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车广告联盟
综合
首页 > 学术社区 > 文章 > 正文

施一公:父亲是我一直前行的动力


分享到:
评论(0)|2016-01-16|发布:medsun |收藏

  

  父亲是我的偶像
  1967年5月5日,施一公出生在河南省郑州市,父母都是河南省电力工业局的干部。施家是书香世家,施一公的爷爷出生在云南省大姚县,早年毕业于浙江大学农学院,并在那里与施一公的奶奶相识相恋。奶奶当时是进步学生革命运动主要组织者之一,因此,爷爷和奶奶结婚没多久,奶奶就被捕入狱。施一公的父亲出生第18天,奶奶就牺牲在国民党的监狱里。奶奶叫杨琳,为了怀念奶奶,爷爷给施一公的父亲取名叫施怀琳。
  
  后来,施一公的父亲去哈尔滨工业大学读了本科,再后来,与毕业于北京矿业学院的母亲结了婚。
  施一公出生时正赶上“文化大革命”,当时,家长给孩子取名多带有红色色彩,施一公的父亲也想给施家的第三个孩子取一个革命点的名字,但又不想落俗套,就取了“一心为公”4个字中的第一和第四个字做名字。
  施一公两岁半时,受爷爷是走资派的影响,施一公的父母也被下放到农村,他们带着3个孩子来到了河南省驻马店地区汝南县老君庙乡闫寨大队小郭庄。那是一个非常偏远贫穷的小村庄,施一公一家住在村里给腾出来的一间牛棚里。
  也许是从小受到了太多磨难的缘故,施一公的父亲非常坚强,到小郭庄没多久,就融入乡亲们的生活中。施一公的父亲心灵手巧,会裁剪、缝制衣服,会理发,会做木匠活,还做得一手好饭,在小郭庄那些年,村庄里所有人的头发基本上都是施一公的父亲给理的,也很少有人家没穿过施一公的父亲裁剪制作的衣服。后来,施一公的父亲到公社高中当教员,到驻马店机械厂当工人、搞革新,再后来,到驻马店工业局当干部。1980年,施一公的父亲到郑州工学院机械系当了老师,一家人这才回到省城郑州。
  父亲的聪明和能干给施一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父亲一直是施一公的偶像,从小到大,施一公一直学着父亲,把所有能做的事情做好,学习也一直很好。
  1984年,在河南省实验中学读高三的施一公参加了全国高中数学联赛,获得了河南省赛区第一名。因为有这样好的成绩,1985年,南开、北大、清华的招生老师都来河南省实验中学挖他。最终,施一公被保送去了清华大学,就读于清华大学生物科学与技术系。
  拿到清华大学录取通知书那天,父亲很高兴,亲自下厨给施一公做了一桌好饭。父子两人对坐举杯,那一刻,看着父亲流露出的赞许欣赏的目光,施一公说不出有多高兴、多自豪。
  施一公以为他会在父亲的注视下读完大学,参加工作,娶妻生子,他再陪着父亲头生华发,慢慢老去。可是,1987年9月21日,施一公的父亲骑着自行车被一辆疲劳驾驶的出租车撞倒,因为出租车司机筹款不及时,医院拒绝救治,施一公的父亲在医院里去世了。
  那时,施一公正在读大三,父亲突然在这样的情况下去世,让施一公崩溃了,也让他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发生了根本的转变。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作为以治病救人为天职的医生,为什么眼里只有钱而没有人命,为什么见死不救,一生总是乐于助人的父亲为什么会死于不救?
  父亲去世后的一年多时间里,施一公陷在痛苦中不能自拔,夜里无法入睡,他常常在凌晨三四点钟的时候一个人跑到空旷的操场上捶胸痛哭,以抒发内心的悲愤。
  羽翼丰满就回国
  1990年9月,施一公获得了全额奖学金去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读分子生物物理学博士。
  虽然远离祖国,但是,父亲去世的阴影一直不能从施一公心中抹去。好在那时施一公与妻子赵仁滨相恋了。赵仁滨是个美丽的哈尔滨女孩,1986年哈尔滨市高考理科状元,也是清华大学生物系毕业后到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读博的,早在国内时两人就认识,到了美国后,两人相恋了。
  赵仁滨以女性特有的温柔抚慰施一公因失去父亲而深受伤害的心。每当施一公陷入思念父亲的深潭时,赵仁滨就和施一公探讨生物学界的一些问题,以此来分散施一公的注意力。
  1992年,施一公和赵仁滨结婚了。1993年农历正月初六,他们的一对双胞胎儿女出生了。他听到一双儿女的啼哭,内心被一股激动的暖流浸透了。就在那一瞬间,他突然觉得他那颗因为父亲非正常辞世而被怨怼和忧伤包裹了许多年的心,一下子挣脱了出来。
  孩子出生的第二天,那场大雪突然停了,艳阳高照。因为喜悦于雪后艳阳,施一公和赵仁滨给女儿取名为雪雪,大名叫施慕华,儿子取名为阳阳,大名叫施清华。
  一对双胞胎儿女出生后,施一公终于摆脱失去父亲的阴影,全身心地投入学习和工作。
  1995年,施一公在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读博士后;1996年进入美国史隆凯特林癌症研究中心结构生物学实验室一边读博士后一边搞研究。1998年,施一公博士后毕业了,包括哈佛大学在内的美国多所大学纷纷前来请他去工作。施一公几经选择,最终决定到风景如画、生物科学科研氛围最浓的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做了助理教授,并于2001年成为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终身副教授,2003年成为终身教授,他也是普林斯顿大学最年轻的终身教授。
  与此同时,施一公也取得了许多项科研成果,在世界生物科学界渐渐有了较大的影响。伴随着科研成果而来的,是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给予他的优厚的待遇,学校每年给他的科研经费是1000万美元,是所有教授中最高的,他的实验室也是全校最大的――整整一层楼。施一公的生活也因此发生了很大变化,他在美国住着一栋三层、500多平方米的独栋别墅。
  同许多留学美国的人想方设法寻求获得美国绿卡不同,施一公自从踏入美国土地那天起,每时每刻都想着回中国,用自己学到的知识报效祖国。   
  2008年,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的海外高级人才引进计划――千人计划开始实施。这年年初,清华大学的一个领导找到了施一公,想请他回国组建清华大学生命科学院,并帮助清华建起一个世界领先的生物结构实验室。
  当时,施一公已获得了一系列治疗癌症的科研成果,他觉得是回来报效祖国的时候了。清华大学的那个领导跟他谈完之后,他马上打电话给妻子赵仁滨,征求她的意见。早就知道施一公一心想回国的赵仁滨在电话里对他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不要放弃。”
  贴近诺贝尔化学奖
  2008年初,施一公舍弃了在美国的一切回到祖国,投入清华大学生命科学院的创建及为清华大学建立世界领先的生物结构实验室的工作。参与到祖国的建设中,他非常激动,这种参与感、报效祖国的成就感让他感到无比幸福。
  看到丈夫回到祖国后的那种激动和兴奋,那种忘我工作的热情,赵仁滨在美国也待不住了。2009年夏天,赵仁滨卖掉了美国的别墅,带着一双儿女也回来了。
  虽然已和丈夫一样心在祖国,但美国的一切对赵仁滨来说还是有些难舍,从美国搬家回中国时,她把一双儿女从小到大穿过的衣服、玩过的玩具,她和施一公具有纪念意义的大小物件,以及在美国购买的难以割舍的东西全都搬了回来。国内的房子没有美国那么大,她只好将这些东西都放在地下室里。
  施一公非常非常忙,他要创建清华大学的生命科学院,一切从零开始,还要创立生物结构实验室,与此同时,他每年还要至少为学生讲100节课。
  在给学生讲课时,他充满了热情。在美国时,讲课是他的工作,而在国内,面对讲台下的学生,他总有一种要倾囊而出的感觉,想把自己知道的全部,一点不留地教给学生。因为他的热忱,学生们非常崇敬他、亲近他,叫他“大牛”(学术上的牛)、“老大”、“老板”。无论叫什么,施一公都非常高兴地应答,他和学生亲密无间。
  比起教给学生知识,施一公更注重教学生做人。在和学生接触中,施一公总是给学生灌输家国理念,他常挂在嘴边的话是:清华的学生一定要健健康康为国家工作50年。
  施一公的努力获得了巨大的收获,他除了教给学生许多生物学知识以外,还获得了许多科研成果,他曾经工作过的美国也在关注着这些成果,并给了他许多荣誉。2013年4月25日,施一公当选为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2013年4月30日,他又当选为美国国家科学院外籍院士;2013年9月13日,瑞典皇家科学院宣布授予施一公2014年度爱明诺夫奖。2013年12月19日,施一公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近年来,施一公带着3个“85后”倾心研究剪接体的三维结构和RNA剪接的分子结构基础。为了破解老年痴呆症的发病机理,找到开发特效药的钥匙,施一公和他的3个“85后”学生,每天都要工作12~16个小时。2015年3月,研究进入关键期,从2015年3月到8月,整整5个月的时间,施一公每天至少有一半的时间都在实验室和学生一起进行RNA剪接体的研究,课题里大约有一半的图是施一公亲手做的。
  施一公的研究终于取得了突破性的成果。2015年8月21日,美国《科学》杂志同时在线发表了施一公和他的3个学生完成的两篇研究长文――《3.6埃的酵母剪接体结构》和《前体信使RNA剪接体的结构基础》。
  2015年8月23日上午,北京,施一公和他的研究组在清华大学召开“剪接体的三维结构和RNA剪接的分子结构基础”重大成果发布会,向全世界发布了他们最新的科研成果。这项成果是世界许多顶尖实验室研究了20余年而没有攻克的。在发布会上,48岁的施一公非常兴奋,他对采访他的记者说:“这项研究成果的意义很可能超过了我过去25年科研生涯中所有研究成果的总和。”
  这一科研成果公布后,引起世界生物化学界震惊之余,国际业界更一致认为施一公获得诺贝尔化学奖已为时不远。
  (未经作者允许,不得改编、转载、上网,违者必究。)
  编辑 / 若水


用手机扫描以上二维码直接访问此文。

系统分类:健康 >> 健康资讯

评论
请登录再发布评论,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本网站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