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首页 > 学术社区 > 文章 > 正文

刘震云:中国知识分子堕落了


分享到:
评论(0)|2015-04-25|发布:joela |收藏

   

    从你的文学观来看,是不是哲学家比作家对你的影响更大?

    刘震云:一个好的作家,首先必须是个哲学家。如果这个人仅仅是个编故事的人,他一定不会是个好作家。但好作家比哲学家要求高,哲学家能直接把有形的东西理论化,说得越明白越好。哲学家干的这些事儿,作家都不用干,作家是管说不明白的那些事儿,比如人的情感就说不明白,人性就说不明白。史为民跟李雪莲的关系,这样一个哲学命题,放在维特根斯坦那里,他一定能够写出来8本著作。《资本论》那么厚,论述的就是一句话:资本产生的剩余价值到底有多少?但是,作家说的是在剩余价值产生的过程中,人的复杂的情感。杨白劳跟黄世仁的关系,是一种剩余价值的体现。但是,我也曾经听姥姥、老娘说过长工跟东家的关系,她们说长工每天生活得都很好,粮食足够吃,东家还要扩大再生产,她们觉得长工剥削东家了。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说不清的东西,就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以及这种关系的缝隙里透出来的一丝暖意,苦辣酸甜的味道,而不是道理,这是哲学家没法论述的,因为苦辣酸甜的标准太不一样了。作家虽然也说不清楚这个,但需要呈现它。


用手机扫描以上二维码直接访问此文。

系统分类:文化学 >> 文化资讯

评论
请登录再发布评论,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本网站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