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首页 > 学术社区 > 论文 > 正文

《牡丹亭》人文主义精神的表现


分享到:
评论(0)|2015-06-16|发布:mantan |收藏

  摘 要:《牡丹亭》是汤显祖思想和艺术水平都达到成熟时的作品,作品沉淀了作者深厚的思想感情和艺术功底。除了成熟的创作技巧和丰富的艺术魅力,《牡丹亭》还处处闪烁着人文主义的光辉,使其表现出超越时代的巨大感召力。

  关键词:人文主义 人性 理性 超越性
  《牡丹亭》文辞美,意境深,加上情感化的唱腔、文词化的身段,配合了含蓄传神的词句,优雅动人的音乐,把杜丽娘的形象塑造得无比感人,比“无声不歌、无动不舞”的境界更进了一层,处处表现出成熟的创作技巧和丰富的艺术魅力,是戏曲的经典之作。据记载,它的问世曾轰动了当时的文坛,沈德符说它:“家传户诵,几令《西厢》减价。”[1]足见,《牡丹亭》在广大读者心中受喜爱的程度。下面,笔者着重从人性、理性和超越性这三个元素下手,探析《牡丹亭》人文主义精神的表现。
  一、人性的光辉,个性的呐喊
  人性,主要精神就是尊重人作为一种精神存在的价值。而在当时的中国,封建政权所宣扬的封建礼教不仅是对人肉体的摧残,更是对人精神上的桎梏。简单地说,封建社会制度完全否定了人作为个体独立存在的价值,而《牡丹亭》却肯定了人的价值。这表现在它对人的思想、情感的肯定,对个性解放的褒扬。
  (一)故事情节中彰显人性色彩
  女主人公杜丽娘生于官宦之家,“她日到人家,知书知礼,父母光辉”[2]。杜丽娘从小受到严格的封建教育,终日独守闺房,行动没有任何自由,为了把她培养成一个贤德淑女,父亲杜宝甚至请了一个老儒生陈最良做她的老师,用一整套封建礼教来“武装”杜丽娘。可见,杜丽娘的人生道路早已是父母安排好的,她无论在肉体上还是在精神上都毫无自由可言。这样的开篇让我们不由地对杜丽娘的境况产生了深深的同情,而造成丽娘悲剧的不是她的父母,正是那禁锢人们思想和行动自由的封建伦理制度。故事到这里,我们不禁萌生了对扼杀人性的封建礼教的憎恶之感。
  然而,风华正茂的杜丽娘表面柔弱顺从,内心却不甘于这般平平淡淡的生活,在丫头春香的“怂恿”下,杜丽娘偷偷来到了后花园。明媚的大自然唤醒了她的青春热情,压抑在心中的满腔热情喷涌而出,她第一次发现了自己的生命和春天一样美丽。美丽的春天却无人欣赏,于是杜丽娘发出了“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3]的感叹。这不仅仅是杜丽娘对美丽春景无人欣赏的惋惜,更是她对自己美好青春转瞬即逝,而又无能为力,不能自主的苦闷之情的抒发。《游园》一出,有力地表达了汤显祖对封建制度扼杀美、扼杀青春的无情揭露和批判。
  在“游园”的感伤下,杜丽娘回屋“惊梦”。梦见一书生手拿柳枝要她题诗,后被那书生抱到牡丹亭畔,共成云雨之欢。杜丽娘醒来后,恹恹思睡,第二天又去花园,寻找梦境。无果而归,失望之下相思成病,形容日渐消瘦,终因情而死。《惊梦》一出,表现出封建社会妇女内心的痛苦和对自由、对真爱的向往。[4] “因情而死”的故事安排彰显了汤显祖对大胆追求自由爱情的这种行为的肯定和赞美。
  广州府秀才柳梦梅,原名柳春卿,因梦见在花园中的梅树下与一美丽女子幽会,心情难以平复,故改名柳梦梅。柳梦梅去临安考试,走到南安时,病宿梅花庵。病渐好时,他偶游花园,恰在太湖石边拾到丽娘的春容匣子,回到书房,把那春容挂在床头前,夜夜烧香拜祝。阴间的杜丽娘大受感动,与柳生欢会。二人全然不受封建礼教的束缚,大胆享受自由爱情的滋润。后在石道姑的帮助下,丽娘得以还魂,历尽磨难,终于与柳梦梅有情人终成眷属。
  “为情而生”更加增添了《牡丹亭》的艺术魅力,成就了被后人所津津乐道的“至情论”。“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这一大胆而富于创新的故事安排,有力地肯定了人性,充分彰显了勇于冲破封建礼教束缚的人文主义精神。
  (二)人物性格中彰显人性色彩
  《牡丹亭》中丰富生动的人物形象向来是被读者所津津乐道的。主要人物杜丽娘青春、美丽、热爱自由;书生柳梦梅知性、秀气、个性解放;丫头春香大胆、活泼、向往自由;他们是充满朝气和梦想的青年男女。杜宝夫妇和儒生陈最良迂腐、守旧而不知变通,他们是封建礼教调教出来的典型代表。其余人物像石道姑、判官、花仙等虽都只是配角,也个个经得起我们细细品来。
  杜丽娘的形象是一个光辉的典型,汤显祖通过这个形象,表达了在封建礼教的重压下,广大青年男女要求爱情自由和婚姻自主的呼声,暴露了封建礼教的虚伪和腐朽,以及它对人们幸福生活和美好理想的摧残。
  杜丽娘日常的行为举止,丝毫不违背她作为名门闺秀的身份,她在作品开始时,是一个美丽聪明的少女,带有贵族小姐普遍的特点——温柔、驯顺、稳重。她本人也打算用严格的礼教来约束自己的言行,她去游玩空寂无人的花园,还想到“步香闺怎便把全身现”[5],这是现实环境造成的她的性格的一面;但在另一面,当杜丽娘独处深思时,却不由自主地发出对“才子佳人”、“密约偷期”的倾慕;在更深的一层,当完全摆脱现实束缚,进入梦境时,她潜在的欲望便充分地活跃起来。其实,真实的丽娘是一个热爱自然,热爱生命,热爱自由的知性女子,她有自己的人生信念,并且勇于面对自己内心的真实情感。故事发展到高潮,杜丽娘为了坚守自己的人生信念,更不惜以生命为代价。
  杜丽娘在礼教束缚下的复杂而细腻的哀愁和坚定执着的反抗性格以及对爱情出生入死的追求,一方面是对黑暗现实的控诉,另一方面也是对男女自然情欲的肯定。她为情而死,为情而生,可谓“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这也奏出了时代的最强音,这些元素构成了杜丽娘绚丽多姿的个性特征。
  总之,杜丽娘身上处处闪烁着人性的光辉,她爱美,爱青春,爱生命,爱得大胆,爱得炙热,沉着坚定,至死不渝。
  除了主人公杜丽娘,作品中的其他主要人物也各自具有生动的个性特点,从不同层面蕴涵了作者的人文主义情怀。
  作为杜丽娘的爱人,柳梦梅同样有着杜丽娘般的痴情,尤其是他拾到杜丽娘的画像后,每日烧香顶礼膜拜,喜爱有佳。在被杜宝拷打时,也表现出他维护爱情尊严的坚毅性格。而且作为熟读四书五经,后高中状元的高等知识分子,他却没有受到封建礼教的束缚,反而和杜丽娘一样,大胆地追求自由爱情,坦然面对心中真实的感受和欲望。可以说,柳梦梅是汤显祖心目中理想知识分子的一个代表。   丫头春香是一个光彩照人的艺术形象,她热情、大胆、天真、活泼,也具有自由的天性。《闺塾》一出中,作者通过春香俏皮可爱的语言和行为特点,对迂腐至极的老师陈最良进行了可笑的捉弄,不自觉中春香向封建礼教进行了无情的嘲讽和批评。
  陈最良和杜宝两人,头脑中充满了封建统治阶级的正统思想,迂腐僵化,执迷不悟,在《牡丹亭》中我们处处可以感受到汤显祖对他们的嘲弄和深切的同情。重要的是,他们都是封建礼教的牺牲品,这就更为深刻地揭露了封建礼教吃人的本质,从反面彰显了作者肯定人性,反对封建礼教束缚的人文主义精神。
  二、理性的思考,执着的追求
  人是有思想、有头脑的,能够独立思考真理、追求真理。这是人文主义精神所倡导的理性的实质。那么,《牡丹亭》中的所倡导的真理是什么?笔者认为就是对封建礼教的否定,对自由、对爱的大胆追求。
  在《闺塾》一出中,《诗经》的第一篇《关雎》,被封建卫道士陈最良说成是宣扬“后妃之德”的范文。陈最良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是幽闲女子,有那等君子好好来求她。”,春香只问了一句:“为甚好好的求她?”,封建文人曲解《诗经》的谬误便不攻自破。[6]
  陈最良的谬误不但没有迷惑住杜丽娘,却引发了丽娘“人而不如鸟乎?”的感叹。在杜丽娘看来,这是一首歌颂爱情的情诗。游园之后,杜丽娘发出更为深沉的感叹:“吾生于宦族,出于名门。年以及笄,不得早成佳配,诚以虚度青春。”然而,杜丽娘对爱情的渴望在当时社会现实下是不可能实现的,所以她又发出了沉重时代的呼声:“这般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愿,便酸酸楚楚无人怨。”最后,杜丽娘带着“可惜妾身颜色如花,岂料命如一叶”的叹息和泪水进入梦乡,在梦中她见到了清秀帅气的柳梦梅,实现了自己爱的愿望,但梦醒却留下更加痛苦的思恋,日日思慕梦中的这个男子,终于抑郁而死。[7]
  杜丽娘为了追求到自己梦中的情人,出生入死,寻寻觅觅,至死不渝,死后也还要在冥冥之中与情人幽会,这种执着的超越生死的追求使得她的爱情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
  杜丽娘没有受到封建礼教的束缚和桎梏,她对自己内心对爱情的渴望做出了理性的思考和执着的追求。最终她以自己真挚的情感和勇敢的追求“战胜”了封建礼教,与自己的爱人得以厮守终生,幸福生活。这样的结局彰显了汤显祖对理性的肯定和赞美,也寄托了他的人生理想和美好愿望。
  三、超越时代,坚忍不拔
  人是有灵魂的,可以追问、追求生命的意义。我们时常探讨生命的意义何在,笔者认为人活着就应该思考,就应该探索未知的世界,应该实现自身的价值。在探索过程中,我们必将面对众多的艰难险阻,但不应该退却。我们应该为追求真理,实现理想努力拼搏,积极进取,坚忍不拔,彰显一种超越时代的霸气。
  《牡丹亭》中的人物也具有这样的精神特质,最显著、最真切的仍旧是那说不尽的杜丽娘。从前面的版块中其实就已经反映出杜丽娘在这一版块层面上的精神特质。不论人性、理性、还是超越性,这些都是一脉相承的,互相联系而缺一不可的,缺了就不是杜丽娘了,也便不是《牡丹亭》了。杜丽娘生于那个时代,却又超越了那个时代,她对自由爱情的至死不渝的追求在鞭挞封建制度的同时,也给当时无数深受封建礼教束缚的妇女树立了榜样,指明了方向。在当时背景下,妇女没有独立自主的社会地位,没有丝毫行动的自由,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更无法得到理想的爱情。《牡丹亭》的问世,杜丽娘的出现,仿佛一个传声筒,抒发出了她们内心的苦闷,引起了她们内心深深的共鸣。杜丽娘执着坚韧地追求,以死换来了理想的爱情,现实中的众多女子却未必能够如愿以偿,但是我们仍然要看到“前途是光明的”。
  从这个层面看,《牡丹亭》具有历史超越性,彰显了一种敢于突破常规、敢于走在时代前沿的人文主义精神。
  四、《牡丹亭》人文主义精神的历史局限性
  作为影响极大的主情扬性之作,《牡丹亭》表现出激情驰骋、辞采华丽的浪漫主义戏剧风格,也抒发了汤显祖赞美人性、理性和超越性的人文主义精神。这种大胆的艺术创作精神在当时的封建社会是难能可贵的,但是我们也必须看到,《牡丹亭》其实还未从根本上跳出“发乎情,止乎礼义”的传统轨道。
  在《牡丹亭》的前半段中我们可以看到汤显祖竭力为深受封建礼教压迫的青年女性呼吁自由和解放,但是后半段在总体上还是遵理复礼的篇章,作者并没有彻底实现其以情代理的哲学宣言。当杜丽娘死而复生之后,跟柳梦梅成亲了,柳梦梅还得去考状元,杜丽娘也做起状元夫人来,柳梦梅与老丈人杜宝的矛盾已经成为统治阶级的内部家庭矛盾。皇帝赐婚意味着这个婚姻是被封建统治阶级所肯定的。最终,有情人的终成眷属是建立在对封建制度的妥协的基础之上。汤显祖个性解放的思路尚未从根本上摆脱封建藩篱,而只是对其中某些特别戕杀人性、极其违背常情的地方进行了理想化的艺术处理。
  尽管如此,汤显祖仍是封建时代中勇于冲破黑暗,打破牢笼,向往烂漫春光的先行者。《牡丹亭》也成为古代爱情戏中继《西厢记》以来影响最大、艺术成就最高的一部杰作,杜丽娘已经成为人们心中青春与美艳的化身,至情与纯情的偶像。
  结语:
  以上便是笔者对汤显祖所著《牡丹亭》中人文主义精神的探析。一曲爱情的恋歌感动了一代又一代的青年男女。剧中赞美的勇敢追求自由爱情的反叛精神,折射出中国古代先进的青年男女与封建礼教顽强抗争、追求自由解放的心理路程,在中国文学史上具有非凡的思想意义。他们追求爱情自由的伟大举动启发我们积极地追求和把握自己的命运,不被世间无谓的束缚所累,听从生命的感召,顺应时代的发展。在探析其人文主义精神的过程中,我深刻地感受到了《牡丹亭》绚丽的艺术魅力,加深了对戏剧大师汤显祖的无限敬仰之情。
  参考文献:
  [1]沈德符.顾曲杂言[M].北京:砚云书局,1775
  [2][3][5][6][7]汤显祖.牡丹亭[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63
  [4]朱东润.历代文学作品.下编.第一册[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
  作者简介:邵鲁琳(1987-),女,汉族,山东烟台人,辽宁师范大学研究生。

系统分类:农学 >> 花卉种植

评论
请登录再发布评论,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本网站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