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首页 > 学术社区 > 论文 > 正文

蚩尤与涿鹿之战


分享到:
评论(0)|2015-06-17|发布:jingle |收藏

  内容提要:涿鹿之战之所以有多种不同地点是因为蚩尤部族在战争中多次迁徙;战争的起因是部落间的复仇和争夺财物;土地雷神和玄女是黄帝的部落联盟;蚩尤食沙石是食盐之误传。

  关键词:神话传说涿鹿之战蚩尤黄帝
  
  黄帝与蚩尤的涿鹿之战是中华民族先民进入文明社会之后的第一次重要的战争。本文拟结合民间传说和汉文古籍的记载对战争的地点、起因以及雷神、玄女、蚩尤食沙石诸方面进行探讨。
  
  一、战争的地点
  
  对于涿鹿之战的地点,历来有不同的解释。1、《史记・五帝本纪》:“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下,《集解》引服虔日:“涿鹿,山名,在涿郡。”这在今北京西南之涿县。2、《集解》又引张晏曰:“涿鹿在上谷。”《水经注》卷十三引《魏土地记》:“下洛城东南六十里,有涿鹿城,城东一里有陂泉,泉上有黄帝祠。”又引《晋太康地理记》:“陂泉,亦地名也。泉水东北流,与蚩尤泉会,水出蚩尤城,城无南面。”这在今河北燕山北涿鹿县之境内。3、《史记・五帝本纪》:“黄帝者”下,《正义》引《舆地志》云:“涿鹿,本名彭城,黄帝初都,迁有熊也。”这在今江苏徐州市。4、《史记・五帝本纪》:“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下,《索隐》又云:“或作浊鹿,古今字异耳。”钱穆先生说:“疑即山西解县之浊泽也。《寰宇记》:‘安邑县南十八里有蚩尤城。’《安邑县志》:‘盐池东南二里许,有蚩尤村。’则黄帝战蚩尤之传说,最先当溯源于此。”这在今山西运城市盐湖区一带。5、《元和郡县图志》卷十三河北道、怀州、修武县有“浊鹿故城”,这在今河南修武县。6、《史记・五帝本纪》:“遂擒杀蚩尤”下,及《水经注》卷八引《皇览》曰:“蚩尤冢在东平郡寿张县阚乡城中,高七丈,民常十月祀之,有赤气出如匹绛帛,民名为蚩尤旗。肩髀冢在山阳郡钜野县,重聚大小与阚冢等,传言黄帝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黄帝杀之,身体异处,故别葬之。”这在今山东东平县西南和巨野县一带。7、《续夷坚志》卷四:“华州界有蚩尤城,古老言蚩尤阚姓,故又谓之阚蚩尤城,城旁阚姓尚多。”这在今陕西华县。
  蚩尤被杀之地也有多处。除了《山海经・大荒北经》言“蚩尤作兵伐黄帝,黄帝乃令应龙攻之冀州之野。”没有明确在冀州何方外,《山海经・大荒东经》云:“大荒东北隅中,有山名日凶黎土丘。应龙处南极,杀蚩尤与夸父。不得复上,故下数旱,旱而为应龙之状,乃得大雨。”郝懿行注云:“《史记・五帝纪》《索隐》引皇甫谧云:黄帝使应龙杀蚩尤于凶黎之谷。”这是讲蚩尤被杀于东北方。《山海经・大荒南经》:“有宋山者,有赤蛇,名曰育蛇,有木生山上,名曰枫木。枫木,蚩尤所弃其桎梏,是为枫木。”郭璞注云:“蚩尤为黄帝所得,械而杀之,已摘弃其械,化而为树也。”这是讲蚩尤被杀于南方。《初学记》卷九引《归藏启筮》云“蚩尤出自羊水,八肱八趾疏首,登九淖以伐空桑。黄帝杀之于青丘。”这是讲蚩尤被杀于东方。《逸周书・尝麦篇》说:“蚩尤乃逐帝,争于涿鹿之河,九隅无遗。赤帝大慑,乃说于黄帝,执蚩尤杀之于中冀。以甲兵释怒,用大正顺天思序纪于大帝,用名之曰绝辔之野。”这是讲蚩尤被杀于冀州之中部。关于蚩尤冢,《元丰九域志》所载郓州、解州,京兆府都有蚩尤冢。之所以杀蚩尤之处叫凶黎土丘,是因为蚩尤是九黎之君。而黎又有多处,《尚书・西伯戡黎》,孔传曰:“近王圻之诸侯,在上党东北。”孔颖达之疏曰:“黎国,汉之上党郡壶关所治黎亭是也。”这黎就在现今山西晋东南长治市南及黎城县一带。《水经注》卷五“河水又东北过黎阳县南”下,引晋灼曰:“黎山在其南,河水迳其东。”这在今河南安阳市南。“漯水又东北迳漯阴县故城北”下云:“县故黎邑也。”这在今山东禹城县之东。
  之所以有这么多不同地点的涿鹿、蚩尤城和蚩尤被诛方位,只能从蚩尤部族在战争中之多次迁徙来理解。黄帝与蚩尤之战,并非一次,而且为时甚久。《太平御览》卷十五引《黄帝玄女战法》云:“黄帝与蚩尤九战九不胜。”《史记・五帝本纪》也有“三战,然后得其志”的记载。甚至《史记・五帝本纪》“而蚩尤最为暴莫能伐,”下《正义》引《龙鱼河图》还曰:“蚩尤殁后,天下复扰乱,黄帝遂画蚩尤形像以威天下。天下咸谓蚩尤不死,”可见蚩尤与黄帝之争的长期性和复杂性,也可知古人所记蚩尤并非只是单纯的一个人,而是指这个部族的领导和后续领袖。正如《韩非子・十过》所云:“昔者黄帝合鬼神于西泰山之上,驾象车而六蛟龙,毕方并辖,蚩尤居前,风伯进扫,雨师洒道,虎狼在前,鬼神在后,腾蛇伏地,凤凰覆上,大合鬼神,作为《清角》。”这里的蚩尤,只能是被征服后留在北方的蚩尤部族。
  关于蚩尤部族在和黄帝、炎帝战争中复杂的转战迁徙,苗族传说之中也有体现。流传于贵州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的《蚩尤神话》载蚩尤被杀后,老生翁对余生苗民说:“黄、赤二龙公和雷老五退回去了,你们还是有生路的,不过不能再住此地了,要迁到太阳落的那边去居住。……过了黄河,再经过罩雾山、风雨关、水清江和毛虫冲,再走就到达鬼方了。你们就在那里安家创业。”流传于可乐恒底一带的《苗族迁徙歌》叙述苗族住在直米力,直米力建在上一方,利磨城筑在下一方。直米力的军队镇守大丫口,利磨城的军队诱敌人夹岩沟,被敌打败后迁到米城又筑了七座城。再被打败迁徙到小米坝,没法抵抗敌兵渡过黄河,以后到斗那义慕大江边、花椒大坝子、底果垒、崩崩地、阿止居地。流传于镇宁、紫云、安顺三县交界的苗族中的《传说蚩尤》叙及蚩尤和老赤公之战时,一直强调“老赤公设下圈套,没有抵抗而是后撤,引诱强兵追击,待蚩尤兵困粮绝,再反攻。”“蚩尤听不进老苗公的话,而是一意追击。”“蚩尤追击老赤公离开苗家乡土太远了,并且兵困粮绝。”蚩尤兵败后,吩咐妻子把家人和家兵带往奶哦薄(浊水)方向去,再渡过奶哦斋(清水)往前住在黑洋大箐。他回到兵营,向苗兵传下命令:“我们往太阳升的方向撤,撤进海里同敌人决一死战。”中共四川淇县统战部《关于淇县苗族历史和风俗习惯的调查报告》中的《杀牛祭祖的来历》则讲蚩尤被黄帝打败杀死,大将军夸佛带领苗族人民由北转南。这夸佛即夸父,与蚩尤应该是同族或部落联盟的关系。
  如果我们将古籍记载和苗族传说的内容综合起来考查,就可大致勾勒出这场战争转战的路线并理解之所以有多处蚩尤遗迹的因由。山西运城的解池应是主战场。因为古籍所言冀州,主要指今之山西。中冀则是太岳山之周边地区。《史记・夏本纪》:“禹行自冀州始,冀州既载壶口,治梁及岐。既修太原,至于岳阳。”《集解》引孔安国日:“冀州,尧所都也。先施贡赋役载于书也。”《淮南子・地形训》:“正中冀州曰中土。”《吕氏春秋・有始览》:“两河之间为冀州,晋也。”《左传》哀公六年引《夏书》曰:“惟彼陶唐,率彼天常,有此冀方。”杜预注云:“唐、虞及夏,同都冀州。”岳即


今山西中部的霍山,属太岳山系。这是因为古代尧舜禹时代之首都都在今山西临汾、运城地区,所以其中部之霍山也就成为当时之镇山,禹之治水也就要从冀州开始,先治壶口了。也正因为如此,作于南北朝时期的《述异记》卷上云:“涿鹿今在冀州,有蚩尤神。俗云:人身牛蹄,四目六手。今冀州人掘地得髑髅如铜铁者,即蚩尤之骨也。今有蚩尤齿,长二寸,坚不可碎。秦汉间说蚩尤氏耳鬓如剑戟,头有角,与轩辕斗,以角抵人,人不能向。今冀州有乐名蚩尤戏,其民两两三三,头戴牛角而相抵。汉造角抵戏,盖其遗制也。太原村落间祭蚩尤神,不用牛头。今冀州有蚩尤川,即涿鹿之野。汉武时,太原有蚩尤神昼见。龟足蛇首。”请注意,这里叙及冀州时,两次提到太原,正是上古时冀州区域在古人观念中之遗存。因为汉以后太原已是并州,不属冀州了。冀州既是山西中南部,那么蚩尤之主要活动和黄帝之争斗也只能是这一区域。失败后的蚩尤部落一部分南渡黄河向西迁向太阳落的地方。这就是河南灵宝县一带的夸父和陕西华县蚩尤城和蚩尤冢的那一部分。因为《山海经・中山经・中次六经》:“又西九十里,日夸父之山”,郝懿行注:“山一名秦山,与太华相连,在今河南灵宝县东南。”此地与山西河东一河之隔。那么夸父神话“饮河”、“饮河渭”、“走大泽”、“北饮大泽”,反映的正是蚩尤部落向西逃窜的那一部分人的路线。有着大丫口、夹岩沟又逃向米城、小米坝的那一支蚩尤部落,也就是由晋东南迁河南黎阳又逃往黄河以南的那一部分。因为《苗族迁徙歌》中唱道:“古时苗族住在直米力,建筑城垣九十九座,城内铺垫青石板,城外粉刷青石灰,城里住着格蚩尤老格娄尤老。……利磨城筑在下一方,利磨城啊利磨城,宽又宽来平又平。……两位老人率部脱离险境,迁到米城这里来驻防。”这里的直米力、利磨、米城,都是苗语的译音。译者就言:“米城,苗语译音,地名。可译为力城或黎城。”晋东南就有黎城县,歌中的铺垫石板、粉刷青石灰,直到现代还是山西晋东南村民建筑房屋村舍的主要材料和方式。黎为古代种黍为主的农业部族。晋东南一直是以产黍著名的地区,如《续文献通考》卷一百七就云:“胡氏定乐,取(上党)羊头山黍,用三等筛子筛之,取中等者定焉。”撤往太阳升的方向要到海里同敌人决一死战的那一支,则是被杀于青丘撤到东方的部落。至于河北的涿鹿,则如《水经注》卷十三所云,是“黄帝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留其民于涿鹿之河(阿)”的涿鹿,就像秦始皇迁楚国之后于娄烦一样。这样,则有关蚩尤之各种不同地点的问题都得到解决,而不会犯只是执着于一处,将其他地方都斥为虚妄与不可靠的错误了。
  
  二、战争的起因
  
  涿鹿之战的起因,《史记・五帝本纪》云:“蚩尤作乱,不用帝命。”《正义》引《龙鱼河图》云:“造立兵仗、刀、戟、大弩,威振天下,诛杀无道,不仁慈。”《周书・尝麦篇》云:“蚩尤乃逐帝于涿鹿之阿。”《山海经・大荒北经》云:“蚩尤作兵伐黄帝。”《尚书・吕刑》云:“若古有训,蚩尤惟始作乱,延及于平民,罔不寇贼。”虽都归罪于蚩尤,但都相当空洞而无实际之事实。这是出自胜利者黄帝之后代编纂的缘故。而苗族关于蚩尤的传说则不一样了。《蚩尤神话》中讲黄龙公的幺妹垂耳妖婆嫁给赤龙公,生下两个妖娃。垂耳妖婆在蚩尤出外学艺时捉走了阿吾十八寨的男女老幼,蚩尤归来后杀死垂耳妖婆救出了众乡亲,将两个妖娃装进葫芦丢入黄河,飘向下游。数十年后黄龙公对妖娃们说:“你们的娘是被蚩尤杀死的,你们已长成人,应为死去的娘报仇才是。我委任你们二人为我的大将,带龙兵攻打蚩尤。”说明这场战争是以复仇为主题。《苗族迁徙歌》记叙比较简略:“利磨城啊利磨城,宽又宽来平又平。甘骚卯毕掌管利磨城,异族要侵占这里罗!”“敌兵遭到痛击退回去报,直米力是富饶的地方啊,怪的是攻不破来打不进。”由此可以看出这场战争是以掠夺土地和财产为主题。而《传说蚩尤》则讲得明白了。老赤公说:“蚩尤,你的心好坏,你明白。你划给我的土地太瘠薄,有种无收,我无以维生。你每年要送我粮食,还要划肥沃土地给我,不然为了生存,我只好动武了。”老赤公的联盟是蚩尤杀死的两位老龙的后代。“他父亲及伯父被蚩尤杀死后,他一心想报仇雪恨,但自知势单力薄,敌不过蚩尤,便去投靠老赤公联合他们共同对付蚩尤。”这就表明这场战争的因由是出于多个部落之间的复仇和争夺财物土地。具体讲则是黄帝出于复仇,炎帝出于同一地区部落间争夺土地。正如徐旭生先生所言,“赤与炎篆体字形相近,遂成通用。赤帝就是指姜姓的炎帝族系。”所以赤龙公、老赤公即炎帝。古代的战争从来都是如此。虽然很难判定哪一方为正义者,但苗族的传说要比汉文典籍的记载明晰得多。
  
  三、关于风雨
  
  古代的汉文典籍多谈及蚩尤作大风雨。《山海经・大荒北经》云:“蚩尤作兵伐黄帝,黄帝乃令应龙攻之冀州之野。应龙蓄水,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黄帝乃下天女曰魃,雨止,遂杀蚩尤。魃不得上,所居不雨。”《太平御览》卷十五引《志林》:“黄帝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蚩尤作大雾弥三日,军人皆惑。黄帝乃令风后法斗机作指南车以别四方,遂擒蚩尤。”而苗族关于蚩尤的传说中却主要讲黄帝作大风雨。《蚩尤神话》云:“黄龙公的兵将走到那里,雷雨大作,河水泛滥,田土被淹。”下一次的战争“瓢泼大雨从天而降,洪水涌向阿吾八十一寨,黄龙兵乘洪水前来。”又一次的战争“赤龙公作法,口吐烈火,顿时火苗四起,直往阿吾八十一寨烧来。阿吾八十一寨周围的参天大树被烧成火海。蚩尤沉着应战,不慌不忙,手持铜宝剑伸天,口中念念有词,瓢泼大雨下来,浇灭了烈火。黄龙公见赤龙公的绝招已失算,便把他的惯计施展出来,一口唾沫喷去,洪水推波助浪而来……”《传说蚩尤》中也讲老赤公的一位异族勇将“伸两手一抖,狂风大作,泥土飞扬,树木刮倒;再一抖,雷公火闪,天昏地暗,滂沱大雨。”其实汉文典籍中也透露了这个信息。如《山海经・大荒北经》又云:“应龙已杀蚩尤,又杀夸父,乃去南方处之,故南方多雨。”这不又说明雨是黄帝之应龙下的吗?总之,在黄、炎和蚩尤的战争中,交战的双方都在指责对方在下大雨。说明当时的确有着一场涝灾和洪水,而随后而来的就是一场干旱,这便是夸父逐日和女魃传说的来由。
  
  四、关于雷神
  
  苗族《蚩尤神话》里黄、赤二龙公的联盟中有一个重要人物雷老五,在打败蚩尤的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苗族《三神助蚩尤成家》的神话传说中,也讲蚩尤娶到五雷的第七个老婆,并和五雷作斗争。《苗族迁徙歌》中也讲到“两位老人呼喊求救,天上炸雷回响震天地。”汉文典籍中也有关于黄帝和雷神的关系的记载。如《艺文类聚》卷二引《河图帝纪通》:“黄帝以雷精起。”《太平御览》卷五引《春秋合诚图》:“轩辕,主雷雨之神。”其实,这雷神就是黄帝的部落联盟雷祖,也


作嫘祖。《史记・五帝本纪》云:“黄帝居轩辕之丘,而娶于西陵之女,是为嫘祖。嫘祖为黄帝正妃。”《索隐》:“一曰雷祖。”而《宋书・历志上》引崔�《四民月令》曰:“祖者,道神。黄帝之子曰累祖,好远游,死道路,故祀以为道神。”清末李元度重修《南岳志》引《湘衡稽古》:“雷祖从(黄)帝南游,死衡山,遂葬之。今岣嵝有雷祖峰,上有雷祖之墓,谓之先蚕冢。其峰下日西陵路,盖西陵氏始蚕,后人祀之为先蚕也。”《绎史》卷五引《黄帝内传》:“黄帝斩蚩尤,蚕神献丝,乃称织维之功。”既是妻,又是子,又是蚕神,正好说明是与黄帝部落通婚的部落联盟之一。舜所渔之雷泽即其遗迹。雷泽亦有山东菏泽、山西永济及阳城多处。
  
  五、关于玄女
  
  《太平御览》卷十五引《黄帝玄女战法》曰:“黄帝与蚩尤九战九不胜,黄帝归于太山。三日夜,夜雾冥。有一妇人,人首鸟形。黄帝稽首再拜,伏不敢起。妇人曰:‘吾玄女也。子欲何问?’黄帝日:‘小子欲万战万胜。’遂得战法焉。”《史记・五帝本纪》“而蚩尤最为暴莫能伐”下《正义》引《龙鱼河图》曰:“万民欲令黄帝行天子事,黄帝以仁义不能禁止蚩尤,乃仰天而叹。天遣玄女下授黄帝兵信神符,制伏蚩尤,帝因使之主兵,以制八方。”其实此玄女也是黄炎部落的联盟。山西晋城市的高平古称泫氏。其西北有神头岭,为泫氏部落的领地,当地民间相传其首领玄女曾嫁炎帝。清顺治《高平县志》载高平有两座玄帝庙,一在西关,一在城北。《水经注》卷九:“绝水东南与泫水会,水导源(泫氏)县西北玄谷,东流迳一故城南,俗谓之都乡城,又东南迳泫氏故城南。”这些都是玄氏部落的遗存。
  
  六、关于食沙石
  
  《史记・五帝本纪》“而蚩尤最为暴莫能伐”下《正义》引《龙鱼河图》曰:“黄帝摄政,有蚩尤兄弟八十一人,并兽身人语,铜头铁额,食沙石子。”关于“蚩尤兄弟八十一人,并兽身人语,铜头铁额”,可以从苗族《蚩尤神话》得到证明。其中说“蚩尤头戴牛角帽,身披牛皮战袍,手持铜宝剑,站在苗兵前头。他的九子和七十二将共八十一个小首领分别站在他的左右。”蚩尤“把阿吾十八寨的全体青壮年苗民武装起来,人人配上铜武器,头戴牛角帽,身披牛皮,把牛群也武装起来,将铜武器栓在牛角上。”“食沙石”则反映的是解州盐池的争夺战。《说文解字》盐字下云:“古者宿沙初作煮海盐。”《淮南子・道应训》:“昔宿沙之民,皆自攻其君而归神农。”高诱注:“伏羲神农之间,有共工、宿沙,霸天下者也。”《太平寰宇记》卷四十六河东道七、蒲州安邑县下云:“盐宗庙在县东南十里。按,吕忱云:宿沙氏煮海谓之盐宗,尊之也。以其滋润生人,可得置祠。”而山西运城的解池之解,也就是海。《山西通志》卷六十:“风后故里:黄帝得风后于海隅,登以为相。解始名渤獬,后去水为解。相传海隅,即今解池西南隅。”而解池是蚩尤统治之范围。《路史》卷二十四:“小灏:参卢命蚩尤宇此,今安邑有蚩尤城,宜是。”元人梁益《诗传旁通》卷十《蚩尤》:“蚩尤封域有盐池之利,今河东解池是也。”按:“食沙”亦即“宿沙”,食、宿一声之转,“食沙石”之“沙石”即盐之结晶体。“食沙石”正是食盐石,也即食盐之误传。宿沙氏是盐宗,蚩尤守盐池,宿沙之民攻其君归炎帝,黄、炎和蚩尤之战又在这里,反映的正是古代部落间对于食盐资源的争夺。
  总之,黄帝是龙图腾民族,炎帝是羊图腾民族,蚩尤是牛图腾民族,但他们之间并非一开始就如同水火,而是互相交流和通婚。《蚩尤神话》中的黄龙公的妹子嫁给赤龙公,《传说蚩尤》中蚩尤之岳父就是老龙公。山西晋城市高平长胗村民间相传是蚩尤之故里,当地人求雨时却要去庄里村请来炎帝像曝晒,称之为晒女婿。《管子・地数篇》等文献以及苗族传说《蚩尤神话》都说蚩尤是铜的发现者和铜兵器的首次使用者。《蚩尤神话》里讲“蚩尤创制了苗民的文字和历算。他把创制的苗文书写在竹片上,把写有文字的竹片穿连成串,称为《蚩书》或《串书》,书上记有战争知识、生产知识和医术知识。”而仓颉造字,神农尝百草也是这一时期。《尚书・吕刑》载五刑之作起于蚩尤之后。《管子・五行》也云:“蚩尤明乎天道,故使为当时”。所以说,蚩尤和黄帝、炎帝都是中华民族的祖先,都对中华民族的文明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同样值得我们研究和纪念。
  
  [责任编辑:刘大先]


系统分类:互联网 >> 其它项

评论
请登录再发布评论,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本网站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