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首页 > 学术社区 > 文章 > 正文

“特别工作组”的“特别工作”


评论(0)|2017-08-11|发布:bizin |收藏

  2月28日,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法令,正式成立一个跨部委的“贸易执法工作组”(ITEC),其使命是“大力监管并执行WTO协定所赋予美国的权力”,目的是“争取美国人和世界各国人平等的工作机会”,和“确保美国公司及其员工的国际竞争力”。据奥巴马称,这个组织将“整合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国务院、财政部及情报部门等一切国家资源”,用于“调查和打击全球各地不公平贸易行动”,并特别提到了中国。


  事实上这个“特别工作组”早在1月24日奥巴马国情咨文演讲中便已提及,并通过美国贸易代表柯克在世界经济论坛上大加宣扬,并将之称为推动“让美国制造业回家”计划的重要措施。甚至更早一些,在此前两周,奥巴马已在向国会提交的2013财年预算案中,为这个还不存在的“特别工作组”编列了50名工作人员和2600万美元/年的预算。


  尽管从首次抛出计划到最终成形已过了1个月,但这个“强力组织”将如何运作、协调,如何界定“小组”和早已存在的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间职能,仍未有清晰框架。一些批评者因此认为,“特别工作组”职责不明,对推动“让美国制造业回家”计划,增加美国就业机会,以及减少贸易赤字究竟有哪些帮助实难断定,因为ITEC所要“大力监管并执行”的一切“美国的权力”,事实上美国一直在做着,甚至“整合各部门资源”的使命,也一直是贸易代表办公室的职责,如今却又在贸易代表办公室下叠床架屋地搞出个“特别工作组”,究竟能起到多少作用?


  提出这一疑问者显然没窥透奥巴马设立这个“特别工作组”的真实意图,或者换言之,他们并没看透这个“特别工作组”真正的“特别工作”究竟是什么。


  正如法国财经大报《回声报》文章所言,“恢复美国产业竞争力”和“增加就业岗位”是本届美国大选两党斗争的焦点,也是彼此都没有什么好办法的难点。对于奥巴马而言,连续5个月下降的失业率总算让他目前的经济纪录不至于太差,但一旦中东局势吃紧,油价飙升,这点纸面富贵可能顷刻间化为乌有,而这一幕在目前的国际政治格局下随时可能出现。


  正因如此,习惯于造势的他才会通过ITEC这种机构来显示其对“美国产业竞争力”的重视——这个“特别工作组”是否能起到特别的、额外的“大力监管并执行”作用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通过设立这样一个“特别工作组”,让选民知道奥巴马并没有在前述两大焦点问题上无所作为,而是正在“大力监管并执行着”,同时也借此“实际行动”,回应共和党对手在这一问题上的攻击。


  今年是美国大选年,目前共和党内初选已到白热化状态,居领先地位的罗姆尼为吸引选民支持,并打击奥巴马支持率,一反共和党强调自由贸易的传统,不断放出诸如“我们的竞争对手在搞欺诈”、“中国把美国制造挤出市场”、“中国人用欺骗和货币汇率操纵手段抢走美国人工作”等“火爆言辞”,这些言辞同样“醉翁之意不在酒”,真正的目标是白宫和奥巴马,而非大洋彼岸,近日,他在俄亥俄州American Posts LLC的一座仓库举行助选活动时便直截了当地抨击奥巴马“袖手旁观无所事事”、“答应尽一切可能解决问题但总是食言”,甚至说“他被中国人愚弄于股掌间”。


  早在1月下旬,奥巴马首次披露这个“特别工作组”构想后,美国贸易代表柯克就立即表示,这表明奥巴马政府在面对“不公平贸易”时“并不手软”,他还特别指出,自2009年1月奥巴马上任至今,美国提出针对中国的贸易诉讼案“实际上是此前7年的两倍”,言下之意,是奥巴马在对待“占美国贸易赤字总额40%”的中国“不公平竞争”问题上“比前任政府”——或干脆说,前任共和党政府“更强硬”,这等于告诉选民:别信那些共和党候选人的,他们未必比我做得更多、更好。


  也就是说,“特别工作组”的主要针对对象是大选、选民和共和党,吸附选民、回应对手攻击,才是这个“特别工作组”最主要的“特别工作”。


  一些主张自由贸易、担心美国贸易保护主义引发全球性贸易战的学者,如经济学家迈克尔.波特和扬.里弗金等人都指出,美国竞争力的衰落是全方位的、根本性的,而且很大程度在于内因,恢复竞争力需要长期、战略规划和持续投入,奥巴马的“特别工作”功利性太强,起不到多少作用。路透财经专栏撰稿人詹姆斯.萨福特更嘲讽地指出,以美元计,2011年美国对华出口头号商品竟然是废铜烂铁,“再怎么让这些破烂更具国际竞争力,也不会重振美国经济”。


  更有人指出,既然柯克称“奥巴马上任以来对不公平贸易更强硬、更有办法”,那还要再花那么多钱搞一个“特别工作组”作甚?这不等于不打自招地承认,以前那些“办法”和机构,其实是在做无用功?


  《回声报》文章提请读者注意一个现象,即奥巴马近来所推出的许多改革措施都不是立即兑现或立即见效的,有些甚至要等到大选后才能启动。“特别工作组”倒是马上就成立,但任何新政策获得成果都要假以时日,即便没有成绩也可以合理解释,甚至,倘若因国会年度财政预算搁浅而导致该小组经费、编制不到位,这笔账还能算到“不合作的共和党”头上。既然“特别工作组”的真正“特别工作”意在大选,只要能对共和党的指责进行“防守反击”,同时多少转移一下选民们对敏感的医改话题的注意力,也就不枉煞费苦心,折腾这么一场了。


  至于这个“特别工作组”对中国的影响,正如多位评论家所言,恐怕是象征性和有限的。首先,由于欧洲金融危机的蔓延和全球经济形势的微妙变化,原本站在美国一边高唱“人民币升值大合唱”的国家已发生很大分化,自顾不暇且有求于人的欧元区各国早已降低声调,甚至美国自己在非竞选场合也不例外(刚刚举行的墨西哥城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美国财长盖特纳还赞扬中国“真正扮演了负责任、稳定军心的全球经济角色”、“中国经济的组织结构正有力地转向内需型”),继续施压既缺乏呼应,也难有实效;其次,即使没有这个“特别工作组”,美国近年来针对中国的贸易诉讼和贸易壁垒也与日俱增,因此,多一个“特别工作组”,这类诉讼、壁垒也不会额外多到哪里去;第三,中美两国利益越来越攸关,狠话好说,真的挑动两败俱伤的大规模贸易战,身为美国行政首长的奥巴马恐不敢冒这个险,负这个责。


  那么,“特别工作组”真正的“特别工作”,能获得多少“工作成绩”?


  从民调中可知,尽管奥巴马支持率已达到近4个月来最高点(53%,罗姆尼是42%),但51%的受访者对其经济管理说不,59%对预算和赤字政策说不。很显然,令人眼花缭乱的造势、姿态和许诺还是可以刺激一下民调指数的,但如果总是“我们在努力”,却总也看不到“美国制造业回家”,最终也未必能打动美国选民的心。

    作者:陶短房

系统分类:国际关系学 >> 国际政治

评论
请登录再发布评论,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本网站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