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首页 > > 正文

儒家学说对人体养生学的意义


2015-04-14

  摘要:运用文献资料、逻辑演绎阐述了儒家的修身养心、仁寿相兼,重礼和节、养生延年,演练六艺、调养情性理论对我国传统养生学形成和发展具有积极而深远的意义。

  关键词:儒家;孔子;人体养生学
  儒家学说是由孔子创立的,并以孔、孟之道为基础的我国先秦时期最主要的学派。他们宣扬仁、义、礼、乐,以“仁爱”为立身的核心,以“中庸”为行为准则,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太下”为己任。这种伦理道德观念,不仅成为历代封建王朝巩固统治地位的思想武器,而且几乎成为中国传统思想和文化的代名词。虽然儒家学说不专以养生保健、抗衰老为
  主要目的,更与“崇尚清静无为”,专门从事神仙修道的道家有很大的不同。然而,他们所提倡的修身养心,追求人生自我完善的道德行为均蕴含着养生保健、延年益寿的基本原则
  和方法。为此,本文运用文献资料、逻辑演绎,试图用儒家思想对我国传统养生学形成和发展的影响进行研究,做到“古为今用”,为人们的养生保健提供借鉴。
  1儒家思想
  1.1修身养心,仁寿相兼
  由儒家学派创始人――孔子倡导的“仁爱”、“中庸”等伦理道德观念,既是儒家自我完善的核心内容和行为准则,又是修身养心、养生保健、延年益寿的重要内容。孔子所说的
  “仁爱”思想,包含了孝、悌、宽、信、敏、惠、俭、恭、谦、温、毅、勇等道德行为规范。它要求人们把自我完善放在极其重要的位置,为人要忠恕,待人应宽厚、宽容,施人以恩惠,处事应刚毅、果断,处世应守信、谦虚,不要一味追求功名利禄,在日常生活方面应节俭,不奢侈浪费,待人要恭敬、有礼貌等等。从这些方面进行自我修养,就可以达到“仁者不扰”、“君子坦荡荡”①的思想境界。一个人若能做到无欲无求,不贪求名利、富贵,内心自然会淡泊,这样就能清静气和、无忧无怨、思无邪。儒家提出的“仁者寿”的观点,反映了修身与长寿的内在联系。
  养心与修身二者是紧密相连的,在修身的同时,也包含着养心。例如,孟轲在《孟子》中指出:“养心莫善于寡欲”②。儒家在提侣仁爱修身的同时,还以正心、收心、养心来追求自我完善。为了更好地养心,他们还提倡以“心斋”,就是通过摒除一切杂念,意念守一,呼吸细长,耳不听闻,只有心能感觉,进而使神、气合一,让自然之气随呼吸而出入,进入一种清虚、纯静的境界。这一种崇尚自然天地之气,用绵绵细长的自然呼吸方法,不加任何主观的意念去控制干扰。这种“心斋”气功方法简单,操作方便,能起到养心的良好效果。
  儒家除了修身养心之外,还提倡孝悌、中庸。孝悌是儒家“仁”的内容之一,他们强调孝悌,竭力主张对父母长辈不仅要尽心奉养,而且要十分敬重。中庸是儒家的思想和行为
  法则的准绳。所谓“中庸”,就是要求人们的行为、待人处事做到不偏不倚,允执其中,审时度势,灵活变通,既不能太过,也不能不及;并用“礼”作为衡量太过和不及的准则,用“礼”来约束自己,以行“中庸之道”。“中庸”的观点,实质上是一种自我调节的方法,使自己在各方面,如饮食、起居、情志、劳作、活动等方面,既不要太过,也不可不及,而应适度、相宜。这种自我调节的方法,其目的在于调和气血阴阳,使人体在与外环境适应的同时,保持并调节内环境的平衡,是儒家养生之道的根本方法。
  1.2重礼和节,养生延年
  儒家所提倡的“礼”,虽然并非专为养生保健、延年益寿而设,然而,其中有许多内容却包含着深奥而实用的养生保健方法,所以,成为儒家流派养生学说的重要组成部分。
  《论语》全书中提及“礼”有75处之多,可见孔子对“礼”是十分重视的。孔子所强调的“礼”,除了治理国家的典章制度,复杂的礼节仪仗之外,还广泛涉及人们日常生活的要求和规定,如饮食卫生、生活起居、情爱优生等均有论及,成为儒家抗衰老、养生保健的重要方法。把它归纳起来,大致可分为3个方面。
  (1)生活起居之“礼”:儒家对日常生活中的睡眠、衣着均有具体的规定和要求,例如,睡眠时不可采取仰天挺尸状的姿势,并且不能讲话,应静静地安然入睡。后世由此而总结
  出一套有助于延年益寿的“睡功”。清代著名养生家曹慈山总结的睡诀是:“相传夷安睡诀,左侧卧屈反是”③。儒家提倡的这种睡眠姿势,即俗语所说“卧如弓”。这种卧姿已被现代医学研究证实,对养生保健有良好的功效。“寝不尸”、“寝不语”也是有一定的科学根据的。唐代医学家、养生家孙思邈在《千金要方》中对“寝不语”作了简要的解释:“寝不得语言者,言五脏如钟磬,不悬则不可发声。”这段话的大意是,卧而言语发声,有损于五脏之气,有碍于健康。
  在衣着方面,儒家提倡“居不容”的观点。所谓“居不容”,就是指在家时,不必像待客人那样穿戴得衣冠整齐,可以轻裘缓带,悠然自得。按照儒家“礼”的要求,在朝见君侯,
  晋谒卿相,待客访友,出门办事的时候,必须衣冠整洁、端庄,不可粗服乱发,不修边幅。但在家休息时,则可宽衣解带,免冠披发,闲庭信步,无需一味守“礼”。同时,儒家还主张在夏季应穿容易透汗的衣服,到了冬季则应穿能够保暖的厚衣裘皮。这些都是顺应四时,符合卫生要求的,对养生保健方面有积极的意义。
  (2)饮食卫生之“礼”:孔子提倡“食不厌精,脍不厌细”④,是指食物要选择,烹饪加工要讲究方法,以求丰富的营养和易于消化吸收。即使是普通的鱼、肉、蔬菜、瓜果,只要原料新鲜,加工精细,烹饪得法,便可以成为美味佳肴,既营养丰富,又有益于身体健康。孔子提出:“食信而偈,鱼馁而肉败不食。色恶,不食。臭恶,不食。失饪,不食。不时,不食。割不正,不食。不得其酱,不食”⑤。“七不食”对食物的质量、加工、佐料以及进食时间等方面都提出了具体的要求。儒家还强调饮食要有节制,不可过量,不要暴食暴饮等都是符合饮食卫生的。
  (3)情爱优生之“礼”:儒家“礼”的内容还涉及生活中的情爱、婚娶、优生优育等方面。在《礼记・礼运》中说:“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孟轲在《孟子・告子》中也说:“食色,性也”。比较客观地提到了男女之问的情爱,夫妻之间的正常感情。情爱婚娶、繁衍后代的大事,如同饮食、呼吸一样,是人类生存和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儒家并不主张禁欲,不过他们又强调男女、夫妻之间的情爱不能过度,而应当有节制,尤其是年青夫妻,不宜纵欲。孔子说:“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⑥。孔子这段话第一句的意思是:少年时期,血气未宁定,应当戒在好色上。儒家既反对禁欲,又反对纵欲,这样,不仅能调和阴阳之气,和谐情感,而且能护养精气,有益于身心健康和延年益寿。在婚姻嫁娶方面,按照儒家“礼”的规定,不准近亲结婚,这对优生优育是颇有裨益的。   1.3演练六艺,调养情性
  儒家创始人孔子,在向学生讲授“六经”之余,十分注意对学生进行“六艺”的传授和演练。通过“六艺”演练,能够疏通筋骨,灵活关节,和养气血,使人全身气血畅流,保持心情愉快,这对身心健康、延年益寿是十分有益的。因此,“六艺”演练也是儒家抗衰老的有效方法。
  孔子所传授的“六艺”,即礼、乐、射、御、书、数6项技艺。在一般人的眼里看来,儒学之士都是一些“手元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其实这是一种误解,没有看到“六艺”演练对他们的健身作用。孔子本人就是一位身材高大、体魄健壮、勇猛有力的人。据《史记・孔子世家》记载:“孔子身长九尺有六寸,人皆谓之长人而异之。⑦,岗代的尺比现在的尺短,1尺为现在法定单位19.91cm,折算起来孔子身高约为1.91 m,可见他的身材是很高大的。《吕氏春秋・慎大览》中说:“孔子之劲,举国门之关,而不肯以力闯”⑧。这说明孔子一生是非常重视习练“六艺”的。
  “射”是“六艺”之中的一艺,是儒家十分重视的一种技艺。孔子经常向学生传授射箭技艺。据《礼记・射义》记载:“孔子射于矍相之圃,盖观者如堵墙”⑨。孔子射箭时,围观的人那么多,说明他的射箭技艺是非常精湛的。孔子的学生也大都善于射技。射箭这项技艺,既可锻炼臂力,又可运动全身,经常练习可以使人身强体壮,所以,射箭活动是一种健
  身和抗衰老的有效方法。
  “御”就是驾驭车辆的技艺,是儒家“六艺”中一项必修的技艺。孔子和他的学生,均有一手高湛的驾车技艺。驭车是一项比较剧烈的运动,就是驾驭牛车、马车,也需要活动全身,着力运动。因此,儒家的“御”是一项很好的健身运动项目。
  “六艺”中除了礼、射、御之外,还有乐、书、数三艺,这三艺虽然不属于体育运动的范畴,但它们有修生养心,自我修养的功效,从我国传统养生学的视角看,儒家的“六艺”演练,可以达到健筋骨,和气血,调养情性,怡神养心的目的。
  2 儒家养生理论对我国传统养生学的影响
  儒家养生理论大都属于道德修养,基本上属于心理养生的范畴,它对我国传统养生学的形成和发展具有积极而深远的意义。
  首先,儒家阐明了道德修养与寿命的关系,提出“仁者寿”、“大德必得其寿”的观点,要求人们修身以道、修道以仁。这一观点对我国传统养生学的形成和发展有很大的影响。因为只有道德高尚的仁者,才能“己所不为,勿施于人”。一个人如果从来不做损人利己的亏心事,心中自然会坦坦荡荡,无忧无虑,这对健康长寿是十分有益的,正如孔子自己感受的那样,“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而一些见利忘义的小人,整天打个人的小算盘,患得患失,宠辱皆惊,这样必然会有损于自己的寿命。
  同时,儒家所提倡的“仁”,还包含了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所以,我国历代养生家均竭力提倡:善养生者,必须注重道德修养,养生贵在养心,而养心重在养德。例如,三国时期著名养生家嵇康在《养生论》中就明确提出:“修性以保神,安心以全身”的观点,认为“形神相亲,表里俱济”,就能达到健身祛病,延年益寿的目的。唐代孙思邈也指出:“夫养性者,所以习成性,性自为善……性既自善,内外百病皆不悉生,祸乱灾害亦无由作,此养生之大径也”⑩。孙思邈的这段论述,是对儒家“仁者寿”的最好注解。然而,司马迁说的“精神不用则废,用之则振,生则足”则是对“仁者寿”的发挥。古今中外,大量的事实证明,心神愈用愈灵。用神,就是脑力劳动,也可以说明智者善于用神,直到古稀之年,仍能神清智聪,老而不衰,才能做到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从儒家的修身、养心、孝悌、中庸中,他们所主张的“仁”已大超过《说文解字》中所说的“仁,亲也”的意思。从养生学的观点看,它已属于致寿之道。通过后世养生家的引申发挥,已经成为我国传统养生学的重要学说和手段。汉代大儒董仲舒在《春秋繁露》中说:故仁人之所以多寿者,外无贪而清净,心和平而不失中正,取天地之美以养其身,是且多
  治”。这种“仁者寿”的观点,对我国传统养生学的形成和发展有很大的影响。例如,孙思邈提出的“人之寿天,在于樽节”,就是通过道德修养以节制情欲,以达到健康长寿的目的。所谓“樽节”,孙思邈在《千金要方》中作了具体的说明,即分为12少:少思、少念、少欲、少事、少语、少笑、少愁、少乐、少喜、少怒、少好、少恶,被称为养生长寿的l2少樽节法.一直流传至今,仍被我国养生学家所重视,并加以具体运用。
  儒家提出的许多衣食住行与养生保健关系的观点,亦为我国历代养生家所推崇,并付诸于实践,为我国传统养生学的形成和发展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孔子提出的“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七不食”、“食不语”等,是我国古代有关饮食卫生最早的文献记载。孔子认为,非但人们饮食的选料要讲究新鲜,并且在烹调上也要求一番斟酌取舍,这是因为饮食选料如果粗恶甚至变质,吃了不仅口感不佳,弄得不好还会导致肠胃疾病,损害身体健康;再说,如果烹调的食品美昧可口,还可以促进人的食欲,并不只是一种口福而已。所以,孔子的这些饮食卫生的观点无疑是科学的。
  孔子认为:“寝处不时,饮食不节,劳逸过度,疾共杀之”。因为无论过于劳累或安逸,都会影响身体健康,甚至使人生病。因此,在日常生活中生活要有规律,劳逸要适度,才有益于健康长寿。为此,儒家对日常生活中的养生保健也非常重视,并提出了许多科学的观点和方法。例如,儒家提倡要根据不同的季节更换衣服;讲究饮食卫生,把住“病从口入”关;居处方面提出不要过于安逸舒适;行为方面提出了三戒:戒色、戒斗、戒得。儒家提出的日常生活中的这些养生观点和方法,至今仍为人们所乐道,对我国传统养生的形成和
  发展都有着深远的影响。
  注释:
  ①论语・宪问。论语译注:145
  ②论语・雍也。论语译注:62
  ③曹慈山・老老恒言-安寝篇:1-2
  ④⑤论语・乡党。论语译注:102
  ⑥论语・季氏。论语译注:176
  ⑦史记・第六册。中华书局。1959:1909
  ⑧吕氏春秋校释。第二册。学林出版社,1994:845
  ⑨周礼・仪礼・札记.岳麓书社,1989:542
  ⑩孙思邈・千金要方。卷27.养性。

系统分类:健康 >> 养生保健

本站为纯公益性文化知识交流分享网站,旨在促进文化知识学习、交流与传播。
此文章资料由本站转载于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传播文化知识。仅供学习、研究使用。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和隐私权,请您将文章资料的网址发送到邮箱xuehuile@126.com,本站将马上删除。
违法、违规与不良信息投诉举报邮箱xuehuile@126.com,如果您发现不良信息,请您将文章资料的网址发送到邮箱,本站将马上删除。
此文章资料网址:http://m.xuehuile.com/thesis/0fca4c228d114a53b88164921b8349bf.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