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首页 > 学术社区 > 论文 > 正文

论国家赔偿中的精神损害赔偿立法及完善


分享到:
评论(0)|2015-04-07|发布:linqi |收藏

  与平等民事主体之间的民事精神损害不同,因公权力运用而产生的精神损害赔偿(即国家赔偿中的精神损害赔偿)是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对违法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生命、健康和身体等人格权致人精神损害并造成严重后果应当承担的一种赔偿责任。

  回顾国家赔偿法中的精神损害赔偿立法,1995年版的国家赔偿法第30条规定,赔偿义务机关依法确认有本法第三条第(一)、(二)项,第十五条第(一)、(二)、(三)项规定的情形之一的,并造成受害人名誉权、荣誉权损害的,应当在侵权行为影响的范围内,为受害人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此规定并未放在赔偿方式和计算标准专章里,而是放在其他规定里,且未明确提出精神损害赔偿这一概念,在司法实践中,许多案件的受害人仅仅能依据国家赔偿法获得直接的物质赔偿,却得不到丝毫抚慰。因此,此规定并不是真正意义上国家赔偿中的精神损害赔偿。直到2010年4月29日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对95版的国家赔偿加以修改,这次修改明确规定了精神损害赔偿这一概念,在修改后的国家赔偿法“赔偿方式和计算标准”专章第35条规定“有本法第三条或者第十七条规定的情形之一的,致人精神损害造成严重后果的,应当支付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本文即以此为依托,探讨现行国家赔偿法中精神损害赔偿立法相关问题。
  一、精神损害赔偿的范围
  根据前面所述,现行国家赔偿法对于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违反法律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生命、健康、身体等人格权,并且致人精神损害造成严重后果的,应当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可见该法所规定的精神损害赔偿范围只包括自然人的人格权,且须造成严重后果。
  二、归责原则及构成要件
  从现行国家赔偿法第2条第1款规定(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行使职权有本法规定的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的情形,造成损害的受害人有依照本法取得国家赔偿法的权利)来看,其文字表述上并没有明确其归责原则是什么,但是该法第三条和第十七条关于国家赔偿范围采取了概括式和列举式并用的立法方法,我们可以很容易看出,其归责原则总体上仍然是“违法原则。”
  在违法原则之下,精神损害赔偿的构成要件如下:
  1.主体要件
  首先要有实施精神损害侵权行为的主体。根据我国《国家赔偿法》的有关规定,侵权行为主体主要包括行政机关和司法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特殊情况下,还包括法律法规授权的组织以及受国家机关委托行使国家职权的组织和个人。
  其次,受害人必须是自然人,依据国家赔偿法第二条的规定,国家赔偿的受害人可以是公民、法人和其它组织,但根据第三条和第十七条的规定,精神损害的受害人只能是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目前还未纳入到国家赔偿精神损害赔偿中。
  2.行为要件
  结合《国家赔偿法》35条的规定,精神损害赔偿中的侵权行为必须是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行使职权过程中的行为,必须是执行公务过程中侵犯人身权的行为。
  3.有精神损害的事实
  精神损害是指侵权行为所导致的致使受害人心理和感情遭受的创伤和痛苦。精神损害虽是无形的,却也的客观存在的,其表现形态如疼痛与折磨、精神打击、抑郁绝望等。结合《国家赔偿法》第三条和第十七条的规定,受害人的精神痛苦是由于生命健康权,身体权或人身自由权受到伤害产生的,但该法并未对严重后果的内涵做进一步的解释。
  4.侵权行为与精神损害事实之间有因果关系二者之间有因果关系是指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刑事职权过程中侵犯了该法第三条和第十七条规定的公民的人身权,从而造成了公民严重的精神损害,二者之间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
  三、精神损害赔偿程序
  这一程序是赔偿请求人获得国家赔偿,实现其在国家赔偿立法中确立的实体性权利的途径和手段;从人民法院来讲,是审理精神损害赔偿案件的程序,依法分为行政赔偿程序和刑事赔偿程序。行政赔偿程序包括赔偿义务机关先行处理、行政赔偿诉讼程序;刑事赔偿程序包括赔偿义务机关先行处理、复议程序和法院赔偿委员会赔偿决定程序。
  四、立法贡献
  从纵向立法来看,现行国家赔偿法承认国家赔偿机关“精神损害抚慰金”,其进步意义是不言而喻的,首先它对宪法关于尊重和保障人权精神的落实,从精神损害赔偿现行立法来看,早在2001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中已经确立了精神损害赔偿。2003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又进一步确认了人身损害赔偿的精神损害赔偿。在更高层次立法上,2009年12月通过的《侵权责任法》更是将精神损害赔偿纳入到民事基本法中。这样看来,国家赔偿法规定的精神损害赔偿符合法律发展趋势,是国家赔偿制度本身的完善,更是精神损害赔偿制度的进步和完善,其里程碑意义毋庸置疑。
  从其现实意义来看,2010年4月29日,已被“杀害”10多年的河南省商丘市柘城县老王集乡赵楼村村民赵振晌突然回家,而此时同村人赵作海作为“杀人犯”已经服刑11年,河南省高级人民于5月8日做出再审判决,撤消原判决,宣告赵作海无罪,,这起事件发生的时候恰逢国家赔偿法对精神损害赔偿作出规定,从规律规定和后果影响来看,赵作海都应当获得精神损害赔偿,一时间赵作海成为全国人民关注的新闻人物,很快,5月13日,赵作海获赔65万元,可见国家赔偿法确认精神损害赔偿对社会影响之大,相比之下,2001年陕西著名的“处女嫖娼”案当事人麻旦旦就没那么幸运,她被无辜关押两天,受尽屈辱,但最终仅获74.66元的国家赔偿。原因就在于当时国家赔偿法不承认精神损害赔偿,前后两个案件的处理结果给社会造成的影响截然相反。
  此外,由于国家赔偿法畅通了“索赔”渠道,取消了原有的刑事赔偿确认程序,当事人还可以直接向财政部门提出支付申请,对于方便索赔意义重大。
  五、立法缺陷及其完善
  依据民事侵权赔偿理论,精神损害赔偿是指对公民、法人及其他组织造成的非物质损害包括心理上的痛苦或失常,名誉、荣誉的损害等以金钱进行的物质性的赔偿,显然现行国家赔偿中的精神损害赔偿还存在较大差距,以下分述之:
  (一)国家赔偿中精神损害赔偿有抚慰无赔偿
  根据现行国家赔偿法35条的规定,致人精神损害造成严重后果应当支付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而不是“精神损害赔偿金”,众所周知,“赔偿”强调侵权责任,“抚慰”则更多地表现为道德责任。人道意义上的“抚慰”出现在《国家赔偿法》中显得颇有些不伦不类,因为国家赔偿规定的求偿权乃是那些被国家机关或者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侵犯了公民权利而受到损失的人,有依照法律取得赔偿的权利,让受害人去依法请求国家给予“抚慰”,这是不是有些纠结与颠倒呢?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国家赔偿机关“精神损害抚慰金”一定会继续朝着“赔偿”的目标坚定地走下去。
  (二)精神损害赔偿范围还须进一步拓宽
  受违法归责原则所限,国家赔偿的精神损害赔偿仅对该法第三条和第十七条列举的9种侵权行为造成受害人人身自由权予以赔偿。2001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中民事精神损害赔偿范围涵盖了全部的人格权和身份权以及与此相关的其他具有人格利益的损害和特定财产损害,赔偿对象不仅包括自然人,还有自然人的近亲属,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从法理公平和人权保护的角度来看,国家赔偿法中的精神损害损害范围显然还须扩大,最终能让公民在国家赔偿机关精神损害上能与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具有同等的请求权。再者,国家赔偿法本质上是责任法而非豁免法,其要解决的应该是公民在遭到公权力侵犯时怎样才能得到完整及时和有效的赔偿。

  (三)现行《国家赔偿法》35条中“严重后果”如何认定应予以明确
  制定法律要在实践中具有可操作性,这是众人皆知的道理,而恰恰现行国家赔偿法35条以及其它法律文件对于“严重后果”没有进一步做出法律解释。
  本人认为,精神损害的“后果”主要是指受害人遭受精神伤害和精神痛苦的程度。如果一个神志正常、身体健康的人不能妥善应付案件中的情况所带来的精神压力,就可以认为存在严重的精神损害。具体来说,可以考虑如下几个因素:(1)致受害人死亡或残疾。(2)造成受害人健康损害的程度。(3)侵害受害人人身权利的手段和时间等。此外,“严重后果的判断”,从案情实际出发,主要依靠法官的素质、水平和道德进行自由裁量,也靠司法经验的积累。
  (四)赔偿标准还有待于进一步完善和细化
  国家赔偿法实施距今已经有一年了,2011年3月,北京海淀区人民检察院受理了陈某涉嫌盗窃被撤案的刑事赔偿请求,陈某在被羁押后出现精神抑郁,提出给付精神损害抚慰金10万元的请求,最终仅得到精神抚慰金1万元,与预期差别较大,其原因在于现行《国家赔偿法》以及《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国家赔偿工作规定》均未细化赔偿标准。
  我国精神损害赔偿的目的是为了补偿与惩罚,对国家造成的精神损害的金钱和其他物质性赔偿必须有一定的标准才能使赔偿具有可操作性、现实性和合理性。
  精神损害的金钱赔偿实质上是人民法院的审判人员依法行使审判权,赔偿数额的评定,主要依靠法官的自由裁量权。但是,法律虽赋予法官享有自由裁量权,但并非放纵法官不加拘束和毫无限制地滥用这种权力。
  我认为,赔偿标准的确定是一个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要确定具体的赔偿数额,主要至少结合以下因素:
  1.要认定受害人遭受精神损害的程度,侵权行为的严重性程度即侵权具体情节,如手段、场合、行为方式、持续状态或时间。
  2.受害人的心理素质。
  3.受害人的谅解程度。
  4.受害人的家庭经济状况、年龄、性别、职业等与精神利益相关的因素。
  5.当地的社会经济发展水平。
  
  参考文献:
  [1]何孝元著.损害赔偿之研究[M].台湾商务印书馆,1983.
  [2]马怀德著.国家赔偿法的理论与实务[M].中国法制出版社,1994.
  [3]刘嗣元著.侵权、损害与法律救济[M].武汉工业大学出版社,1998.
  [4]皮纯协,冯军著.国家赔偿法释论[M].中国法制出版社,2010.
  [5]薛刚凌著.国家赔偿法教程[M].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3.
  [6]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2010年4月29日新闻发布会(有关方面负责人就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表决通过的法律的有关问题回答记者提问)中国人大网.
  [7]周军著.浅论我国国家赔偿中的精神损害赔偿问题[Z].2010-5-13.
  
  作者简介:张晋芳,女,毕业于山西财经大学研究生院,讲师,山西广播电视大学长治分校教师。
系统分类:企业管理 >> 其它项

评论
请登录再发布评论,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本网站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