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车广告联盟
综合
首页 > 学术社区 > 论文 > 正文

浅析《失乐园》中的人文主义精神


分享到:
评论(0)|2017-03-30|发布:倍倍 |收藏

  摘 要: 在《失乐园》里,亚当和夏娃是人类的代表,也是英国清教徒祖先的体现。弥尔顿在刻画这两个形象时,赋予笔下的人物以一种新型的思想意识。弥尔顿笔下的亚当、夏娃,并非是迷恋于天国乐园,超凡出世的人类原始的祖先,而是积极面向现实,肯定人生,执着尘世的人间的楷模。在描绘这两个形象时,诗人明显地继承和发展了文艺复兴时代的人文主义精神。本文将从三个方面对亚当与夏娃代表的精神进行分析。

  关键词: 弥尔顿 《失乐园》 亚当 夏娃 人文主义
  
  《失乐园》是弥尔顿一生中最伟大的诗作,它借用《圣经》故事用史诗的形式表现了人类最初的演变和人类历史上反复出现的变革斗争。诗篇大量运用《圣经》人物意象,将撒旦和亚当、夏娃刻画得栩栩如生,从而也将主题表现得淋漓尽致。
  《失乐园》气势宏伟,反衬出革命时代的英国。它有两条线索:亚当、夏娃失去地上乐园;撒旦反抗上帝,战败失去天上乐园,两条线索的交叉点是撒旦引诱亚当、夏娃犯罪的情节。在弥尔顿看来,神话传说与历史一样,都表现时代精神,且这个时代是人类历史进程中必然要出现的,和历史上一切变革时代都有相通之处,撒旦失去天上乐园是必然,亚当、夏娃失去地上乐园也是必然,诗中对亚当、夏娃的堕落与被逐出天堂的叙述又体现了诗人在精神上有着与人文主义者血脉相通之处。
  西欧文艺复兴时期主张以人为中心的资产阶级伦理思潮,主张一切为了人的利益,反对中世纪崇拜神、贬低人的思想,提倡人的尊严和价值,歌颂人的智慧和力量,赞美人性的完美与崇高;主张个性解放和自由平等,反对教会的精神独裁和封建等级制度,憎恶中世纪的禁欲主义道德。归纳来看,包含三个元素,即人性,主要精神就是尊重人,尤其尊重人作为一种精神存在的价值;理性,以科学的意义来说,人是有思想有头脑的,能够思考真理,追求真理;超越性,以宗教的意义来说,人是有灵魂的,可以追问、追求生命的意义。从某方面而言,它叙述了人们在探索未知世界过程中,不因前路迷茫而退却,追求真理、积极进取、坚韧不拔的精神。①
  这种人文主义精神在作品中多处体现,下面主要从三个方面进行分析。
  一、诗人赞同亚当、夏娃对上帝的背叛,争取独立自由的权利,因为独立自由是比依赖更为幸福的,人类独立自由了,才能真正认识自身的价值,才谈得上具备真正可靠的信念、爱情、美德。
  上帝虽然创造了人类,但他只希望人类永远处于被奴役、听使唤的愚昧状态。作为人类始祖的亚当和夏娃,为了获得智慧,探索生命的奥秘,他们决意背叛上帝。对于这种胆敢违抗上帝的禁令,不惜牺牲“天堂幸福”的斗争精神,诗人是竭力表彰的。
  在弥尔顿以前,人们历来都把亚当、夏娃偷食禁果的事件,视为道德堕落的标志,当作人类不幸的渊源。由于他们不听凭上帝的旨意,盲目追求知识,沉溺于爱情生活,因而被逐出乐园,从此使人类蒙受男耕女织、劳累不堪的苦难。如果单从情节着眼,《失乐园》中也不乏这类描述,但这只是弥尔顿作为一个清教徒按照传统认识特地这样说的,它并非是诗篇的真实含意。②
  在弥尔顿看来,偷食禁果,并不是人类始祖干下的蠢事,相反,它正表明了人类的觉醒,这是突破禁区、挣脱精神枷锁的前所未有的壮举。人类因此而失去的只是愚昧无知的原始状态,而获得的将是真正幸福的未来世界。像这样一种颇为深邃的思想含义,已大大地冲破了《圣经》传说的框架,绝不能简单地用传统的宗教观念来衡量和解释。
  从诗句中我们可以看到,上帝在天国第一次与圣子的谈话中预言:
  ……人,不听话,
  不忠实,败坏他的节操,触犯
  那位天上至高无上的至尊,
  妄想当神明,于是丧失一切,③
  撒旦(在乐园偷听到亚当和夏娃间的谈话后)也在思忖着一系列的问题:
  ……知识遭禁锢?
  很可疑,没道理!何以他们的上帝
  这也妒忌?难道是求知有罪?
  难道这就是死亡?难道他们
  只盲目遵守?难道那就是幸福,
  竟是他们顺从、信仰的明证?④
  撒旦的心理活动间接地反映出上帝代表的统治阶级对人类的压迫和禁锢,以及人类对独立自由、获得知识和智慧、追求幸福的渴望。
  再看夏娃面对撒旦诱惑时的思忖:
  你效能神奇,无疑果子中最上品,
  虽然不许人触摸,却值得羡慕,
  长久克制着没尝尝,初试之下
  就叫哑巴开了腔,教天生不会
  讲话的舌头竟把你大加赞扬。
  他虽然禁止使用你,并没向我们
  隐瞒对你的赞扬,把你叫做
  知识树,不但能知善而且能识恶,
  却禁止我们尝一尝,可他的禁令
  反将你举荐,因为这就暗示出
  你传输的善以及我们的需要;
  因为善而不知当然等于无,
  有而不知与无也全然一样。
  那末率直说,他禁止的岂不是求知么?
  禁止我们善,禁止我们变聪明!
  这样的禁令没约束力。若死亡拿身后的
  羁绊来约束我们,那我们内在的
  自由有什么好处呢?一旦我们
  吃这美妙的果子,就注定要死亡!
  那蛇怎么是死了呢?他吃了,还活着,
  能懂事,能说话,能推理,还能辨识,
  他以前却没有理性。难道死亡
  单为我们而发明?还是这智慧的
  粮食竟不给我们,却留给兽类?
  它看来为的兽类;但先吃的那一位
  却不妒忌,高高兴兴得来了
  意外的好处,无可怀疑是报喜人,
  对人友善,决不是欺骗诡谲。
  我还怕什么?对善恶茫无所知,
  我怎么能知道该害怕上帝还是
  死亡,该害怕律法还是惩罚?
  这里长着疗百病的良药,这神圣的
  果子,看来悦目,逗人去品尝,
  论效能使人变聪明:那末为什么
  不让伸手摘来吃,同时补身心?⑤
  虽然亚当、夏娃在伊甸园里生活幸福,但是无知无识。如果没有进一步的欲望,他们便不会得到智慧和知识,永远只能是上帝的傀儡,永远不可能是独立的人类。夏娃为了追求知识和理性,十分愤慨上帝那无稽的禁令,渴望品尝这“智慧的粮食”,情愿吃下果实后面对“死亡、律法、上帝的惩罚”,甘愿“丧失一切”。这些思想都反映出人类始祖反抗专制、打破枷锁、追求自由和真知的自觉和决心。诗人用自己的笔为亚当和夏娃创造了一个世界,为自由平等的取得作出了最有力的呐喊,人类在进步,社会在发展,天上乐园的失去正意味着地上乐园的开始。
  二、对人生和爱情积极肯定。
  诗人肯定人生,歌颂自然,面向现实,赞美理想,在他笔下亚当和夏娃是两个完美的人类始祖的形象:
  那亚当,是所有后代人间,都莫如他良善,
  那夏娃,则于诸女之中最美艳。⑥
  弥尔顿先把亚当和夏娃在一起表述一番,然后用特殊的缩小画面的手法把他们个别地加以描绘;起先是写整个伊甸园,后来写小草地,然后写到人,最后分别写到亚当和夏娃。亚当是英勇、智慧和刚毅的化身,这些品质和人的魄力结合在一起,这种魄力使他的谈吐举止充满了崇高精神。和亚当并列在一起的,还有夏娃优美卓绝的形象。弥尔顿对夏娃的抽象品质(贞洁、美丽、善良、温柔)备加赞扬之后,同时也勾勒出她的活泼富有特性的外貌。诗人歌颂亚当和夏娃,对这对夫妇的家庭幸福作了诗意的描写:他俩互相关怀,体贴温存;真挚而又纯洁;感情融洽,亲密无间;分担劳动,同甘共苦。弥尔顿固执地把他俩的关系称为“由上天主持的”婚姻,从这种意义上讲长诗有着一定的清教倾向。
  他们生活在伊甸园中,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诗人充分运用他的想象,对伊甸园的自然景色作了动人的描绘:
  那些儿花簇花团,并不是人工所建,
  却是自然的恩典,
  溥施在山颠,谷里,原间,
  有的在朝阳初煦的开旷原田,
  有的在密丛掩翳的日中荫茜。
  如是,这地境,成一片多方面的快乐田园景:
  林则有珍树吐出树脂树液,馥郁芳馨;
  或又有果实,其皮色似金,
  亮晶晶悬挂枝头爱煞人……
  林之隙,则间以绿野或平畴,
  上有徐徐啮嫩草的羊与牛,
  或则见,棕榈矗起的高丘。……
  春之空气,播散着田野山林的馥郁芬芳,
  而使那微颤的叶子谐和入韵;
  同时万物的潘神,与美惠、时间携手舞����,
  领导得青春生意,永驻长存。⑦
  诗人强调这幅良辰美景,完全是自然的恩赐,诗人对自然的歌颂就是面向现实,面向人生,其中也包含着诗人对美的生活的理想。亚当和夏娃的住房也充满生机蓬勃的兴旺景象:
  那卧房之顶,覆蔽密层层,
  乃桂树与番榴结成之荫,
  中杂以更高之树,叶香而韧,
  其两侧,则以莨菪与芳香矮木编为墙壁色苍青;
  覆有各色的鸢尾,玫瑰,茉莉,在树隙之间秀挺,
  成一种细工雕嵌,精妙难名;
  脚之下,则有紫堇,番红,海仙诸品,嵌绣为茵,
  比极贵重的彩石铺成,煊煌尤胜。⑧
  在这充满生活气息和生命活力的乐园里,主人公并不只是陶醉于生活的美好,他们渴望知识,极力去理解生命的秘密。他们明知道吃了智慧果,会遭到惩罚,会在天堂死去,但他们最终还是以牺牲“天堂的幸福”的代价吃了。
  诗人肯定亚当、夏娃的真挚的爱情生活。在描述这对男女居住天国乐园时,诗人给我们展现了幅幅恋人相爱的美好图画。亚当侍立在睡熟了的夏娃身旁,悄语温存:
  醒来罢,我的佳偶,我的美人,我的最新发现品;
  你是天上最好最终的赐赠,
  你是我常新不厌的欢欣!
  ……
  倘不因看你,更看何人?
  你便是自然之欲愿所存,
  见你在,万物欢欣,
  都为你的美貌娇容所吸引,
  魂销目注不思停。⑨
  这无异于文艺复兴时期诗歌中对爱情的赞美。亚当和夏娃生死不渝,患难与共。亚当本不愿吃禁果,但他为了和夏娃共命运,甘愿吃了,他把天命和生死均置之度外。
  偷食了禁果后,在已经铸成的大错面前,两人虽然不免像后世夫妇一样曾相互埋怨,但接着亚当便迅速坚强起来,学会了面对现实,学会了承担责任,而对于夏娃,亚当所在之处便是天堂,她对亚当的满腔挚爱如同后世善良妇女一样执着而现实,两人因着这挫折变得成熟。
  三、诗人赞同亚当、夏娃倡导的以苦为乐、热爱劳动、以劳动谋生存的品质。
  诗人认为亚当、夏娃两个形象是在艰难道路上追求最完美生活形式的一切人们的象征、化身,亚当、夏娃渴望知识,夏娃为了理解生命的秘密,决定牺牲天堂的幸福。被赶后他们过着困难的生活,亚当却并不把被赶看作不幸:
  我要劳动养活自己,
  这将有什么损害呢?
  懒惰下去怕会更糟。⑩
  亚当和夏娃有进取的思想,也有勤劳质朴的作风,他们养成了劳动的习惯和不畏艰难的好品质。他们偷食禁果后,上帝决意用日夜操劳之苦,惩罚他们,罚他们男耕女织,驱逐到人间过苦日子,他们并不后悔和害怕。虽然亚当、夏娃“他们手挽手,以踯躅而缓慢的步履,通过伊甸园走向孤寂的征途”,他们却认为,勤劳操作,耕耘纺织,是人类生存的本份,产生幸福的源泉,唯有坐享其成,懒惰成习,那才是人类不幸的灾难。
  诗人在这里赞美了以劳动求生存的人生观。人可以用劳动自救,并不依赖于上天的恩赐。这和文艺复兴时期宣扬的人文主义思想是一脉相承的。亚当、夏娃提倡的这种以苦为乐、以劳动谋生存的处世观点,体现出一种崭新的思想境界,完全符合当时英国资产阶级清教徒倡导的勤俭、务实的社会风尚。
  终于,人类之源踏上了自由之途,从不识不知的采野果过活的自然生活进入生产劳动的历史进程,翻开了历史的第一页。从此,亚当和夏娃不再是伊甸园那美丽囚牢中的戴枷者,他们开始享有自由和平等的权力,开始用自己劳作的双手开辟属于自己的天地。
  《失乐园》反映了诗人生活的17世纪英国,也饱含人文主义思想。撒旦失去天上乐园和亚当失去地上乐园正是弥尔顿认为的人间历史上反复出现的严峻时代反映,亦是自己生活的时代。《失乐园》还体现了弥尔顿个人的坚强意志、虔诚信仰和对真理追求的执著。但在清教徒的弥尔顿和作为革命家的弥尔顿之间也存在着深刻的矛盾。作为一个虔诚的清教徒,他不能不依照《圣经》故事,贬斥撒旦,批评惋惜亚当和夏娃;但是,当他在具体刻画这些人物形象时,又不得不违背自己的宗教偏见,谴责上帝的专制统治,赞赏撒旦和亚当、夏娃的反抗精神,同情他们的不幸遭遇。在这种感情与理智的矛盾中,诗人的革命热情战胜了他的宗教狂热,是伟大的历史性的社会政治运动,推动着诗人去寻求对宗教题材的重大变革。正如恩格斯在论述这个时期的英国资产阶级的特点时所说的那样:“他的宗教曾经是他用来战胜国王和贵族的旗帜。”诗人所感欣慰的,并不是《圣经》故事本身,而是渗透在其中的革命和人文精神。正是由于这种原因,才使《失乐园》成了取材于宗教,又能突破传统的宗教观念,处处充满着政治激情和时代气息的伟大诗篇。
  总之,文艺作品创作属意识范畴,是意识的反映,受客观社会环境的限制,文艺的创作者时刻受社会意识形态的影响。而且,自古以来的文学家只反映了他们那个社会里最有权威的意识,即支配阶级意识。弥尔顿以其作品独到地诠释了他所生活的时代。弥尔顿正是生活在文艺复兴晚期,生活在封建制度的衰亡期,生活在资产阶级逐步壮大登上历史舞台的时期,生活在封建势力与资产阶级绝裂,但又不很彻底绝裂的时期,正是有这些特殊的客观社会环境,他的创作中才映射出人文主义思想光芒以及对革命真理的执著、崇高的信念,和对祖国的无限热爱之情。他经受革命洗礼和考验,而革命又是宗教改革与政治斗争交织进行,弥尔顿既是个虔诚的清教徒,又是个爱国的革命志士,这样清教思想和革命热忱也便相互渗透交织于他的作品之中。至此可见,弥尔顿是其时代的写照,其作品是其所理解和认识的那个时代精神的反映和折射,当时欧洲的两大思潮,即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在他身上汇合起来了,而他以弥尔顿式的创作解说着那个时代。
  
  注释:
  ①http://define.cnki.net/WebForms/WebDefines.aspx?searchword=%E4%BA%BA%E6%96%87%E7%B2%BE%E7%A5%9E.
  ②邱立坤,余秋雨著.讴歌撒旦的诗人――弥尔顿.
  ③④⑤朱维之选译.弥尔顿诗选.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98.
  ⑥⑦⑧⑩温祖荫主编.世界百家文学名著鉴赏.福州:福建教育出版社,1993.
  ⑨http://youshangdxin.bokewu.com/blog671409.htm.
  
  参考文献:
  [1]Conrad,Peter.The Everyman History of English Literature.London:J.M.Bent&SonLtd,1985.
  [2]蒂里亚德等著.殷宝书选编.弥尔顿评论集.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92.
  [3]何其莘,张剑,侯毅凌编.英国文学选集.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4.
  [4]刘国屏,于心文主编.世界文学名著导读.南昌:百花洲文艺出版社,1996.
  [5]王佐良.英国诗史.北京:译林出版社,1997.
  [6]王佐良等.英国文艺复兴时期文学史.北京:外语教学和研究出版社,1996.
  [7]温祖荫主编.世界百家文学名著鉴赏.福州:福建教育出版社,1993.
  [8]吴伟仁.英国文学史及选读(第一册).北京:外语教学及研究出版社,1998.
  [9]杨周翰.十七世纪英国文学.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85.
  [10]朱维之选译.弥尔顿诗选.
  [11]http://define.cnki.net/WebForms/WebDefines.aspx?searchword=%E4%BA%BA%E6%96%87%E7%B2%BE%E7%A5%9E.
系统分类:伦理学 >> 其它项

评论
请登录再发布评论,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本网站保持中立