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首页 > 学术社区 > 论文 > 正文

幼儿教师教育信念的基本特征及影响因素


分享到:
评论(0)|2015-04-09|发布:alisa |收藏

  【摘要】教师的教育信念是教师在教学情景、经历等实践中对教学工作、自身角色、课程、学生、学习等因素所形成的信以为真的观点。在实践性知识、幼儿园文化、性格特征和家长等因素的影响下,幼儿教师的教育信念体现出整合性、开放性、以教育教学信念为中心、个人宣称信念与隐蔽行动信念存在潜在冲突等四项基本特征。

  【关键词】教育信念;幼儿教师
  信念是个体对人、自然和社会基本的认识、理解以及假设的确信。它是人们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精神支柱,是激励人们按照自己的理念进行活动甚至创造未来的一种心理动力[1]。教师在专业成长过程中,也会对与教育教学相关的人或事拥有各种各样的认识和理解,形成一定的思想、观念和理解。但是,并不是所有的思想、观点和理想都可以成为其教育的信念。只有当教师的种种思想、观念、理想与自身的经验、认知、情感发生共鸣并为教师本身所确信和坚信,进而内化为其精神追求时,才可称为教育信念。鉴于此,教师的教育信念是教师在教学情景、经历等实践中对教学工作、自身角色、课程、学生、学习等因素所形成的信以为真的观点[2]。
  幼儿教师是幼儿教育实施的主体,幼儿教师的教育信念内隐于教师的教育教学行为与价值取向当中,指导和支配着教师在教学计划制定、教学实施、教学评价各个环节中的选择和决策。随着市场经济体制和应试教育制度的逐渐深入,幼儿教师的教育信念面临着严峻考验。幼儿教师教学效能感、认知类信念、教学活动信念、自我感知与评价观和自我效能感等方面在幼儿教育非义务性、市场化、形式化的背景下逐渐产生动摇。同时,幼儿教师自身的自我建构和相关社会文化因素也使其教育信念呈现出一定的特征。
  1 幼儿教师教育信念的基本特征
  1.1 幼儿教师的教育信念具有一定的整合性:无论从中文的字面含义、英文对应词汇的用场还是从信息系统的构成要素来看,“整合”一词都被一般性地理解为:按照统一标准,实施数据集中,在此基础上进一步使有交叉的工作流彼此衔接,通过一体化的举措而实现信息系统资源共享和协同工作。换句话说,整合的精髓就是将分散的要素组合在一起,以形成一个有效率的整体。教师在自己人生经历和教学生活中拥有许许多多的信念,这些信念相互接纳、紧密相连,形成一个协调统一,具有个人意义的信念系统[3]。这种与教育教学相关的,以“簇”的方式储存的个人信息库若要保持稳定且高效地引导教师的实践行为便需要各方面信念间的整合和各方面信念内部的整合:一方面,各方面信念间的整合,即信念系统的整合。虽然已有文献对教师信念基本结构的观点尚未统一,但关于教育者自身的信念、关于教育教学的信念和关于受教育者的信念等是教师们普遍拥有的信念。这三方面的信念不仅有针对性地引导着教师某一方面的行为,而且相互影响与改变,通过整合形成一个有机的层次结构,提高了教师信念引导教学行为的有效性。另一方面,各方面信念内部的整合。无论是关于教师自身的信念,还是关于教育教学的信念都不是分散而凌乱的。每一方面信念内部的逻辑关系也有助于教师单个信念的形成、巩固与完善,以全面地引导、监督和规范教师的实践行为。
  1.2 幼儿教师的教育信念体现开放性的特征:“开放”的原意是解除封锁、禁令、限制等,后被引申为认识或接受外来事物,关注外部世界。教师信念是教师知识和观念的一部分,是教师在教育教学实践中的取向或假定。根据已有文献,教师的教育信念来源于很多方面。教学经验、教育理想、生态环境、学校文化、学校同事等因素均会在不同程度上影响教师信念的形成与转变。然而,信念的转变是教师的主动行为,只有教师愿意关注外部世界的种种变化,接受各种因素的影响,其信念才会随着转变消极信念意识的产生和冲突的发生而发展、转变与完善。教师对先进教育教学理念的学习和对自身教育教学实践的反思是其教育信念开放性的表现:一方面,终生学习的观念使教师时刻处于继续学习的状态中。教师只有开放性地吸收和借鉴先进的教育教学知识和观念,将其内化到自身的观念中,成为其教育信念的一部分,才能更好地指导自身的教育教学实践;另一方面,随着实践性知识的不断积累和工作环境、任务的不断变化,教师对学生、教育教学、工作环境、自我以及人际关系的认识也逐步发生变化,原有的信念在多重因素的影响下面临冲突。这也需要教师在综合考虑上述因素后开放性地接纳实践的变化,调整和转变消极的教育信念,以提高教育教学的质量和水平。
  1.3 教育教学的信念是教师信念系统的中心:信念系统是教师信念的存在方式。“它是个体持有的一套相互一致、相互强化或者相互支持的信念和证据所组成的系统,既有认知性的也包括情感性的”[4]。原子物理学中的原子聚散学说不仅使“教师信念”的研究者们发现信念系统的存在,也使其形成了每个人的信念系统中都包含了无数信念的观点,发现了教师信念是以“中心-边缘”的方式聚合在一起的簇状结构这一本质。他们认为,教师的教育信念包括基本信念和派生信念两大部分。每种信念的重要性不同,对行为的影响也各不相同。中心的教育信念是最强烈的信念,它一旦发生改变会导致其他方面的教育信念发生改变,且直接影响着整个教师教育信念系统的变化[5]。对教师而言,教师的主要工作是教育教学。教师对自身教育教学目的、内容、方式和评价等方面的认识和看法不仅直接影响着教师对教育目的的确定、教学内容和教学方式的选择、教学评价的实施等的实践行为,也影响着教师对学生、自身角色、环境创设以及人际关系等其他方面信念的形成与转变。因此,教育教学的信念是教师信念系统的中心。幼儿教师关于幼儿的信念、关于教师角色的信念、关于环境创设的信念以及关于人际关系的信念等不仅被教师个人因素和社会文化因素所影响,也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其教育教学信念的影响与制约。
  1.4 个人宣称信念与隐蔽行动信念存在潜在冲突:“由于支配任意行为的信念都是多元而复杂的,以至于很容易使人误解为信念与行为的不一致。然而,之所以会出现‘个人行为’与‘所持信念’间的矛盾是因为一个人同时持有许多不同心理重要性的信念,且这些信念在不同的情境中占据着不同的主导地位。其实质并非‘信念与行为之间存在不一致’,而主要表现为不同类型信念间的分离,即个人宣称信念与隐蔽行动信念的不一致”[6]。根据已有研究,教师在具体的教学实践中将受到两类理论的影响,即外显的“倡导理论”和内隐的“运用理论”。外显的“倡导理论”是教师所认同的信念,它存在于意识水平,不能对教师的教学行为产生直接的影响。而内隐的“运用理论”是教师行动中的信念。这种知识深深地植根于教师的潜意识中。它虽直接对教师的教育教学行为产生重要影响,却不容易受新信息的影响而产生变化[7]。外显的“倡导理论”即个人宣称信念,是指被研究者在访谈过程中通过语言符号陈述的理念,是被研究对象意识到的信念。而内隐的“运用理论”即隐蔽行动信念,是指在被研究者的教育教学行为背后体现出的教育信念,通常不被研究对象意识到。个人宣称信念与隐蔽行动信念的潜在冲突是对教师教育信念及教学行为不一致的有力解释。   2 幼儿教师教育信念的影响因素
  2.1 实践性知识是教师教育信念的主要来源:教师实践性知识是指“教师在面临实现有目的的行为中所具有的课堂情景知识以及与之相关的知识。这些知识是教师教学经验的积累[8],是“个体知识向智慧转化的中介,也是生成信念、提升教养的中介”[9]。学科内容知识、学科教学法知识、一般教学法知识、课程知识和教师自我知识是其主要的构成要素。它们在实践中相互联系、密不可分,使教师定位于自己的教学情境并在情境中行动[10]。教师在长期的教育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知识和经验,并将其与先前的教育理念进行对比和思考,再通过同化和顺应使其成为自身观念的一部分,形成个体独特的实践性知识体系。教师正是通过对这些实践性知识的反复运用和思考明晰自身对学生、教育教学、学科课程、自身角色等的种种观点和看法,在不断地验证中形成和发展自身的教育信念,建构和完善自身的教育信念系统,为后继的教育教学行为提供启迪和参考。因此,正确而合理的实践性知识为教师教育信念的形成奠定了基础,成为教师教育信念的重要来源之一,影响着教师各方面教育信念的形成、发展和完善。
  2.2 幼儿园文化是完善教师信念的内在动力:信念既是现实生活在人的精神世界的某种内化,也是群体性文化因素的选择性积淀。阿布鲁、毕晓普和庞佩尤(Abreu,Bishop和Pompeu)的研究表明,“信念植根于一个非常基本的层面,是社会生活的产物,因为信念是由所在的社会文化决定的”[11]。任何观念和知识的形成和发展都离不开特定的社会文化背景。一定时期内的经济和文化发展会在无形中参与到信念的形成和转变过程中来,使教育信念体现出时代性和个人化的特征。“学校文化是孕育教师信念的主要温床”[12]。由教师的假设、价值观和做事方式等组成的整体联动的隐性或显性的学校文化不仅直接影响着教师信念的形成,也推动着教师群体文化和共同愿景的形成,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个体教师教育信念的发展和转变。幼儿教师社会生活的场所主要是幼儿园,幼儿园隐性的文化贯穿于幼儿教师教育信念形成、发展和转变的始终,对教师教育系统的调整或重建具有引导、监督和评价的作用。因此,幼儿园文化是完善教师信念的内在动力。
  2.3 性格特征赋予教师教育信念个人化色彩:性格特征是影响一个人对现实的态度和行为举止的认识、情感和意志活动等方面的本质特征,包括性格的态度特征、性格的意志特征、性格的情绪特征和性格的理智特征等几个方面[13]。性格特征作为人类行动的指南不仅可以直接影响人的处事方法和生活方式,也会影响个体对于人、自然和社会的基本认识、理解和假设,赋予其个人化的色彩。教师的教育信念是教师在专业成长历程中形成的,与教育教学有关的,以“簇”的方式储存的具有个人化和情景化的个人信息库,而教师教育信念的个人化色彩正是受到教师自身性格特征的影响而逐渐凸显的。因此,教师的性格特征也是影响教师教育信念的主要因素之一。
  首先,态度特征对信念的影响。个人与社会、集体、个人的关系以及对待自己的态度等是性格态度特征的主要表现。小雨老师为人热情,喜好交友。这一性格促使她常常主动与家长和同事进行交流,并逐渐形成“家长和老师是合作伙伴”、“同事即‘战友’”的信念。而对工作兢兢业业却不爱张扬的个性也使其逐渐巩固了“领导毕竟是领导”的观念,在实际工作中尽量服从领导的安排,并与之保持一定的距离。
  其次,意志特征对信念的影响。意志特征即人在对自己行为的自觉调节方式和水平方面的特征。小雨老师关于自身专业发展的信念—“我离‘骨干教师’还有些差距”正是受到自身积极上进等意志特征的影响。她不仅自觉主动地反思自身专业发展中存在的问题,还能够自觉控制其继续学习的行为。
  第三,情绪特征对信念的影响。一个人稳定的经常表现的特点就是他性格的情绪特征。小雨老师对学前儿童始终持有一种由衷的欣赏和热爱。这种爱不仅促使她形成并巩固了自身的幼儿观,而且还间接影响着其对自身角色和任务的定位,影响着关于教育教学方式和评价的观念。
  最后,理智特征对信念的影响。性格的理智性是指人在认知过程中的性格特点。在小雨老师的教育信念系统中,大部分的信念均来源于科学的教育教学理念。如“‘环境’是孩子的第一位老师”、“‘生活化’是环境创设的主要内容”、“家长和老师是合作伙伴”等都是经过她本人对教育理论的认识、了解、认同和逐步内化而形成的较为理智的看法。
  2.4 家长因素是教师信念存在潜在冲突的根本原因:家长是幼儿园教育获得广泛理解和支持的重要桥梁,是幼儿教师的重要合作伙伴。正如苏霍姆林斯基所言:“儿童只有在这样的条件下才能实现和谐的全面发展,就是两个‘教育者’(学校和家庭)不仅要一致行动,要向儿童提出同样的要求,而且要志同道合,抱着一致的信念,始终从同样的原则出发,无论在教育的目的、过程和手段上,都不要发生分歧”,否则“没有这种一致性,学校的教学和教育过程就会像纸做的房子一样倒塌下来”[14]。因此,家长的支持和配合成为幼儿教师开展工作的前提条件,成为影响幼儿教师教育信念的关键因素。积极和谐的家园关系不仅有利于为教师营造舒适的心理氛围,尽职尽责地完成自身的教育教学工作,同时也有利于教师主动对内隐的应用理论进行反思,有意识地将外显的倡导理论应用到教学中去。相反,不和谐的家园关系则将迫使教师在实践中过多地迎合家长的要求,令原有的教育信念停留在意识水平,加重了个人宣称信念与隐蔽行动信念的潜在冲突。
  参考文献
  [1] 赵昌木.教师成长论[M].兰州:甘肃教育出版社,2004.25
  [2] Pajares F. Teachers’ Beliefs and Educational Research:Cleaning up a Messy Construct [J]. Review of Educational Research,1992,62 (3):307-332
  [3] 赵昌木.教师成长论[M].兰州:甘肃教育出版社,2004.36-39
  [4] 谢翌.教师信念:学校教育中的“幽灵”[D]:[博士学位论文].长春:东北师范大学,2006
  [5] 林一钢.教师信念研究述评[J].浙江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33(3):79-84
  [6] 谢翌.教师信念:学校教育中的“幽灵”[D]:[博士学位论文].长春:东北师范大学,2006
  [7] 严明.建构主义视野下的教师信念体系—从概念建构到情境效性[J].西北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45(2):61-65
  [8] 林崇德,申继亮,辛涛.教师素质的构成及其培养途径[J].中小学教师培训(中学版),1998(1):10-14
  [9] 肖川.教育的理想与信念[M].长沙:岳麓书社,2002.274
  [10] 姜美玲.教师实践性知识研究[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145
  [11] 谢翌.教师信念:学校教育中的幽灵[D]:[博士学位论文].长春:东北师范大学,2006
  [12] 谢翌.教师信念:学校教育中的幽灵[D]:[博士学位论文].长春:东北师范大学,2006
  [13] 张焕庭,李放等著.教育辞典[M].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1989:39
  [14] 苏霍姆林斯基.给教师的建议[M].杜殿坤译.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1984:407、539

系统分类:教育学 >> 学前教育学

评论
请登录再发布评论,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本网站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