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首页 > 学术社区 > 论文 > 正文

混沌理论与二语习得研究


分享到:
评论(0)|2015-04-15|发布:宁轼 |收藏

  摘要:二语习得的传统研究模式没有充分认识到语言与语言习得本身的复杂性或混沌性。论述混沌理论及其哲学基础、基本特征,并运用混沌理论深入分析了二语习得的显著特性,即动态非线性和自组织复杂性。动态非线性集中表现为语言习得过程中动态、非线性的吸引子状态。语言习得的每个子系统或要素都与其他子系统或要素相互影响、相互作用,并产生不同要素间的递归回路和分歧点。自组织复杂性充分反映了自组织对初始条件的敏感性,开放性、发展性等特征,说明了二语习得应不断同外界进行信息、能量和物质的交换,从而将二语习得研究置于社会实践领域。

  关键词:混沌理论;二语习得;动态非线性;自组织复杂性
  中图分类号:HO-O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1-598l(2011)05-0158-04
  
  1、引言
  
  二语习得研究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形成于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研究主要集中在两大领域:一是语言习得过程的属性,二是影响语言学习者的因素。研究方法有描述性和解释性两种,描述性研究集中在错误分析、习得模式、变量研究等方面;解释性研究主要包括环境研究、交际模式、语言输入输出、学习过程和学习者内在因素。二语习得研究中逐渐形成三种研究模式:机械主�强化论、理性主�内在论和认知论。
  机械主�强化论以Bloomfidd和Skinner为代表,他们认为语言是后天习得的,来自一系列的“刺激-反应”,随后,Lado用对比分析方法来研究二语习得,找出语言之间的差异,预测学习过程的困难,但是这种强化论并不完全符合语言学习者的实际情况且忽视了语言习得过程中的创造性。
  理性主�内在论代表人物乔姆斯基(Chomsky),他批判了行为主�的语言学习观,提出人类具有天生的语言习得机制,使人们重新认识了语言和语言习得的本质。但他提出的普遍语法(UG)与参数理论(principle and parameter theory)的研究内容和范围决定了它只解释学习什么(what),即习得的结果,不能解释二语习得的过程和方法,不能解释如何学(how),他将自己的研究限制在解释句法的习得,并把语言能力与一般的认知能力区分开来,从而把语言学习排除在研究范围之外。
  认知论的代表人物是儿童心理学家皮亚杰(Piaget)。他认为人的心理具有两种不同的组织功能:一种决定人类与环境之间的相互作用的功能,是一种遗传的功能;另一种是与环境相互作用的结果,称为“认知结构”。近年来。认知成为语言习得研究的热点。但是语言认知模式研究者大都过分夸大认知功能,缺乏涵盖性和系统性,因此认知论还不能作为系统的语言理论。
  上述研究模式的局限在于忽视了语言与语言习得本身的复杂性或混沌性。混沌性是人类语言的根本属性,因为语言系统是一个开放、有机、复杂的非线性系统,需要用整体思维研究而不能机械拆分或作割裂性分析。语言系统的组配、意�的获得,加上语言习得者的诸多复杂性因素的存在,使得二语习得研究具有复杂性、非线性等特征。混沌理论突破了传统语言习得研究的机械、固化模式,深刻把握了语言的复杂性本质与语言习得实践,为二语习得的研究提供了新的视角。
  
  2、混沌理论概述
  
  20世纪60-70年代,混沌理论发展起来。它源于物理学,但很快应用到生物学、化学、数学、经济学等领域。混沌理论是对非线性动力系统中不稳定非周期性行为的定性研究,是一项通过复杂的动力系统揭示表面无序行为所蕴藏的有序性(非混沌状态的)技术。混沌理论在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领域逐渐成为一个跨学科的理论架构,给传统的科学思想提出很多挑战和新思维,混沌理论对语言教学也产生了较为重要的影响。
  2.1 混沌理论的哲学基础
  “混沌”一词起初是个哲学概念,源于中国与古希腊。是指虚空或者没有结构的均匀状态。中国的庄子以及亚里士多德都曾在对宇宙或社会的探讨中提到过“混沌”这一概念。而源于物理学的混沌理论则是当代系统科学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指在一个非线性动力学系统中,随着非线性的增强,系统所出现的不规则的有序现象。这些现象可以通过对初值的敏感依赖性、奇异吸引子、费根鲍姆常数、遍历性等来表现。对初值的敏感依赖性是矛盾普遍联系原理的生动表现,奇异吸引子对应于混沌系统中非周期的、貌似无规律的无序运动形态,而费根鲍姆常数反映了混沌演化过程中的有序性。都是物质世界规律性的表现。值得一提的是,美国哲学家费耶阿本德(Paul Karl Feyerabend)在对传统哲学进行批判的同时提出多元方法论,其中的“非理性方法”指出,与各种说明科学发展的“理性规律”相比。混沌、变异等理论在科学发展中具有更重要的作用。可以说,混沌理论是确定性与随机性的辩证统一,它在注重研究随机性的发展因子的同时,也体现为探求确定性与规律性的动态过程。
  2.2 混沌理论的基本特征
  混沌理论的研究与跨学科应用是非线性科学的重要成就之一。在现代物质世界中,混沌现象无处不在,大至宇宙、小至基本粒子。正如黄润生、黄浩在《混沌及其应用>一书中所说:“混沌与其他学科相互交错、渗透、促进、综合发展,使得混沌不仅在生物学、数学、物理学、电子学、气象学、地质学,还在经济学、人脑科学,甚至在音乐、美术、体育等多个领域中得到了广泛的应用。”混沌理论正在消除科学研究中的确定论和概率论两个对立描述体系间的鸿沟,在这两大科学体系间架起了桥梁,使复杂系统理论立足于更符合客观实际的“有限性”基础。混沌理论研究中逐渐凸显三个基本特征。即动态开放的非线性、初始值敏感性、奇异吸引子。
  2.2.1 动态、开放的非线性
  混沌理论的研究对象是动态开放的系统,混沌理论认为,开放的稳定才是真正的稳定,而开放所交换的能量、信息、物质也表现出非线性特征。自组织是系统内部要素与外部环境相互作用中,具有趋向于某种预先确定状态的特性,是指事物运动可能造成的某种状态。同时,世界的本质是非线性的(non-linear),非线性是产生混沌的根源,也是混沌理论的主要特征。非线性往往导致复杂性,这不仅表现在事物形态结构的无规律分布上,也表现在事物发展过程中的近乎随机变化上。例如,Larsen-Freeman认为,“语言表现是非线性的,当语言诞生多个表达形式时,哪一种最终会被语言系统所接纳是不可预测的。”但是,混沌理论的非线性也能够实现复杂与简单的统一。即掌握复杂现象背后的简单性。例如,气象学家洛伦兹用一组简单的确定性非线性方程的反复迭代便可以模拟天气变化中的无规律性和不可预测性,这使人们想到世界上存在着的种种现象,很可能是一些简单的非线性方程反复操作的结果。对于如何理解这种复杂性与简单性的统一,需要对混沌理论的非线性进行深入研究。
  2.2.2 初始值敏感性
  混沌运动的基本特点之一就是初始值敏感性,这在物理

系统中普遍存在。例如,气候对初始值的敏感性现象就被称为“蝴蝶效应”,这是由麻省理工学院气象学家洛伦兹最早发现的。通过在计算机上模拟气候类型,重新输人一个误差很小的数值于模型中,模拟结果被完全改变了。就是说,即使很小的变化也可能导致结果的巨大不同。一般来说,对初始值敏感引起的随机性被称为“内在随机性”,而导致结果的飘忽不定就是混沌现象。而由于输入初始值的微小差异所导致输出的巨大差别的这种性质就是敏感的初始条件,也就是混沌现象产生的原因。
  2.2.3 奇异吸引子
  奇异吸引子是系统整体稳定和局部不稳定相结合的产物。是轨道不稳定和耗散系统容积收缩两种系统内在性质同时发生的现象(所谓耗散系统是指与外界有物质和能量交换的开放和远离平衡态的系统),轨道不稳定性使轨道局部分离,而耗散性使相空间收缩到低维的曲面上,因此表现为结构紊乱的奇异吸引子。奇异吸引子是相空间中无穷多个点的集合,这些点对应于系统的混沌状态,它们常常隐藏在混沌现象的背后,借助于电脑可以描绘出它们的图形。黄润生、黄浩将奇异吸引子的主要特征归纳为:对初始条件极为敏感,通常具有分数维、不连续地随参数而变化、空间结构十分复杂、无穷嵌套的自相似结构和一切混沌的共有性质,如倍周期分岔中的菲根鲍姆普适常数;具有分数维、正的李雅普诺夫指数、正的测度熵以及连续的功率谱等统计特征。
  
  3、混沌理论与二语习得研究
  
  Laden-Freeman指出了语言习得具有渐进性、有机性、可变性和社会属性,认为语言是一个开放、有机、复杂的非线性系统,而用混沌理论的动态、复杂的非线性系统理论来研究语言习得的价值可以弥补目前二语习得研究中的不足。以混沌理论为基础,从整体、系统、动态的角度分析二语习得,并得出二语习得具有动态非线性和自组织复杂性两大本质属性:
  3.1 二语习得的动态非线性
  在语言教学中,老师应该从一开始就帮助学生培养对语言动态和多样性的本质的理解。二语习得目标不应是静态的知识系统、词汇语法系统与规则的掌握,而是语言使用的动态的具体的使用技能,是在不同的场合、跟不同的对象能有效且恰当地使用语言的能力。语言习得过程并不表现为线性序列,语言习得者并不是掌握了一种语言习得项目后再转向另一项目,语言习得过程是非线性的,但是目前对二语习得过程的研究往往从线性系统的角度出发,从而导致了=语习得研究的机械呆板与简单化。
  Hmllbarger界定了语言学习过程中的七大要素,即En-gagement(投入)、Noticing(关注)、Making sense(意�取舍)、Organizing(信息组构)、Remembering(信息保持)、Applying(信息运用)、Incorporating(能力建构)。在线性语言习得模式中,这七大要素进行简单的线性序列运作(见图1)。在这种模式中,学习者有了足够的投入去关注语言习得的内容或信息,接着对关注的内容进行意�建构并与其他信息进行搭配组构,学习者通过意�强化将信息保持在记忆中并运用这些信息,如果这些信息得到有效运用,它们就成为学习者的语言习得能力的一部分了。这种理想的简化模式固然有利于研究的开展,却忽视了语言习得过程中复杂、动态、非线性的实际,不利于进行深入研究。由于语言习得的各子系统是一种递归互动(recurslve interaction)的非线性运作,具有复杂系统所具有的显著特征,因此每位习得者的语言习得过程的各要素运作都具有不可预见性。
  相反,图2所示的非线性模式反映了语言习得过程中的动态、非线性的吸引子状态。在这种模式中各要素在复杂的习得系统中运作与互动,语言习得的每个子系统或要素都与其他所有子系统或要素相互影响、相互作用,贯穿于语言习得过程的各个阶段,并产生不同要素间的递归回路(recur-sire loop)和分歧点(bifurcation point)。例如,当语言习得信息到达决定是否由短时记忆进入长时记忆的分歧点时,如果没有记住就要在习得者组构其意�与位置前重新被关注。
  3.2 自组织复杂性
  二语习得的复杂性源于语言与语言习得作为自组织系统的复杂性。自组织受到非线性与外界环境的扰动,在远离平衡态时,由于对初始条件的敏感性,任何一个微不足道的扰动都会产生意想不到的结果,越远离平衡态,系统越易产生混沌,就越显示其复杂性。二语习得的自组织系统首先表现为系统各要素的互动性。语言作为自组织的复杂系统,很难用一两个简单指标衡量语言水平的进展,任何一个孤立的语言子系统,如语音、词汇、词法、语法等,都无法完全反映语言发展的真实状态,而要合理地衡量语言水平,就应充分考量语言与语言习得的复杂性。当前的二语水平测试往往采用标准化考试,主要考察学生语言使用的被动能力(passiveability),以听和读为主,但是语言水平的考核绝不能忽视语言使用的主动能力,即说和写。一些衡量主动能力的指标如准确度、流利度、复杂度等,它们之间是彼此作用、相互影响的。从动态的角度看,这些指标在学习语言过程中的作用不是平行的,而应在不同阶段有不同的侧重点,因此对语言的考核并没有一个普适模式,不应简单化、模式化。
  同时,二语习得的自组织系统必须是开放的发展系统,应不断同外界进行信息、能量、物质的交换,以获得动态、稳定、有序的发展。传统二语习得研究局限于“习得者一习得策略一语言”三点一线模式,机械主�强化论、理性主�内在论与认知论概莫能外,均在不同程度上忽视二语习得的系统开放性。图3显示了二语习得研究的自组织开放系统模式,该模式中二语语言系统由语言要素系统、语言功能系统、语言技能系统等子系统组成,语言要素系统又由语音、词汇、语法、语�、语用等构成,语言的交际、表达、思维、传承等功能构戒语言功能系统,听、说、读、写、译等构成语言技能系统。二语习得自组织开放系统一方面表现为二语语言系统的开放性,另一方面表现为社会实践系统中诸要素、环节与二语语言系统的互动,如个体差异、学科系统、文化因素、习得环境、习得条件、政治因素,等等。图中的省略号表示在社会实践领域中影响二语习得的因索还有很多,无法一一列举,而上述诸要紊本身又由众多子系统组成,它们相互联系、相互作用,共同显示了二语习得自组织系统的复杂性。二语习得自组织开放系统模式对深入研究二语习得具有重要的意�。它充分考虑了白组织开放性特征。突破了“三点一线”式的简单、线性研究模式,还原了二语习得研究的预设背景,拓宽了研究视野,克服了传统研究模式的不足,从而有利于二语习得研究的深入开展。
  
  4、结语
  
  语言与语言习得均是复杂、动态、非线性系统,对二语习得的研究不宜采用静止、线性观点,也不应将研究模式简单化。混沌理论揭示了二语习得的动态非线性与自组织复杂性,说明了语言习得具有不稳定性、递归性,其所涉变量之间的互动是复杂的,总体上是不可测的,二语习得研究中直接的因果控制机制(control mechanism)也几乎不能产生固定、重现的结果。因此混沌理论指出传统二语习得研究局限性的本质所在,也带来了二语习得研究的根本变革,它将二语习得研究纳入复杂生动的实践与理论系统中,不作整体论和演绎论、进化论与涌现论的对立与割裂,这必将对二语习得的研究方法、教学模式、二语习得过程中的个体差异性、二语学习者与社会情境的互动研究等产生深远的影响。
  
  责任编辑:熊先兰
系统分类:历史学 >> 其它项

评论
请登录再发布评论,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本网站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