、各地价格备案、进医保、招标、进医医院、进科室。所涉部门包括药监局、发改委、物价局、各地方政府医保办等。仅在医院这一环节,就要经过院长、药事委员会、药剂科主任、各科室主任、医生等。打通这些部门,每个环节都需要钱。“腐败成本”所形成的虚高药价,最终买单的却是患者和国家。早就该进行重拳出击了。
  不是医改政策不够精细和完美,而是药品行业的腐败腐蚀力太猖狂而肆无忌惮;不是医疗从业者想堕落,而是挖空心思“造”出的腐败太有诱惑力和杀伤力了,防难胜防。再加上某些医疗从业的信念不够坚定,最终成了药价虚高的推手和黑手。全国人大代表、杭州市第三人民医院副院长许爱娥:官员腐败是药价虚高总源头。所以,遏制高药价,必须挤出“腐败水分”。
  据推算,各国在医疗卫生方面的公共支出由于腐败而造成的损失一般占公共卫生支出的5%。遏制,成本腐败势在必行,其一,要建立健全治理医药购销领域商业贿赂的长效机制,确立“零容忍”底线,对于药品腐败,更应该按照商业贿赂行为,进行严厉打击和规范。其二,凸显医药行业的刚性反腐力,揭开盖子找到根,不仅要严惩行贿人,也要让政府、医院的受贿人也能受到重罚,该撤职的撤职,该刑罚的给予重罚,绝不姑息。其三,更应该调动广大群众的举报积极性,构筑药品反腐的群众阵线,将隐藏很深的“药耗子”挖出来。让打击腐败成为药品行业的常态化动作,将药价真正降下来,让群众真正受益。

系统分类:考古学 >> 其它项

评论
请登录再发布评论,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本网站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